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政治危機,令馬里自一月底以來一直陷入分裂。人們離開馬里北部地區,難民和流離失所者躲到叢林,或者集體逃到布基納法索(Burkina Faso)、尼日爾(Niger)或毛里塔尼亞(Mauritania)。他們經常在已有人居住的地點落腳,然而,這些地方已經因區內的食物供應短缺而變得十分脆弱。無國界醫生正在區內應對不斷增加的人道需要,同時向難民和當地人提供援助。

由於害怕被困炮火中、動盪的局勢和食物危機,超過三十萬名馬里人離開家園逃到鄰國。無國界醫生緊急項目統籌弗里爾(Marie-Christine FERIR)說:「很多人受驚,並已經準備好放下一切,逃離暴力。」

大部分難民來自通布圖(Timbuktu)、加奧(Gao)、塞古(Ségou)和莫普提(Mopti),他們逃難到社區和營地,但那裡只有非常有限的飲用水、棲身處和食物援助。

提供基層醫療服務
為了應對脆弱人群的需要,無國界醫生正支援多個醫療中心的工作,它們分佈於布基納法索的甘達法奧(Gandafabou)和費里歐(Ferrerio)、毛里塔尼亞的法薩拉(Fassala)、姆貝雷(Mbera)和巴西庫努(Bassikounou)、以及尼日爾的奇納哥達(Chinagodar)、巴尼邦古(Bani Bangou)和亞山(Yassan)。無國界醫生的流動診所每周在多個營地提供治療服務,包括在布基納法索的迪比西(Dibissi)、雅圖圖-尼尼(Ngatoutou-Niénié)和代奧(Déou)的營地、以及在尼日爾的阿約魯(Ayorou)、邁加斯(Maigaïzé)、巴尼邦古、阿巴拉(Abala)、加瓦德爾(Gaoudel)和恩拜度(Nbeidou)的營地。自二月以來,無國界醫生醫療隊伍在馬里邊境地區進行了超過二萬三千次診症。弗里爾說:「我們主要看到的疾病包括呼吸道感染、瘧疾和腹瀉。這些問題通常是因為難民的居住條件惡劣。」無國界醫生隊伍亦正治療大量需要產科護理的婦女。因此,約有一百名婦女在無國界醫生於毛里塔尼亞姆貝雷營地的醫療站分娩。

飲用水──稀有而珍貴的商品
難民無法獲得足夠的飲用水,特別是在毛里塔尼亞的沙漠地區。飲用水對於預防疾病和其他與衛生有關的健康問題是必要的。在巴尼邦古營地,無國界醫生的貨車正提供來自水庫的飲用水,每周的氯化飲用水量達到二百立方米。弗里爾說:「氣溫高達五十度,我們需要確保難民,尤其是兒童和長者,有足夠的水飲用。」由於該區正面對乾旱和食物短缺,大量人湧到令情況更危險。

治療和預防營養不良
難民完全依賴人道救援所提供的必需品,例如分發食物。母親既沒有獲得奶,抑或其他合適的食物餵養孩子。弗里爾表示:「米飯可以紓緩饑餓,但無法滿足兒童的營養需要。分發含蛋白質、脂肪、維生素、碳水化合物和礦物質等成分的食物,對兒童的成長和發展至關重要。」在毛里塔尼亞,有難民告訴無國界醫生,他們逃離馬里是由於當地缺乏食物。自展開緊急救援項目以來,無國界醫生在該三個國家治療了近一千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

面對疫情
在無國界醫生工作的營地中,保護兒童免受麻疹感染是另一個主要的醫療考慮。在這些地方,由於人們生活紊亂,兒童長期受困於營養不良,麻疹疫情的爆發可以極具破壞性。自三月以來,無國界醫生在衛生部門的支持下,為超過一萬名兒童注射疫苗。在尼日爾的納馬里剛古(Namarigoungou)和邦費巴(Bonfeba)都收到霍亂個案報告。自五月初以來,無國界醫生和衛生部門治療了約六百名霍亂病人。另一隊無國界醫生隊伍建設兩所設有六十張病床的霍亂治療中心的工作,亦已將近完成。

難民境況脆弱,加上雨季即將來臨,將增加瘧疾和霍亂等疫症爆發的風險。除此之外,自七月開始的「饑餓期」經常會帶來營養不良高峰期。在治療這些脆弱人群的同時,難民更需要面對營養不良和瘧疾所造成的雙重負擔。

在馬里的錫卡索(Sikasso)地區,無國界醫生隊伍正在五所醫療中心和庫佳拉(Koutiala)醫院,進行兒科和營養治療工作。除了治療外,無國界醫生亦參與預防主要兒童疾病的工作。在北部,無國界醫生於通布圖醫院工作,並提供護理服務予通布圖、基達爾(Kidal) 和莫普提地區的村落。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