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拉婷將於兩個月後生產,但胎兒的胎盤阻塞了她的子官,這代表她需要進行剖腹生產。

居拉婷說︰「當我出血數天後,我開始擔心嬰孩的安全。有些在營地的人叫我到醫院。我希望嬰孩可以平安。」

居拉婷目前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ochistan)的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的郊區居住,她住在一所臨時搭建的房子。

居拉婷在德拉穆拉賈馬里的母嬰醫院留醫,她的病床旁是一位已經第九次懷孕的哈西娜。哈西娜只有四個嬰孩能夠存活,她現已經已是懷孕的第九個月,她患有子宮下垂。

哈西娜祈求她的胎兒能夠存活。她說︰「我希望我的丈夫容許我接受剖腹生產,以及胎兒平安。」

無國界醫生自二零一零年三月起,在該醫院提供免費的緊急婦科服務,哈西娜、居拉婷和另外數百名面對難產問題的婦女正在住院部接受治療。提供的服務包括︰非外科生產、剖腹生產、初生嬰兒、產生及產後護理。

無國界醫生產科醫生埃克達爾(Linnea Ekdahl)在開始早上巡房前說︰「水災前,例如在六月,我們處理十三宗難產個案,並進行四台剖腹生產。水災後,單是九月份,我們已經有七十九宗難產個案,我們的隊伍已經進行十台剖腹生產。」

即使在水災前,巴基斯坦南部農村地區的婦女已經嚴重缺乏婦科醫療護理。一般而言,婦女都在家中生產,由私人助產士協助,衛生環境並不理想。嬰兒出現致命感染的風險十分高,洪水則使情況進一步惡化。同時,她們缺乏相關知識和懷孕期間未能獲得合適的醫療護理,令數以千計的婦女有更大的流產風險,甚至在生產期間死亡。

雅米爾剛剛生了一個男孩,她說︰「我的身體感到痛楚,在懷孕最後的五個月一直發燒,但我以為這是一個孕婦的正常情況,所以我沒有看醫生。」

但雅米爾在懷孕期間出現的身體痛楚和發燒其實是腦型虐疾的症狀,她目前正在醫接受適當的護理和治療。

埃克達爾說︰「我十分擔心雅米爾的情況。起初,我以為她和嬰兒都活不下去。假如她獲得合適的產前檢查、護理和清晰的指引,她的情況是可以避免的。」

埃克達爾還有另一個擔心。在巴基斯坦,生產期間往往會使用過量的催產素。催產素是生產期間自然分泌到血管的荷爾蒙。假如在自然分娩過程的適當時候,使用適當劑量的人工催產素有助催生。但若果在不必要地使用催產素,或在不適當時候使用不適當劑量的催產素會使孕婦出現過度收縮,這不僅對胎兒有害,更會造成子宮破裂,令母親或胎兒死亡。

埃克達爾說︰「巴基斯坦的人民不幸地相信好的分娩過程應該是短速的,醫生經常處方大劑量的催產素,有時甚至是八倍劑量以達致快捷的分娩,但卻造成難產和危險。這是我們在這裡面對的最大問題,我們十分關注情況。」

她續說︰「我們更加擔心一些個案,協助生產的人士明知產婦的情況嚴重,但仍然拒絕將產婦送院,因為她們才可以從貧困的產婦手中得到生產費。」

在無國界醫生開設的產房,當嬰兒在出生時出現併發症,會被轉到住院部旁的二十四小時護理部。早產、初生嬰孩窒息、破傷風或黃膽病的嬰兒都會被安排這個護理部。護理部亦會接收在其他地點出生,但需要深切產後護理的嬰兒。

埃克達爾談起她們入院後兩天的情況,不禁露出微笑。哈西娜得到丈夫的同意接受剖腹生產,並誕下一個健康的男孩。雅米爾則正從虐疾中康復過來,她的女孩亦安好。

無國界醫生自一九八八年起在巴基斯坦工作。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Pakhtunkhwa)、聯邦行政部落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俾路支省(Balochistan)、信德省(Sindh)、旁遮普省(Punjab)和克什米爾村(Kashmir),為受武裝衝突和天災影響,及未能獲得醫療護理的巴基斯坦居民及阿富汗難民提供醫療援助。

自德拉穆拉賈馬里的婦科及初生嬰兒護理項目於二零一零年三月開展以來,無國界醫生進行三百三十九次生產,當中二百四十四次為難產個案及四十一台剖腹生產。若她們得不到無國界醫生的護理,她們可能死亡。無國界醫生亦為二百四十七名初生嬰孩提供護理。

為確保醫療項目的獨立,無國界醫生巴基斯坦救援項目的經費全數來自公眾的私人捐款,並不接受任何政府、捐助機構、軍事或政治組織的資助。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