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巴正在觀看在馬拉維林貝舉行的足球賽事,兩支球隊分別穿上印有「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的球衣。你不會想像到她正在生死邊緣與愛滋病競賽。
假如勝出世界盃的球隊,其隊員於賽事前五天才進行第一次練習,卻得到實至名歸的勝利,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
二零一零年世界盃已經進入最後階段,但非洲南部,包括津巴布韋等地區的氣氛仍然高漲。我是一名護士,正在津巴布韋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工作,這是一個位於南非北面的國家。雖然大家對加納國家隊未能進級感到失望,但亦無損大家對世界盃的熱情。 這是我第一次撰寫博客,面對著一個不能避免的困難:我該從哪裡開始起筆?但當我與外展工作人員和資訊教育部門的同事會面後,我開始明白愛滋病患者,對愛滋病病毒與足球的看法。無國界醫生在布拉瓦約(Bulawayo)舉辦多項資訊教育活動,當中包括每月由愛滋病病毒感染者互助小組組織的康樂活動。
近日狂熱的足球氣氛充斥著整個南非,想要置身事外實屬難事。本周世界盃將會進行四強賽事,雖然我從來都不是球迷,但亦開始對賽況產生興趣。
星級陣容的巴西國家隊是擠身二零一零年世界盃決賽的大熱隊伍,更有望奪得雷米金盃。無國界醫生即將在南非舉行的「中場盃」五人足球賽,亦有其中一支來自津巴布韋的大熱隊伍。
在莫桑比克的首都馬普托(Maputo),二十名身手敏捷,來自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的足球員,在近幾周竭盡所能,希望獲選參加七月二日在鄰國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中場盃」五人足球賽。
塔瓦拉一家圍在一部小小的收音機旁邊,收聽二零一零年世界盃揭幕戰的旁述。高漲的氣氛充斥著這間只有四個房子的小屋,連經過的鄰居也可以感受得到。
二零一零年世界盃共有六隊非洲隊伍參賽── 其實還有另外六隊。一項五對五的足球聯賽──「中場盃」將於七月二日星期五在約翰內斯堡舉行。斯威士蘭(Swaziland)是「中場盃」其中一隊非常有決心的參賽隊伍!
對抗愛滋病就好比一場決定性的國際足球賽。一個世紀以來,國際社會對抗愛滋病的成績令人鼓舞,然而這場抗爭正正來到「中場」時刻。全球四百多萬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有賴抗病毒治療才得以活到今天,但還有九百多萬人迫切需要治療。試想像如果球證在比賽途中吹起哨子宣佈完場……沒有人希望就此在中場離開!這更不應發生在性命攸關的對抗愛滋病救援工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