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的故事

陳慧芝(Gigi)
回來香港已經五個多月,總是被不同的事務煩擾著我。幸好,也做了兩三次分享會,上了一次電視,做了一兩次訪問和一些幕捐呼籲,總算在香港也能為那裡的難民出一分力。跑完馬拉松,人又積極了一點,還很開心的有機會參與無國界醫生的另一些工作,希望我再能執筆整理在那裡寫下的日記。
在阿諾韋難民營工作有不少有趣的事:其中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些很有趣的小事 在阿諾韋難民營工作的其中一個挑戰就是探熱針不能正常運作。八月八日,我在阿諾韋難民營的小小流動診所內如常工作,已工作了幾天,發覺真的很多發燒的病人。

在沙地上出生的嬰孩

陳慧芝(Gigi)
八月十二日,星期五,這是美好的一天。 昨晚我吃了感冒藥,很早睡了。但今朝起身仍很累,很想睡,很想星期六日都放假(但是星期六日都要工作!) 清晨五時半起床上班,今早致電了回家,一聽到家人的聲音便忍不住流下淚來,但只說了幾句,車子便駛離了可以打電話的範圍。今天我坐在車的後輪位置,一小時的車程,感覺就像九級大地震一樣,震到我心肝脾肺臀都掉了出來!

序──工作匯報

陳慧芝(Gigi)
從另一個國度回到家已超過一星期了,不消幾天我已完全習慣香港的生活,像已把在難民營工作時的感覺忘掉了,一切回復正常。 (呵呵!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已把野人般的外貌變回一個正常都市人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