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巴基斯坦西北邊境省的馬拉根德(Malakand)地區,巴基斯坦軍隊與敵對武裝分子的衝突令當地居民大受影響。作為其中一個少數在該區工作的國際組織,無國界醫生自二零零六年開始在達格(Dargai)支援一間分區醫院。一支由醫生、外科醫生、麻醉科醫生、護士、婦科醫生組成的無國界醫生醫療隊伍,與衛生局的員工一起在醫院的急症室、手術室和住院部門工作。

對病人來說,她是一位慈愛的姊妹和母親,帶著細膩而富同情心的觸覺。她的喜悅源自於幫助別人。

羅域在一個醫生比護士的數量多出一倍的國家擔任護士。雖然近年已有大量婦女加入護士培訓行列,巴基斯坦現有的護士只有六萬五千三百八十七名,即每一萬人當中只有五名護士,與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比例相同,遠遠落後於每一萬人當中有二十八名護士這個全球平均比例。巴基斯坦是其中一個全球最高婦產死亡率的國家,意味著醫院缺乏護士足以危及到病人的性命。

羅域在無國界醫生工作了四年,現職高級護士,在達格一所名為「特錫總部醫院」的分區醫院的住院部門工作。無國界醫生是一個獨立的緊急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為有龐大需要的社區提供免費的醫療護理,也同時支援衛生當局的某些醫療設施。

醫院內,一個小男孩被母親帶到醫院,羅域正在看顧他。他曾經腹痛,羅域輕聲細語、溫柔地為他檢查。小男孩雖然感到疼痛,但也不再亂動,安靜地躺著。

羅域小時候已決意要當護士,一個慘劇更進一步驅使她當上這個行業。

「當時我只有十歲,和父親外遊時他突然心臟病發。沒人協助之下,他就死在路旁。就在那刻我決意要幫助別人。我當不了醫生,於是接受培訓,當上了護士。」

羅域就像其他巴基斯坦籍的護士一樣,甫開展工作生涯便到海外工作,掙錢養家,她在沙地阿拉伯的私家醫院工作了數年。

她解釋:「我明白到我希望幫助別國的人。我知道非洲和其他地方都很需要護士,我很想去幫助他們。」二零零五年,羅域由沙地阿拉伯回到巴基斯坦探望孩子和家人,慘劇再次降臨,改變了她的生命。

二零零五年十月八日,克什米爾發生黎克特制七點六級的強烈地震,導致七萬人死亡,三百三十萬人無家可歸。

羅域訴說了她決定到巴基斯坦為無國界醫生工作的故事:「我跟母親商量,告訴她我想做義工,去那裡幫助別人,他們需要支援。無國界醫生就在那裡,我又説:『我會跟隨無國界醫生。』我看過他們的工作情況,我感到我應當要到克什米爾工作。故此我辭去了在沙地阿拉伯的醫院的護士長職位,這曾經有過一個好職位啊。金錢不是甚麼。我心裡非常喜悅,這就是我的財富。」

「成為一個護士雖然十分困難,但我不想再做其他行業。」

興建好急症室和手術室後,無國界醫生於二零零七年十二月開始在達格工作。無國界醫生並設立了一個母嬰健康院,處理難產的孕婦,以及建立了一所可容納四十張床的住院部門。

今年七月至九月,無國界醫生和衛生局在一所霍亂治療中心醫治了一百名霍亂病人。八月份,二千三百名病人來到醫院求診,當中一百四十二人的傷勢與暴力事件有關。有些病人來到醫院時已情況危殆,共有十人死亡。從暴力事件受傷的病人數目可見,馬拉根德的暴力問題仍然繼續。

十月尾,巴基斯坦當局因安全限制問題而要求所有國際員工離開馬拉根德地區。巴基斯坦員工則留守在醫院工作,感謝他們的努力,這間醫院才能繼續運作。無國界醫生會力求國際員工盡快返回達格工作。

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不接受任何政府的捐款,完全依賴來自公眾的私人捐款。無國界醫生自一九九八年開始在巴基斯坦工作。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