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納(Amina)*是一名一個月大男嬰的母親,分享兒子住進無國界醫生在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醫院的故事。她的兒子在出生後第10天,被帶到無國界醫生的托兒所,體重只有2.36公斤,被診斷患有破傷風。

阿米納和家人與其他上千計的家庭一樣,被9月初橫掃俾路支省(Balochistan)和信德省(Sindh)納斯拉巴德(Nasirabad)和加法拉巴德(Jaffarabad)地區的洪水所影響。無國界醫生隊伍擴大現有服務,接觸被迫離開家園的家庭。無國界醫生應對這次緊急情況的持續工作,包括分發清潔飲用水、以流動診所提供基本醫療護理、分發清潔的分娩工具套裝、為五歲以下營養不良兒童而設的流動餵食診所,以及分發肥皂和水桶等必需品。

「我結婚已經兩年,這小男孩是我第一個孩子。我還沒有為他起名字,也不肯定他能否活下來。我喜歡亞辛(Yaseen)這個名字,可能會為他改這個名字。

我們沒有遮蔭處,沒有家,也沒有土地。我們住在道路旁邊,把床用作帳篷。我在鄰近帕特供水渠道(Pat Feeder Canal)的一個臨時帳篷把他生下來。那裡現時住了數以千計因洪水而失去家園的家庭。

我的丈夫塞爾德(Saeed)*從前在我們田主的田地工作。洪水來臨時湧至肩膞那麼高,我們失去一切,連儲存的食物都失去了。

我們的田主從卡拉奇(Karachi)到來,以確認洪水是否已經退去,這樣我們便可以回到田地。我們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重建,田主也沒有給我們任何東西便回到卡拉奇。我們仍然希望會得到一些幫助。

兒子生病時,我把耳環典當了,因為我們已沒有東西可以變賣來看醫生。然而,當我們來到這裡的醫院,有人告訴我們治療是免費的,所以我把典當得到的錢為全家人購買食物。賣掉耳環已經一個月了,現在連食物也都耗盡了。

兒子在出生後數天開始痙攣和發燒,我們到私人診所求醫,但他們說無法幫助我們,又說我們應該帶兒子到無國界醫生的醫院,因為那裡有很多設施。所以我們把他帶到無國界醫生醫院。兒子在這裡已經25天了。

我把他帶來醫院前,他無法喝奶,甚至連哭都不行。他是我第一個兒子。我擔心他,也不知道他能否活下來。不過他現在已經可以張開眼睛,護士解釋說可以治好我的兒子,我們可以慢慢餵食。我們曾經想過帶他離開醫院回家,因為剛開始時我們看不到他的健康有即時變化。但改變正在發生,我的兒子已經好轉。現在我們要有耐心,讓醫療人員告訴我們兒子甚麼時候可以離開。看到兒子情況好轉,我鬆一口氣,也感到很高興。我計劃在帶他回家時,送食物給那些窮困和比我們家庭更不幸的人作為慶祝。我們有的不多,但至少我們還有兒子。「現在只有阿拉能幫助我們。」

我們很高興能夠獲得這麼好的醫療服務,而且救活了我們的兒子。」

*病人使用虛構姓名以保護私隱。

無國界醫生自1986年起在巴基斯坦工作,為巴基斯坦社區和受到武裝衝突及天災影響的阿富汗難民,或一切難以獲得醫療護理的人提供服務。無國界醫生目前在聯邦行政部落區(FATA)的古勒姆特區(Kurram Agency)、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unkhwa)、俾路支省和信德省,提供免費緊急醫療護理服務。

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的工作,經費全數來自公各地公眾的私人捐款,並不接受由任何政府、捐助機構、或與軍事或政治有關的團體捐助。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