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下午我將啟程,前往非洲了,明天下午就可以到達烏韋勒。 基於救援行動上的臨時調配和安排,我在巴黎逗留了八天,這正好使我有機會重新整理我的戰地外科知識。 就像靜修一樣,今次我亦有機會重新審視我的工作和生活,以及規劃我的未來。 雖然我有實地參與救援行動的經驗,但是進行救援工作的技能,並不能在香港這個現代社會中付諸實踐。每次參與任務前,我仍然需要不斷更新自己的知識。在香港我的工作非常繁忙,連離港前的一天也要工作,所以有時間在這裏溫故知新,對我來說也是好事。
Reply Share
王婭前線問答:1. 現時前線的情況如何?
Reply Share
我於五月八日由布魯塞爾出發前往非洲,經過十個多小時的航程,安全抵達內羅畢國際機場。第二日早上,我轉乘另一航班穿越了南蘇丹綠油油的平地到達首都賈巴。蘇丹是非洲最大的國家。我被當地的天氣所嚇怕,北部的氣候有如沙漠,但南部卻既潮濕又炎熱。次日的旅程更嚇人,由朱巴(Juba)坐了四個鐘頭車才到達博爾(Bor),沿途道路崎嶇不平,滿是泥濘。當我下車時,我的頭髮、臉頰和白色的無國界醫生襯衫上全部都是泥濘和灰塵。
Reply Share
無國界醫生香港辨事處的同事和義工︰ 埃塞俄比亞的天氣既寒冷,又潮濕,更時常傾盆大雨,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Reply Share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