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安好

梁倩雯(Gloria)
上星期從敘利亞回到土耳其,過了好奇妙的一個星期,或許我一開始加入無國界醫生的目的,就是想到戰亂的國家,去看一下當地人是如何生活,他們的困局、苦況、無奈。我想了解,我想分擔。 來到無國界醫生工作的一條大村落的時候,並不是我想像中的恐怖,當地敘利亞人是我見過最友善的人,他們有好強烈的互助精神,又十分愛國。只是生不逢時,在最差的情況下生活。

茅屋和帳篷

梁倩雯(Gloria)
早陣子,我到了南蘇丹的小村落多羅探訪無國界醫生在當地的項目。我和來自其他國家的救援人員就是住在這些帳篷。

我的睡房

梁倩雯(Gloria)
這就是我在南蘇丹朱巴的睡房。雖然只是一個很簡單的房間,但有一把風扇和一個蚊帳就已經很不錯!

從城市運來的西瓜

梁倩雯(Gloria)
我目前身在南蘇丹的朱巴(Juba),這是我第二次參與無國界醫生的救援工作。

我們簡單的聖誕喜悅

梁倩雯(Gloria)
今晚,我們的項目統籌朱莉提議在「馬尼拉屋」舉行一個小型的聖誕樹裝飾派對。(你看,這個項目裡有五間國際人員的小屋,每間都有一個特別的名字,讓我們感覺份外不同。)我們要從零開始,把房子和那棵早前買的簡單聖誕樹佈置起來。今天工作過後,我和室友一起留在屋裡用白紙條摺幸運星,然後用線把星星串起來,圍著聖誕樹。(想不到會這麼漂亮!)

喜樂與緊張之間

梁倩雯(Gloria)
昨天發生一件令我畢生難忘的事情,當我探訪外展診所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男人走來向我問好。他不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他其中一隻手裝上了鐵鈎,就像小飛俠的鐵鈎船長一樣。一位當地員工告訴我,他是其中一個在塞拉利昂內戰中受傷和截肢的平民。這是一場持續了超過十年,由一九九一年到二零零二年的戰事,每個家庭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我對自己的震驚表現感到羞愧,我不知如何是好。儘管我已經盡力裝作沒事,但我並沒有勇氣與他的鐵鈎握手。
作為首次參無國界醫生救援項目的志願人員,我被派往塞拉利昂(Sierra Leone)出任財務統籌。起初的時候,我跟一般人的想法一樣,單純地將非洲與貧窮、饑餓和同情畫上等號。當我踏足非洲大陸時,我見到多年來在電視上看過的畫面︰婦女將物品放到頭上,小孩穿著殘破和污穢的衣服(指的是有穿衣服的小孩),以及一家坐在充滿灰塵的路邊。但這一次,沒有由媒體加入的煽情配樂和慢鏡,我對這個國家有完全不一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