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五年一月七日 (班達亞齊)

我抵達雅加達臨時辦公室後數小時,從比利時出發的十五位無國界醫生人員亦已到達,他們來自挪威、意大利、比利時和德國,當中有醫生、有護士、有後勤人員和行政及財政人員。

我們昨天乘坐包機,將大量醫療緊急物資運往亞齊省,所以大家前晚仍要馬不停蹄地了解災區情況,又以衛星電話與災區指揮開會。根據災區指揮部的了解,基本上,現時能夠救援的地區只屬機楊附近,而其他大部份災區仍未能進入;沒有機場,海岸線毀了,車路亦沒有,直昇機亦不能飛太遠。我們估計實際傷亡可以是現時總數的倍數。

無國界醫生已是極少數能僱用直昇機深入偏遠地區的組織,我們亦得到綠色和平的協助,借出他們的「彩虹勇士號」到沿海岸線視察救災。有些地方自地震後十天仍未有救援行動,總指揮認真的對我們說:「Expect for the worst, it is ok if you want to leave anytime (要有心理準備會見到很差的情況,若果你承受不了想離開,可以隨時提出。)」他更以到核爆後的地區尋找僅餘的生還者的情況比喻今次救援行動的困難。我望著衛星照片所拍出的災區範圍,感到他所說的和真實情況應該相差不遠。

凌晨 6/1/05

謝梓華

繼劉蘊玲護士和高永賢工程師於一月一日啟程到印尼亞齊省展開救援工作後,無國界醫生志願工作人員謝梓華醫生亦於一月五日前赴印尼救災。謝梓華於一九九五年畢業於香港大學醫學院,完成實習後在公立醫院任職。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四年五月,在印尼馬老奇參與無國界醫生愛滋病治療項目。他現時為私人執業醫生。

而日本籍無國界醫生志願工作人員柏尾純昨日(一月六日)早上已由香港出發往印尼,擔任行政工作。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