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凌晨昆都士創傷醫院被系列轟炸擊中時,無國界醫生的護士傑克斯(Lajos Zoltan Jecs)正在現場,他描述了自己的經歷:
 
「絕對是可怕的經歷。」
 
我當時正睡在我們設在醫院內的安全房裡。凌晨2時左右,我被附近一個巨大的爆炸聲驚醒。起初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在過去的一星期,我們都聽到過爆炸聲,但往往是在遠處發生。這次不同,距離近,聲音大。
 
一開始現場混亂,灰塵四處飛揚。正當我們試圖找出發生了什麼事,更多爆炸接踵而至。
 
20或30分鐘後,我聽到有人在叫喊我的名字,那是一位急症室護士。
他踉踉蹌蹌地走進來,手臂上有大幅度創傷,渾身是血,滿身傷口。
 
當時我仍未能理解發生了什麼事,那一秒我呆呆地站著,感到震驚。
 
他大聲呼叫求救。在安全房內,我們有有限的基本醫療用品,但沒有嗎啡可以暫緩他的痛苦。我們做了能做的一切。
 
我不知道究竟過了多長時間,但可能大約半小時之後,他們停止了轟炸。我和項目統籌出去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看到的是醫院被摧毀,正在燃燒,我不知道當時正在想什麼,我再次感到震驚。
 
我們去找尋生還者,一些人已經躲到其中一間安全房內。一個緊接著一個,受傷的人們走出來,其中包括我們的同事和照看病人的家屬。
 
我們嘗試查看其中一座正在燃燒的建築物。我無法形容裡面的情況。沒有任何言詞可以形容到底有多可怕。在深切治療部,有6位病人躺在床上被火燒。
 
我們尋找原本在手術室的工作人員。情況很糟糕。一位病人於轟炸期間死在手術床上。我們沒有找到工作人員,但慶幸的是後來發現他們跑出了手術室,並找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
 
我們查看就在附近的住院病房, 這裡很幸運地沒有被轟炸,我們快速查看每個人,確認大家都安然無恙。在鄰近的安全沙坑裡,躲藏在內的每個人也都安好。
接著我們回到辦公室。那裡已經擠滿了病人、傷者,四處是嚎哭聲。
 
現場很瘋狂。我們必須在辦公室組織實施大規模傷亡計劃,釐清哪些醫生活著並且能夠幫忙。我們為一名醫生實施緊急手術,但很不幸的是他死在了辦公桌上。我們已經做了所有能做的,但仍然不夠。
 
整個局勢非常艱難。我們眼睜睜看著同事死去。我們的藥劑師……我昨晚才跟他說過話,並一起計劃安排庫存,然後他就死在我們的辦公室。
 
一開始現場很混亂。活下的員工還足夠我們為所有傷者處理可治療的創傷。但還有太多我們無能為力的地方。然而,事態很明朗。我們只負責治療有需求的人們,不做任何抉擇。我們如何能夠在這樣害怕與混亂的情況下做決定?
 
有些同事受到太多驚嚇,不斷地哭。我嘗試鼓勵一些員工動身幫忙,讓他們可以轉移注意力,不再把心思放在恐懼上面。但有些人驚嚇過度,無法做任何事情。看著一位成年人,你的朋友,失控地哭——那並不容易。
 
我自五月開始在這裡工作,我已經看過很多嚴重的醫療局勢。但當他們是你的同事、朋友,卻是完全不同的情形。
 
這些人已經努力工作了好幾個月,過去一周更沒停過。他們沒有回家,他們沒有去見家人,他們只是為了幫助人守在醫院裡工作……而現在他們死了。這些人是朋友,是親密的朋友。我沒有言語能夠形容這些感受。這是無法言說的。
 
這間醫院過去幾個月一直是我的工作場所。對,這只是一棟建築。但它代表的遠不止於此。它為昆都士提供醫療護理。但現在蕩然無存。
 
這個早上我一直在想,這完全不可接受。這件事怎麼會發生?這件事的好處在哪裡?無端毀滅一間醫院以及這麼多生命。對此我無法用言語形容。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