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第七年發佈未受傳媒關注的事件

正當南亞海嘯仍是國際傳媒報道的焦點時,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今日發布二零零四年「十大最受遺忘的人道危機」,亦是第七年列出十件未受傳媒關注的事件。當中包括烏干達、哥倫比亞、車臣、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連年內戰,結核病仍在很多發展中國家肆虐,北韓與索馬里危機持續不斷,都值得港人多加關注。

「香港市民在最近南亞海嘯中反應迅速並熱心捐助。很不幸地,世界上不同的角落,仍有很多人被困戰火之中,或是因感染如結核病一類的疾病去世,這些都是鮮被傳媒報道、被遺忘的人道危機。」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總幹事溫達德說。

溫達德續說,無國界醫生認為,沉默會令事件惡化,甚至更多人失去生命。「所以我們需要引起外界關注這些生活在剛果、哥倫比亞、北韓等地的人民的苦況。剛果和哥倫比亞已是第六次出現在這個名單上,但他們人民的需要似乎仍被遺忘。」

「南亞海嘯事件顯示港人很關心生活在危難中的人群,無國界醫生現在分享有關被遺忘人道危機的資料,我們希望香港市民也可對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人作出回應。」溫達德說。

二零零四年「十大最受遺忘的人道危機」

烏干達北部平民長年在傷痛和惶恐中度日
十八年來,烏干達北部的人民都忍受著內戰帶來的痛苦,卻不為外界所知悉。現時,有超過一百六十萬的人﹝佔烏干逹北部總人口八成﹞正流離失所,生活環境極之惡劣。叛軍經常襲擊他們,更誘拐兒童,迫使他們參與戰鬥或進行性工作。許多兒童為了避難,不惜長途跋涉逃到城市或收容中心。政府軍命令成千上萬的人遷徙到設施不足的指定村落,更殺害任何懷疑跟叛軍有關的人。那裡死亡數字不斷上升,食物及食水更持續出現短缺。單單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無國界醫生已在當地的六個營房錄得很高的死亡數字,死因多是可治的疾病,如瘧疾、呼吸道疾病及腹瀉。縱使政府軍及叛軍有和解的跡象,但對當地人民的境況沒有明顯改善。

剛果民主共和國連年內戰 看不見盡頭
剛果東部在十二月再爆發戰鬥,令十五萬人逃離家園。該國過去十年來的戰亂奪去三百多萬的性命及對國家僅有的基建設施再造成打擊。當地的政治環境已被種族瓜分,很多剛果人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也達不到。政府軍與地方派系戰事令很多醫療設施已被摧毀,全國的醫療服務非常脆弱。當地的的麻疹疫苗注射比率僅輕微超過百分之五十,而且缺乏供水,無國界醫生察覺當地已爆發霍亂及傷寒。雖然交戰各方已在十二月簽署和解協議,而聯合國維持和平部隊也駐守在剛果東部,並於二零零五年六月舉行選舉,但當地形勢仍不樂觀。要為當地受戰火蹂躪的人民帶來希望,依然遙長路遠。

哥倫比亞戰火不斷 平民百姓難倖免
各國社會大都遺忘哥倫比亞的內亂令當地人民不斷飽受折磨。哥倫比亞已有三百多萬的人無家可歸,這些人大多來自主要城市外圍的落後市鎮。很多人都因暴力致死。該國因爭奪天然資源而引起的衝突造成一半的哥倫比亞人活在極度貧窮的處境。很多人無處可逃,因為政府軍及反正政府軍都懷疑所有平民為間諜。醫療人員也不能倖免,醫療設施也不斷被破壞,一些醫療物資更被視為戰略物資。心理健康是這地區的一大問題。

結核病日益難以控制 奪去無數生命
結核病是可治之症,但仍然奪去數百萬人的性命。現時全球有三份之一的人染上肺結核桿菌,發病的地方絕太多數在發展中國家,而愛滋病病人多數會感染結核病。可是結核病測試已是百多年前的技術,治療的藥物也發明了六十年,因此有急切需要改進對抗結核病的技術,尤其是針對兒童及愛滋病病人,這要全世界要合作,從診斷技術到醫藥研製方面著手。

無政府狀態和一片混亂摧毀索馬里
索馬里自九零年爆發內戰,十四年來內已令其九百萬人口中的二百萬人無處容身,估計接近五百萬人無法得到清潔的食水及醫療照顧。醫療架構崩潰,最受影響的是婦女和小孩:十六個婦女中有一個便會在分娩時死亡;七個小孩中有一個未滿周歲便去世;五個小孩中有一個在五歲前去世。天然災害亦令長期營養不良及疾病問題惡化。雖然最近當選的政府為人民帶來一點希望,唯軍閥割據情況仍令平民生活動盪不安。無國界醫生去年一月至十一月,在Galcayo地區治療了一千名受暴力影響的病人,其中二百六十多人是受槍傷的。

車臣衝突加劇 人民受創
十年來,持續不斷的激烈戰爭摧毀車臣和附近的人民,縱使當地官員再三強調情況已趨向穩定,距離和平和穩定的日子仍相去甚遠。自零三年開始,俄羅斯和印古什當局不斷向流離失所的人民施壓,要他們遷回戰事頻繁的地區。直至零四年年尾,二十六萬人民之中只有四萬五千人能避開戰事,流徙到印古什地區,而被逼遷徙回車臣的人民則被安置到「臨時居留中心」。無國界醫生曾於零四年訪問了539名人民,當中大部份都曾暴露於砲轟、槍戰和迫擊砲的危險當中。約九成居於車臣營地的人民和八成居於印古什的人曾因戰事相關的暴力而面臨死亡邊緣。對居於車臣邊界地區的人民而言,朋友被捕或無故失蹤是十分平常的事。

布隆迪醫療費用高昂 病人難以負擔
經過長期內戰後的布隆迪正等待復原,唯其高昂的醫療收費並不能為一般百姓可以負擔。一項無國界醫生的調查顯示,不能負擔醫療費用的人根本得不到所需的醫療。在一些實行病者自付的區域,因感染瘧疾而死亡的個案是其他地區的兩倍。在受訪者中,五個有一個因為負擔不到醫療費而即使有病也不會求診。對很多人來說,一次診金已等於他們十二日的工資。在這樣的制度下,最終受影響的是人民的健康。

北韓難民飽受壓制
雖然國際間給予北韓大量的援助,外間仍無從得知這些援助是否到達最需要的人民,還是落入軍事政府手中。二零零二年七月進行的經濟改革,導致惡性通貨膨脹,令人民無法負擔昂貴的基本食物,加深了問題的嚴重性。就算北韓人民逃到別國,也未能停止他們的痛苦。被中國政府視為非法入境者的北韓人,大多躲藏起來不敢露面,因為他們害怕被強行遣返,面對坐牢和殘酷的對待。人道救援組織雖然嘗試協助被中國政府遣返的北韓人,但這些協助被視為犯罪。雖然中國簽署了一九五一年《難民公約》,但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多年來仍無法進入北韓邊境地區視察。

當國際的注意力都繼續集中於北韓核武計劃,當地人民所受到的苦難卻不為國際間和北韓注意。

埃塞俄比亞續受饑餓和疾病威脅
當地超過一成兒童不能活過周歲,過多人口居於乾燥高地令到耕地嚴重不足,導致當地六千九百萬人口中有五百萬人都面對食物短缺問題。九九年和零一年的乾旱加深這個情況。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當地政府正進行一個遷徙計劃,將約二百萬人遷徙到土地較肥沃的地方,不過這個計劃進展並不理想。當地醫生正努力於極少資源的情況下醫治愛滋、瘧疾、結核病、昏睡症等藥費高昂的疾病。

戰爭結束 唯利比里亞人民仍活在危機之中
雖然持續十五年的內戰在二零零三年結束,利比里亞人仍然活在危難之中。現時仍有超過三十萬人流離失所,另外有三十萬名人民流徙到鄰近國家等待返回利比里亞。當地的醫療服務嚴重缺乏,在偏遠地區幾近沒有。現時,只有三十名利比里亞醫生為超過三百萬人服務。在邦郡(Bong County),無國界醫生每月平均為六萬名痛失家園的人民提供七千個診症。當地女性仍然受到性暴力的困擾,於蒙羅維亞北面,居住了三萬五千人的營地,單是自零三年十月至零四年七月,已有超過八百宗要求診斷的個案。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