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愛滋病用藥少之又少

無國界醫生今天出席於泰國曼谷召開的第十五屆國際愛滋病會議時指出,國際藥劑工業及政府皆忽視研製和生產適合兒童的愛滋病藥物和測試工具,但無國界醫生治療愛滋病童時,卻憑著甚具創意的方式,教育兒童及照顧他們的人愛滋病毒是甚麼,以協助他們堅持療程,結果在臨床上取得甚佳的成果。
  
「如果愛滋病童得到治療,他們就需要服食大量味道很怪的藥水,或要吞服大粒的藥丸。」無國界醫生泰國愛滋病治療項目醫療統籌David Wilson醫生續說:「有鑑於愛滋病童並非一個吸引的市場,商營藥廠根本不會考慮研製愛滋病兒童用藥。」

在已發展的國家,成功預防母嬰感染,令相對地只有很少兒童於這些富庶國家出生時感染愛滋病病毒;結果雖然發展中國家的愛滋病兒童用藥需求不斷增加,但由於缺乏一個有利可圖的市場,愛滋病兒童用藥的供應始終極為短缺。現在唯一的希望就寄托於一些出產仿製藥,並正發展第一線的固定劑量組合的公司身上。

在二零零三年,全球估計約有超過二百五十萬愛滋病童;同年,有七十萬名十五歲以下兒童新感染愛滋病病毒,當中百分之八十八點六居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這些愛滋病童的病況並不令人樂觀,差不多有一半感染愛滋病病毒的兒童,在兩歲之前死亡。

無國界醫生在二零零二年初開始治療愛滋病童,截止今年三月,在接受治療的病童中,約有百分之五的年齡不足十三歲。雖然無國界醫生仍未大規模地治療病童,但無國界醫生的治療隊伍卻製造了一系列有創意的治療工具,例如健康日記、治療日曆,以及有關愛滋病病毒的童話書,把愛滋病病毒比喻為一個女巫,協助兒童堅持服藥和治療。

無國界醫生致力為病童做得更好,但我們卻為缺乏合適的治療工具而感到困惱。

我們面對的挑戰是為兒童進行愛滋病測試。對於十八個月以下的嬰兒,標準的血清測試結果並不可靠。再者,由於大部份市場上用以監察白血球讀數的儀器不適用於小童,令監察病童的白血球讀數十分困難。第二個嚴峻的挑戰是缺乏抗愛滋病病毒藥物的小兒配方,令控制藥物劑量的工作複雜及繁重。目前,醫療人員根據病人的體重及身體表面面積來決定用藥份量,而這須隨著小童的成長而作出調節。

在發展中國家,並未有統一的用藥程序,醫生及其他醫療人員也沒有治療愛滋病童的指引。很多時候,十公斤以下兒童服用的是味道很怪,難以量度份量的藥水。至於年紀較大的兒童,則可用一個圖表,以他們的體重計算出他們所需的劑量。

較年長的小童不宜服用藥水及口服藥物,因為他們所需要的劑量很大,但大部份抗愛滋病病毒藥物都沒有生產小劑量的藥丸配方。因此,負責照顧病童的人士就被迫要量度藥水的份量,及把成人劑量的藥丸切割和壓碎給病童服用。

小兒劑量藥物的價格極為高昂,以成人用的司他夫定(d4T)、拉米夫定(3TC)及奈韋拉平(NVP)固定劑量組合為例,每名成年病人每年藥價為二百美元,而兒童若要同樣的配方,一方面沒有兒童服用的固定劑量組合,即使分開服食口服藥物及藥水,藥價則高達一千三百美元。

第二線療法的藥價就更加高昂。以齊多夫定(AZT)、地丹諾辛(ddI)及奈非那韋(NFV)這三種藥物的第二線療法為例,成年病人每年的藥價最少要一千二百二十八美元,但同樣的小兒用藥,藥粉及藥水的配方最低藥價則為每人每年二千八百四十六美元;相對已經十分高昂的成人藥價,小兒用藥還要貴超過一倍。

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公司針對愛滋病小兒用藥作出研究,包括出產一日服一次的藥丸,及/或藥水的處方。不過,由於缺乏一個可獲利的市場,那些公司並沒有投放足夠資源,加快研究步伐。

無國界醫生藥劑師Fernando Pascual說:「除非藥廠面對更大的壓力及政府作出干預,否則我們還要等待多年才可見到有新的療法出現。我們致力爭取發展實際診療方法及適用於兒童的藥物配方。」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