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9月初以來,俾路支省(Balochistan)和信德省(Sindh)的納斯拉巴德(Nasirabad) 和加法拉巴德(Jaffrabad)地區發生嚴重水災,數以千計家庭無家可歸,被迫逃到高地。

無國界醫生隊伍一直接觸脆弱的人群,向他們提供基本醫療護理、清潔飲用水,以及水桶和肥皂等用品。

拉迪亞(Radia)*的丈夫是一名來自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布格蒂族(Bugti)的農夫。她負責照顧由她丈夫與另一位妻子所生的女兒、今年四歲的佐拉(Zora)*。

今年10月18日,佐拉入住無國界醫生在俾路支省的德拉穆拉賈馬里醫院。她被診斷患有嚴重急性營養不良和腹瀉。她的體重只有4.1公斤,相當於一名九個月嬰兒的體重,是一名正常四歲兒童的五分之一。

佐拉有三名兄弟姊妹,她的媽媽不久後便會誕下另一名嬰兒。

佐拉的繼母拉迪亞形容說,佐拉從出生以來便經常生病。拉迪亞嫁給佐拉的爸爸,是他第二位妻子。

「佐拉不像其他孩子,她的體重不斷減少,而且患有腹瀉。我們花了很多錢,希望改善她的健康,帶她到很多私人診所和其他醫療設施接受治療,但她總是再生病。

當洪水來到時,我們的家庭失去了一切。牆壁倒塌,農作物損毀。我們的田地正在種植早春植物,以往會種蕃茄和穀物。現在我們沒有錢購買糧食。

我的丈夫目前在德拉穆拉賈馬里尋找工作。我們需要錢來餵養孩子和重建房屋。

水災發生時,佐拉病得很嚴重,但我們沒有錢帶她到診所接受治療。在水災的首三至四天,我們只能看著她愈來愈虛弱。

一位本地警察告訴我們關於無國界醫生的事,說他們會免費治療和幫助佐拉。第二天我便帶著佐拉到醫院。我很害怕。我想她可能無法生存。我覺得她正在死去。她沒有反應,我無法令她進食。她甚至虛弱到連哭的氣力也沒有。

醫 生檢查她的身體,開始給她作靜脈輸液和餵她喝奶。到了黃昏,我開始看到佐拉的身體出現變化。她對痛楚有反應,甚至開始哭。治療是免費的,而且我也得到醫療 照顧。我很高興帶她來到這裡。她終於獲得她所需要的治療。我會和她一同留在這裡,直到她好轉至可以離開為止。我看到很多家長還沒完成治療便帶著孩子離開, 我不會這樣做。我曾看到佐拉與死亡很接近,現在我希望她能好轉。我們希望主會幫助我們,讓我們可以重新站起來。

無國界醫生為我們和這個社區很努力地工作,我們可以做的,只是為他們禱告和感謝。」

不幸的是,佐拉身體出現併發症,雖然醫療人員已盡力拯救,但她在10月19日已經去世。

*病人使用虛構姓名以保護私隱。

無 國界醫生自1986年起在巴基斯坦工作,為巴基斯坦社區和受到武裝衝突及天災影響的阿富汗難民,或一切難以獲得醫療護理的人提供服務。無國界醫生目前在聯 邦行政部落區(FATA)的古勒姆特區(Kurram Agency)、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unkhwa)、俾路支省和信德省,提供免費緊急醫療護理服務。

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的工作,經費全數來自公各地公眾的私人捐款,並不接受由任何政府、捐助機構、或與軍事或政治有關的團體捐助。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