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底,非洲錄得了首個2019冠狀病毒病病例。時至今日,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蔓延至非洲54個國家中的42國。
 
布基納法索、塞內加爾和喀麥隆都在最受影響的國家之列,已經出現了本土傳播的病例,並準備了應對疫情。
 
無國界醫生駐塞內加爾達卡(Dakar)的西非項目經理喬布醫生(Dr Dorian Job)講述了當地現狀和我們關注的重點。
 
最近幾周內,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快速散播,非洲國家的準備工作已經上了國際新聞的頭條。
 
但你應該會疑惑:老實說,有哪個國家真的準備好了呢?環看今日的歐洲,特別是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有誰準備好面對這樣一個計時炸彈?
 
你也許還會想,在2014年至2016年期間影響了西非的伊波拉疫情,是否會有助於該地區的國家準備得更好。
 
之前的疫情至少使監測和協調的反應和機制得以發展。要看他們是否有效,還需要些時間。
 
與此同時,我們也應該為下一個階段做好準備,也就是當傳播鏈不再受控,我們要應對更多病例的時候。
 
控制措施的沖擊
 
大部分國家已經采取措施來遏止病毒傳播,例如關閉空中邊境,禁止聚集以及關閉學校,目前還沒有到完全封鎖的地步。
 
即使這些措施可以讓疫情減緩,它們也確實會影響各國經濟,以及總是朝不保夕的人們。
 
這些措施也會影響到各國已經一直面對人道危機的脆弱群體。
 
例如,在布基納法索,各組織很難再加強人道應對,因為我們都在呼籲應對當地不安全局勢和流離失所者的需求。
 
當下,我們誰也無法引入新的醫療隊,醫療物資供應系統將中斷數周甚至數月。
 
然而,現在不僅必須加強應對人道危機,還須加強衛生和預防感染措施,以阻止病毒在一個連飲用水也甚為不足的國家蔓延。
 
平衡問題
 
當然,很快各國都將不得不調整這些措施,以平衡減緩疫情蔓延的必要,和防控措施可能帶來的經濟和社會影響。
 
然而,不管在哪個國家,一些措施還是必須保留。
 
首先,減慢疫情取決於個人態度的轉變:遵從與人保持1.5米距離的告誡,並實行基本的個人衛生措施。
 
另一個應對疫情的關鍵是加強能力去識別、監測和照顧那些面風險最高的人群,尤其是在社區層面。
 
2019冠狀病毒病是一個呼吸系統疾病,大多數感染者會有輕微或者中度徵狀,但是那些高風險人群,尤其是年長者和有其他疾病的人,會患上嚴重併發症。
 
但是,不論對於病毒在熱帶地區的傳播,還是糖尿病、高血壓這類慢性病或瘧疾、營養不良這類季節性疾病,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共同感染的後果,我們依然所知甚少。
 
不應忽略其他健康問題
 
因為目前檢測和診斷能力不足,找到其他的篩查辦法同樣關鍵。
 
我們必須建立基於徵狀的檢測機制,建立流行病學監測系統,以及為最嚴重的病人建立盡可能貼近社區的轉介系統。
 
在接下來的幾周裏,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2019冠狀病毒病上,可能會令我們忘記其他的健康問題,或者忽略大部分人口。
 
例如,最近在布基納法索和尼日爾爆發的瘧疾和麻疹,仍然是這些國家的高死亡率疾病,必須採取預防措施或開展疫苗接種活動。
 
然而,我們面臨著無法部署足夠資源的風險。
 
來自過去的教訓
 
我們需要從過去的疫情中汲取教訓,包括在該地區對抗伊波拉的經驗。
 
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確保醫護人員的安全,並對疫情應對和應對疫情的組織的保持信心——這對於避免恐慌和確保傳播正確的信息至關重要;並且,不要忽視其他病人。
 
與此同時,我們必須保持謹慎,不要簡單複製對抗伊波拉的要素,例如不應為不會透過皮膚傳播的病毒制定伊波拉類型的工作服等保護措施。
 
過去應對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簡稱SARS)的經驗也顯示,相比起密閉氣路的複雜結構,自然光和通風良好的結構更有利於預防感染。
 
盤點和創新
 
簡單說,我們將要總結過去,並有所創新。
 
如果應對此輪疫情大流行的新解決方案來自非洲大陸,我一點也不會驚訝。
 
相比歐洲,非洲國家在管理衛生緊急情況方面確實有更多的經驗,公共衛生反應更發達。
 
我們正迅速朝著簡化醫療程序和標準的方向發展,這將讓我們在這種情況下更快反應。
 
分類: 

留言

Image CAPTCHA
請輸入上圖的字母或數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