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不會增磅的小孩

威德默(Daniela)
芒果的季節快將完結,但天氣還是很熱。現在是三十五度,我是在辦公室內!汗水從我的臉頰、手臂和背脊一直流下。炎熱是無處可逃。我只好交替地打字、喝水、思考和抺汗。雨季和較涼快的天氣還沒有來臨。 我正在處理沒完沒了的報告、醫院工作時間表和預備訓練班。這份工作雖是有趣,但我每天都感到極度疲憊。同時間處理多件事情和工作受到干擾的情況達至新高。 「可以幫我安排假期嗎?」「我的筆沒有墨水,可以換一支新筆嗎?」「我想跟你談一談我的工作時間表。」

沒有媽媽的孩子

威德默(Daniela)
沒有媽媽如何餵哺孩子?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答案並不複雜──奶粉。但當我在中非共和國問這個問題時,他們的表情卻變得凝重黯淡「不可能。」 當我遇到「蘇尼爾」後,我開始問這個問題。蘇尼爾是一個四個月大,胖胖的嬰孩。他的爸爸帶他到醫院,尋求餵哺的協助。孩子的母親產後不久便過世了。 一般情況下,家族或社區的婦女會幫忙,為喪母的孩子提供母乳餵哺。但蘇尼爾卻得不到任何人的幫助。一貧如洗,無親無故,他孤立無援。 奶粉:市場上沒有供應。 奶瓶:沒有可能獲得。 潔淨的水:有限。 對食水衛生的重要的理解:有限。 文化:不能接受用奶瓶餵哺嬰兒。 雖然面對著種種不利因素,但我仍然下定決心幫助這個孩子。

希望與勇氣

威德默(Daniela)
我來自一個擁有完善醫療設施的國家。我來自一個資源像是無限的國家。我來到一個所有事情都不肯定和複雜的地方。在這裡工作,我需要很大的調節。在博吉拉工作,我經常學習到靈活、創意和足智多謀。我需要對自己的期望作出調整。我們在這裡的工作實在太神奇。試想想我們身處的環境和所做的工作,令我感到不可思異。

平衡

威德默(Daniela)
凡事皆是平衡的體現∶騎單車、在街市稱洋蔥、用頭頂著水罐、健康、生命與死亡。 二零零九年的最後一日,我見證了生命與死亡的平衡。 一個分娩的婦女在產臺上。二位助產士。沒有家人、沒有支持、沒有聲音。她默默地承受著每次子宮收縮所帶來的痛苦。面部偶爾的扭曲是她唯一不適的表現。我仔細的監察著她的面部和肚子,以得知她子宮收縮的情況。胎兒快要出來,但胎位不正,臀部先出來。這可能造成難產或為生產構成風險。但助產士仍保持鎮定和充滿自信。整個過程很快。首先是臀部出來,然後是腿,胳膊,肩膀,最後是頭。為什麼這位婦女可以如此從容不迫?助產士汗流浹背的幫助胎兒出來,但這位婦女卻保持寂靜。

聖誕快樂

威德默(Daniela)

瘋狂的第一天

威德默(Daniela)
不是很多人能夠說∶「我正在非洲的中心。」但我卻可以大聲的說︰「我正在非洲的中心!」中非共和國,是的,真是有這個國家。她位於非洲大陸的正中。十分直接的名字! 當我接到無國界醫生中非共和國項目的任務時,我不得不承認,我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