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 巴基斯坦控制的克什米爾.巴格 大家好! 沒有白色的聖誕,但... 元旦當天,幸好是星期日,天色漸暗,並開始下著毛毛細雨,不久之後,雨勢轉大,變成傾盆大雨。天氣又濕又寒,令人感覺冷凍刺骨。路開始變得泥濘及被水淹蓋,我們的後勤隊伍需要挖掘更深的小溝,以便去水。到了晚上,更下起雪來。說實在的,我寧願下雪也不想下雨,因為最低限度不會像現時那樣潮濕及泥濘。在如此寒冷的天氣下,上廁所和洗手都是一項挑戰。

一切在雨

蔡碹娥(Suan)
無國界醫生每周都要到德里格兩次。這是一個位於非洲蘇丹達爾富爾西部的小村莊,現時有約兩萬名難民滯留該村,都是為躲避親政府武裝分子的暴行。由於暴雨侵襲,難民的景況變得愈加惡劣,無國界醫生的流動醫療隊已經忙得不可開交。Stephan Grose Ruschkamp 跟隨流動醫療隊行動,以下是他對志願人員蔡娥工作的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