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達是由反政府的胡塞(Houthi)軍隊所控制的地區,幾乎每天都受到聯軍的空襲。這些空襲很多時都十分接近我們的設施,我們可以清楚感受到爆炸的威力。不論晝夜,我都會聽到戰機、爆炸和空襲的聲音。有一次,我還看到附近一棟建築物在遭受轟炸後冒出灰塵和煙霧。聽到和目擊炸彈就在附近爆炸,確實令人產生很大壓力,但我們必須集中精神工作。

作為一名護士主管,我其中一項重要工作是管理急症室。在我參與救援任務的7星期間,我們的醫院處理過至少4宗重大傷亡事故──其中一次有41名傷者在6小時內湧到醫院。我必須盡快按傷勢的嚴重程度和醫院的應對能力把傷者分流,以確保最嚴重的個案能夠獲得即時處理,同時避免團隊不勝負荷,要在有限的醫療資源下盡力做到最好。

醫護人員在醫院的一個帳蓬內為傷者更換敷料。


冬至那天是最壞的一天。我們接收了7名在空襲中受重傷的人,包括一名頭部被炸彈碎片重擊的50多歲男子。他的頭顱有一道很深的裂痕。我們的團隊勉強將他的傷勢穩定下來,但我們沒有神經外科儀器為他進行治療。我們都知道他需要立即轉介,但找不到安全的方法把他送到其他醫療設施。我們唯有把他送入深切治療部,但對他的生存機會並不樂觀。

正當我們在急症室忙個不停的時候,一個男子走進來,在床上放下一張毯子和一個袋便離開了。我打開毯子,赫然發現一個小女孩的屍體。她的臉被煙燻黑,右邊頭部有大部分都不見了。其他護士告訴我,袋裏裝着的是人體殘肢。我被這場衝突的殘暴所震驚。這是針對平民的一場戰爭。

其中一個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病人故事,是關於一個4歲的小男孩,他每天都會跟他的祖父到醫院更換包紮敷料。他所有家人都在一場空襲中喪生。男孩的右前臂也在空襲中嚴重受創,需要截肢。

為了逗他開心,我們的醫護人員每次替他包紮後,都會在繃帶上畫一隻手錶。當我看到他天真瀾漫的笑容時,我的心便隠隠作痛──他可能不知道,他永遠不可能在右手戴上手錶了。

他的祖父能夠好好照顧他嗎?他將來可以適應生活和謀生嗎?我為他的未來憂心,也為所有被捲入這場無情的衝突的無辜百姓感到擔憂。
 

這個小男孩的右前臂已截肢。每次他到醫院更換敷料,醫護人員都會在繃帶上畫一隻手錶,逗他開心。然而,這個小男孩永遠不可能在右手戴上手錶了。

分類: 
標籤 (Tags)

回應 (2)

  • anon

    小男孩还需要深入的心理介入,希望他能过好以后的日子

    4 月 04, 2016
  • anon

    你好,我是马来西亚人。我对无国界医生里的护士岗位很感兴趣。请问在申请的条件除了官方网站上提到的几项,还有什么附属条件是利于被选入进这个组织?如看到我的信息,希望您可以回复我。

    7 月 28, 2018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