我想大家也聽說過在3月底也門武裝衝突升級的事。4月初,無國界醫生安排我前往亞丁,參與一個外科的緊急救援任務,但由於審批手續和簽證申請的延誤,所以我亦延至4月22日晚上才啟程。
 
經過漫長的旅程,包括從香港到阿迪斯阿貝巴11小時的飛行、前往吉布提的1小時接駁航班以及前往亞丁的13小時船程後,我終於在4月24日下午來到無國界醫生在亞丁的醫院。
 
無國界醫生自2012年以來管理這間在亞丁的外科醫院。這裡有約50張病床、6張急症病床、6張深切治療部病床及兩個手術室,也有X光、簡單化驗室和血庫等設施。我們有兩支外科隊伍,兩位外籍外科醫生和麻醉科醫生。而本地的醫生、外科醫生和麻醉科醫生,也在醫院的急症室和病房裡支援。
 
醫院主要照顧武裝衝突傷者和創傷個案。我們的員工在衝突剛開始時非常忙碌,要處理數次大型傷亡事故。自3月19日以來,醫院治療了超過800名戰爭傷者。這裡的武裝衝突從沒有停止。
 
主要的道路都被戰火或者武裝份子中斷。包括從區內其他醫療設施轉介而來的病人,都難以來到醫院。他們往往來得太遲,傷口已出現併發症或感染。我們希望衝突能早日結束,讓病人能夠來到醫院。
 
另一位醫院的外籍外科醫生十分年輕,這是他第一個救援任務,而他在這裡已經兩周。我在這裡遇到老朋友Stephan,他是一名手術室護士,也是經驗豐富的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Stephan已經退休,這是他第24個救援任務,我和他是在2008年於南蘇丹的阿韋勒(Aweil)醫院認識的,他也協助無國界醫生設立了數個外科項目。能夠這樣重遇,我們都感到很高興。
 
另外是我們的女麻醉科醫生Karina,她是另一位香港救援人員、現正身在南蘇丹的Akin醫生的老朋友,二人曾經在2012年在巴基斯坦一同工作過,而Karina也曾在亨古工作。隨著時間過去,我參與更多無國界醫生的救援任務,可能會遇到更多這個大家庭的老朋友。
 
我們在醫院的宿舍裡留宿。辦公室和宿舍在醫院大樓的一樓,而病房、急症室和手術室則在地下。整體而言,我們的醫院受到衝突雙方的尊重,而我們留在宿舍也很安全。目前醫療物資足夠,在醫院內也能進行輸血。我有信心我們可以處理大部分武裝衝突傷者。除了新的傷者外,我們也預期會看到更多之前受傷的病人來到。我們希望情況可以改善,讓傷者能盡快前來醫院。
 
分類: 
標籤 (Tags)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