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最近發表的報告顯示,國際基金削減對防治愛滋病治療的承擔,危害近年取得明顯成果的愛滋病相關疾病及死亡的防治。

無國界醫生在報告中指出,讓更多的病人獲得愛滋病病毒治療,不單可以挽救愛滋病患者的生命,更可以減少多個近年受愛滋病折騰的非洲南部國家的整體死亡率。在馬拉維(Malawi)和南非,無國界醫生發現有較高愛滋病治療覆蓋的地區,其整體死亡率有明顯的下降。增加治療的覆蓋面亦對其他疾病有正面的影響,例如馬拉維的喬洛(Thyolo)和南非的西開普省(Western Cape)的結核病個案都有明顯的減少。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運動總監馮提多醫生(Dr Tido VON SCHOEN-ANGERER)說:「愛滋病治療經過近十年的發展,我們見到病人和公共衛生的情況都有實在的改善。但最近的資金削減,使醫生和護士被迫將愛滋病患者拒於門外,就如我們回到一九九零年治療面世之前一樣。」

從資金出現明顯的不足,可見國際社會對防治愛滋病的支持正續步減少。全球基金(Global Fund)作為貧窮國家的愛滋病治療項目的主要資助,但卻未能回應這些國家的需要。全球基金的董事會將於下周在亞的斯亞貝巴(Addis Ababa)表決是否暫停於二零一零年接納新的資助議案。另外,美國總統防治愛滋病緊急救援計劃(PEPFAR)亦決定在未來兩年繼續凍結資助。

馮提多醫生說︰「全球基金絕不可以此彌補捐款人所造成的赤字」他續說︰「取消二零一零年資助和其他減慢提升治療規模的議案,都會為過去防治愛滋病的成果造成嚴重的打擊,更會窒礙各國挽救更多的生命。」

於二零零五年,各國領袖承諾支持於二零一零年將愛滋病治療伸延到全球各地,這個承諾鼓勵了非洲多個政府推行有雄心的治療計劃。

無國界醫生馬拉維喬洛地區醫院診所主任帕蘇拉尼(Olesi Ellemani PASULANI)說︰「那麼我們對愛滋病患者許下的承諾呢?我們將希望和生命給予他們。為了他們,我們需要留在這裡,我們在開始的時候全都知道這是一生的治療。」他續說︰「將治療愛滋病的費用轉嫁到非常貧窮的國家,對他們而言是極大的背棄。」

現時將資助削減,只會令急需治療的病人過早離逝,以及對治療造成危險的干擾。在烏干達,削減資助已經開始影響治療,部分設醫療中心被迫停止向新的愛滋病患者提供治療。其他國家亦將原本定下提供愛滋病治療的目標數字降低。在南非的自由邦省(Free State),過去的資助問題引致愛滋病治療崩潰,並需要停止為新病人提供治療,最終導致約三千人死亡。

報告提出證據指,特別在愛滋病感染率高的地區,為病人提供愛滋病治療,對居民的健康,特別是母嬰健康均有正面的影響。

馮提多醫生︰「對其他重要的醫療問題必須要有更大的承擔,但絕對不可以取代對愛滋病治療持續及增加的承擔。」

目前,在各個發展中國家合共有超過四百萬愛滋病患者正接受抗病毒治療。估計約有六百萬急需維生治療的愛滋病患者仍然等待治療。無國界醫生在約三十個國家提供愛滋病治療服務,並為超過十四萬成人和兒童提位抗病毒治療。

>下載報告《打撃成果?國際社會削減對愛滋病護理和治療承擔的先兆》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