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蘊潔(Nicole)
到美國生活已經一段日子,一天廚房清理,老公打開水龍頭沖走下水道的食物殘渣,看著嘩嘩流走的自來水,我不禁心疼起來,也想起來在南蘇丹皮博爾(Pibor)項目的用水。 在杜賴恩(Dorein),每天當地員工携帶我們指定的容器(每個塑料桶20升),到附近的河裡取水,將容器盛滿水後,他們把容器放在頭上,帶回營地。從河裡帶回來的水,一般來講,水的質量都不能達到直接飲用的標準,當地人一般會在河裡洗澡,洗衣服,碰到雨天,河水的渾濁度會增加很多。

我又戰勝了一天

溫蘊潔(Nicole)
© Nicole WEN
在杜賴恩(Dorein),當你提起當地有名的飛蟻,當地人都會爲之色變。由於螞蟻的數量太多,當它們覆蓋我的帳篷時,我一開始總以爲是雨滴敲打在帳篷上,其實是因爲數量太多,那「雨聲」是成千上萬只螞蟻大軍的行軍伴奏曲。 別小看這小東西,它們會迅速攀爬行進路線上的任何表面,對食物會死死咬住,包括我們。由於我的帳篷有破洞,它們開始進入我認爲唯一安全的小小空間,我只能放棄我的帳篷,但是當我逃到外面,它們已經覆蓋大部分營地,我只能一邊跳一邊拍打身上的螞蟻。

我工作的意義是什麼?

溫蘊潔(Nicole)
在朱巴已經快5個月了,還有一個多月就可以回家了。在首都的協調中心工作,我一直沒有機會見到無國界醫生如何在極端環境下對當地人的醫療救助,身為財務的Lee都去了兩個項目點進行學習和工作,可作為無國界醫生超過半數的後勤人員之一的我,由於種種原因,竟然沒有時間去項目點。 今天,後勤統籌問我想不想去項目點,項目統籌建議我這個協調中心的後勤去項目點看看,瞭解一下自己工作的意義。可是聖誕期間我下面的主管都休假了,如果我去項目點,後勤部門就沒什麼人幹活了,所以最後的一次機會我也放棄了。

修廁所的後勤人員

溫蘊潔(Nicole)
做財務的Lee現在是我的飯搭檔,他來自新加坡。有時做飯時,我們會談一下自己工作上的煩惱。一天他忽然說,你們後勤就是修廁所的(原話忘記怎麽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我聽完還有點小氣憤。修廁所怎麽了,要是讓你不用廁所一天,你能行嗎?說實在,我們後勤的工作真是繁雜。在協調辦事處這裡的工作主要是同事的宿舍和辦公室,倉庫的維護。廁所漏水,洗澡間壞了,電燈泡壞了,做飯用的煤氣,樣樣都得找我。每天晨會,我安排當天的工作,都有廁所需要修理或者維護的事情。

讓人印象深刻

溫蘊潔(Nicole)
兩個半月前,我戰戰兢兢開始了新工作。我的隊伍是朱巴隊伍中最多員工的部門。60名保安,14名司機,技術和後勤助手六人,五名無線通信員,主管三人。剛開始連對著無線電對講機講話都不順暢,需要司機幫我通報行動的我現在已經能協調好這個最大的隊伍。每個周末,當其他女同事穿著漂亮裙子參加派對的時間,我還在不停的工作。哭過,想放棄過,但是都堅持了下來。目前,我的工作獲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評。9月份的一場暴雨後,我們的一個15人的宿舍浸泡在大水中,我帶著後勤助手三天就完成了所有的後勤工作,同事能順利的搬回寢室。

堅持

溫蘊潔(Nicole)
今天和多年摯友寫信傾訴自己工作上的擔心,無助等負面情緒。如此瞭解我的她,說:「人的一生難得有一次這樣的機會做一次跨度這麽大的選擇,既然做了,就全力向前沖吧,就算失敗,也不會後悔沒有嘗試過。」 內心裡雖然有氣餒的時候,但是從來沒想過要放棄。遇到困難就低頭,不是我的風格。就像攀岩,因爲對先鋒攀岩沖追的恐懼,一直不敢先鋒,但是內心裡從來沒有想過放弃。屢敗屢戰,愈戰愈勇,這不就是一直以來的我嗎?

關於「為什麼」的問題

溫蘊潔(Nicole)
今天和新加坡來的同事Lee一起吃晚飯,談到了其他一些非政府組織的條件和待遇都比無國界醫生的好,我們目前在朱巴的住宿條件在保證安全和衛生的情况下,已經降到最基本的需求,沒有熱水,沒有空調(空調是否使用要等比利時的行動中心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