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娜在一九九二年來到達達阿布,當時她年僅一歲。她在索馬里的阿夫馬道(Afmadow)出生,因為暴力衝突、乾旱和缺乏食物而逃離自己的國家。在難民營裡,她與丈夫、小女兒和另外十二名大家庭成員同住在一個棲身處。

阿明娜認為營地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人數過多、飲用水不足、食物、棲身處的質素有待提高、營地小學老师受訓不足。在營地裡居住,她常常感到害怕:這裡經常有土匪襲擊,她也聽過有搶劫、偷竊和婦女在拾柴時被強暴的事件發生。

二十年來,她从未離開過營地。她相信,如果她可以繼續接受教育,未來將會一片光明。而現在,她只寄望日後能在第三個國家定居下來。

在過去二十年,索馬里平民的生活被武裝衝突所摧殘。二零一一年的旱災和暴力事件升溫,令情況雪上加霜。數以十萬計的索馬里人在境內流離失所,或者被迫逃到鄰國。

在二零一一年,近二十萬人來到肯尼亞東北部省份達達阿布,令難民營的總人口增加至接近五十萬人。難民營裝備不足,無法支撑如此大批的人民湧入。因此,大部分新抵達的難民都要抵受飲用水、食物、棲身處和醫療護理嚴重不足的痛苦。直至二零一一年七月,救援機構才得以向有龐大需要的難民作出適切的應對。

即便如此,當地爆發麻疹和霍亂疫情,導致一千五百名不同年龄段的難民染上麻疹。無國界醫生的精神健康項目接收了一千五百名病人,每月進行超過七百次精神健康診症,而這只是無國界醫生在達達阿布的醫療工作之一。

自去年十月起,這裡的安全情況急劇惡化,令大部分救援機構大幅縮減它們的工作規模。儘管難民們缺乏必須的經驗或培訓,但仍要自謀生計,接手以往由人道救援機構提供的服務。

自去年十月難民登記設施關閉以來,協助新抵達難民的工作變得非常困難,因為已沒有有组織的系統可以辨識和跟蹤新抵達難民的情況。

一些新來到的人士正接受食物配給,但沒有人獲得搭建棲身處的物資,或者獲協助找到住處。另外,在過去九個月,難民在到達時都沒有接受疫苗注射和身體檢查。加上營地的居住條件乏善足陳和人滿之患,這些不僅增加了難民健康轉壞的風險,也加大了疫症爆發的可能。因此,重新並永久開放每個營地的登記中心非常關鍵。

緊急情況發生一年後,無國界醫生仍然非常關注達達阿布的境况,擔心棲身於此的難民的安全和健康。在死亡率下降,我們的營養治療項目的嚴重營養不良兒童數目亦較以往减少的時候,難民仍在極端險峻的環境下生活。現有的環境使他們面對外來因素時變得極其脆弱,這些外來因素包括疫症、天災,或是像二零一一年時難民的大批湧入。

達達阿布的難民還沒有脫離險境。我們的營養治療項目仍有八百五十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意味每六十名兒童就有一人嚴重營養不良到有生命危險的程度。耐多藥結核病的患者數目也正在上升。

在開始尋找解決方案之前,還要發生多少次營養危機和麻疹爆發呢?在協助達達阿布難民的同時,卻袖手等待下一個緊急情況發生,這涉及的道德問題多於醫療問題。

現時,制訂一個慎重考慮難民未來的計劃至關重要。目前已經很清楚的是,營地現有的運作模式並不可行。任由難民大規模自願回到索馬里是不切實際的。

其他選擇如開放更多外地安置限額,為難民提供自力更生的機會,都絶對需要開發。在如此複雜的環境下,不會有一個「包治百病」的方法。

與此同時,在短期內,索馬里人民的當前需要不能被遺忘,而他們尋求庇護的權利亦必須得到保護。

無國界醫生肯尼亞項目總管貝利利亞醫生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