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點四十五分:我的鬧鐘響起。房子裡沒有電,不過每天也會發生,我已經習慣在半漆黑中行走了。今早最煩惱的就是沒有水。我最少也要用飲用水來洗手了。我用媒氣壚煲水泡茶,並弄了一些麥片。我在仍然微涼的天台享用我的早餐。 早上七時二十五分:我在守衛的陪同下離開了房子。我需要換上夏瓦爾(shalwar kameez),這是大部分巴基斯坦婦女穿著的服裝,並用一條叫杜帕達(dupatta)的大圍巾,包著頭和身體的三分二。當我登上小貨車時,向各位巴基斯坦藉員工說早安。無國界醫生的女性和男性員工需要分開乘坐兩輛車。我在車上發短訊通知項目統籌和辦公室經理,我們正前往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