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工作是一個很大的挑戰,但對整個後勤工作來說就更是難上加難。這裡幾乎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地理位置極其偏僻,自然物質極其匱乏,加上非洲特別的季節氣候和交通因素,對後勤工作來說就是雪上加霜了。
揣著對達爾富爾的眷戀,懷著對非洲風情的無限嚮往,我再次踏上了無國界醫生前線救援旅程。坐著無國界醫生專門租用的飛機,從首都朱巴(JUBA)掠過典型的東非地貌,偶爾看到一些小小的村莊,經過電影般驚險的著陸後,來到了這次的目的地皮博爾(PIBOR)。
我們這個項目是以一個基地醫院和五個鄉村診所構成的。每個鄉村診所只能提供簡單的醫療服務,遇到棘手的病例就只能轉送到基地醫院。在我們提供服務之前,當地人只能靠天活命:遇到生病就到當地的巫醫求助,希望借上天的恩賜來拯救自己。如果要到大一點的城市就醫,要走上一兩個星期,很多病人就在去的路上永遠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即使到了大城市醫院,昂貴的費用也讓很多人望而卻步。而現在,只要有身體不舒服,就可以在兩個小時內找到一個完全免費的醫療服務點,我們還有急救車提供緊急醫療救援,很大程度上減輕了他們的負擔。
從小學的課本裡就知道:駱駝是沙漠之舟。在著名的中國絲綢之路上就留下了駱駝千年的腳印和美譽。耐力好、耐饑渴、負重強、性格溫順、食料簡單等等是被公認的優點。在蘇丹這個有很大沙漠面積的東北非國家,駱駝必不可少,但又特別是達爾富爾地區。
關於驢的故事和話題在中國延續了幾千年,幾乎都是不怎麼好的寓意,但在位於非洲的達爾富爾地區,我卻願意稱驢為:達爾富爾的轎車。也許對於在大城市穿梭於BENZ或者BMW之間的我們來說,很難理解驢給達爾富爾當地人帶來的是什麼?

水──非洲之痛

曾思斌(Gary)
沒有到工作地之前,對我這個來自天府之國的人來說,自出身以來耳聞目睹的都是「水旱從人,不知饑饉」,從來沒有意識到在世界的另一個角落卻是「惜水如金」。因為地理和政治環境的因素,達爾富爾是世界上最貧窮、最不發達的地區之一。我們的工作重點是提供醫療援助,但在看病救人的同時我們也千方百計的改善當地的生活衛生條件,從源頭防範疾病的蔓延。水是必不可少且重中之重的因素之一。非洲的雨季是萬物復蘇的季節,幾乎全年的所有用水都靠雨季的恩賜。但因為經濟發展滯後,幾乎沒有任何水利設施收集雨水以便度過恐怖的旱季。
對家鄉食物的眷戀是與生俱來的,家鄉的小吃、火鍋、川菜…….真可謂是人間天堂,而對來自美食之都的我來說,這才第一次真正體會到了她的涵義。
蘇丹是一個穆斯林國家,全國很大一部分都信仰伊斯蘭教。對我這個中國西南部的人來說是很大的不同。剛到這個國家的時候很多東西都不習慣:天氣那麼炎熱卻不能穿短袖、短褲,喝的茶水要加大半杯糖,每天從淩晨五點開始要禱告五次……
前線救援生活對一個外來人員是具有很大挑戰和超越的!能讓你完全體會到世間生活的酸、甜、苦、辣,十味俱全。 地域和文化的差異,讓世界各地的生活節奏、生活方式、生活態度都有所不同。沒有對與不對、沒有好與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