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我慶祝了國際婦女日,一個讓正在為生活各方面爭取人權的婦女團結起來的日子。昨日,我想到我那些病人的堅強和掙扎,和現今婦女仍然面對、在尋求醫療護理時一直存在著的挑戰。
 
作為一名婦產科醫生,我在印尼和其他國家的工作,揭示了醫療界的很多現實情況:女性的權利未得以落實,尤以生殖健康方面最為明顯。
 
去年,我在巴基斯坦蒂默加拉(Timergara)擔任無國界醫生的婦科醫生,在一間為當地居民提供24小時免費醫療服務的醫院工作了11個月。醫院服務範圍包括母嬰健康、分娩服務、新生兒護理、產前護理、產後護理以及基層醫療護理。
 
蒂默加拉每月接收因妊娠併發症而需要緊急分娩的孕婦數字頗高。舉個例子,我們一個月處理了700宗分娩,當中有三成的是有併發症的分娩,如分娩前和分娩後的出血、因高血壓引起的子癎或痙攣,以及胎兒在子宮以外形成的異位妊娠。
 
蒂默加拉和印尼的情況相若,孕婦不是經常可得到具質素的醫療護理。婦女在市內能夠前往政府營運的醫療設施。也有很多私人診所可供選擇,只是對大部分人來說都比較難負擔。在鄉郊,人們只能找到最基本的醫療設施,而且僅有幾位醫生和助產士。然而設施不足並非唯一障礙。
 
可悲的是,蒂默加拉當地有一些慣例,正持續危害婦女的生命,例如濫用催產素以加快生產過程。催產素其實是一種天然的賀爾蒙,分娩過程中會被釋放到血液內。如果給予的時間和劑量正確,人工催產素可以在自然分娩逾期時帶來幫助。但是,在錯誤的時間或過量給予催產素可引起孕婦的子宮出現超收縮,不但影響到嬰兒,更可使子宮破裂,引致母親或嬰兒死亡。
 
我處理過很多由本地診所轉介過來的病人個案,他們都接受了3至8安瓿劑量的催產素而使子宮破裂。大約8成的子宮破裂導致嬰兒死亡,因為胎兒已經由子宮被推到腹腔。
 
作為一位女性,我很難想像自己無權對自己的身體下一個關乎自己生死的決定。例如,婦女在產房內決定是否接受醫療程序前,婦女需要先取得她們父親、丈夫或男性親人批准。這是個保持了多年的傳統,不會瞬間改變。我的角色就是盡力解釋一個醫療程序的重要性,讓他們知道使病人繼續活下去是我們最關心的事。
 
生殖健康護理知識貧乏也是一個主要障礙。很多婦女懷孕時不會檢查自己的健康狀況,也不尋求懷孕資訊。她們只在生產前求助,有時候已經太遲。在無國界醫生的醫院,我們不時由其他無法處理妊娠併發症的私人診所,接收轉介過來的病人。
 
我想起一位病人,她當時情況危殆。她因嚴重流血(已失血2.5公升)失去知覺。她的維生指數如脈搏、心跳率和血壓已低得難以探測。我們立刻嘗試補充她失去的體液。接下來我們跟她的家人討論進行子宮切除。我得到說普什圖語的外科助理的幫忙,向她家人解釋了這程序是拯救病人生命的最後手段,我們必須進行。我們試過為她輸液以讓她穩定下來,但是情況沒有甚麼改善。坦白說,我擔心要說服這家人很難。我時常在告訴家庭成員要把病人子宮摘下來時遇到阻力。幸好,這家人即時答應了。
 
我主理那兩小時的手術,麻醉科醫生和外科助理協助我。我們用了13包血液來保住病人的性命。手術後,病人留了在手術室5小時以接受觀察。我有點擔心,因為血紅素仍然偏低(只有4%,而一般下限為11%)。兩天後,病人情況有所改善,她在產房接受了數天的治療後終於可以回家。在國際婦女日這一天,我想起我那些病人、以及世上所有爭取自己權利的婦女有多堅強。我向所有爭取醫療權利的病人和醫療人員致敬,因為那正是生命的基礎!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