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蘊玲護士親述救援實況

二零零五年一月三日 (班達亞齊)

一月一日清晨,我和另一位香港志願人員高永賢,一同出發到印尼雅加達。到步後,我和高永賢立即乘貨機前往重災區班達阿齊,機內還有大量醫療物資和數輛汽車。抵達時經已是一月二日的清晨四時。

雖然連夜坐機,我倆已疲倦不堪,但我們並沒有休息,即時展開救援工作。

往醫院的途中,我看到整個班達亞齊就像一個廢墟,六成的地方經已夷為平地,三分一地方被海水淹沒,四處堆滿未及處理的屍體。

醫院情況十分惡劣,由於班達亞齊只餘下兩間醫院運作,病床根本不敷應用,不少病人只能躺在地上接受治療。其他志願工作人員告訴我,當地的房屋大都破壞,人民無家可歸,被逼於寺廟、學校等地暫宿,亟待援手。

我一月二日到達醫院後,立即被派往準備流動醫療中心的物資。由文書工作到將醫療物資運上汽車,我都參與其中,到完成所有工作,已是深夜時分。由於當地的物資供應十分緊張,忙了一整天、流了滿身汗的我,只能獲得一小桶水洗澡。睡覺時,男女志願人員分睡於兩間病房,沒有病床,我們只能將墊褥舖在地上睡覺。當地天氣炎熱,睡房又十分擠逼,加上不斷被蚊蠅騷擾,雖然我曾經參與多次救援工作,也實在難以入睡。不過,比起高永賢,我還有床褥可睡,,男「睡房」不夠床褥,結果高永賢要在車上睡覺!

至於高永賢,他到步後即時發揮以往救援工作的經驗,在最快的時間內找到適合的地方作無國界醫生緊急倉庫,擺放連日來無國界醫生運到的物資。然後他繼續和其他隊員建設食水衛生設備,務求盡快為當地災民提供清潔食水。

今日,我已跟隨其中一隊流動醫療隊伍,出發到偏遠地區,逐家逐戶尋找災民,提供醫療服務,並調查這些地區的醫療需要,以便安排適當的救援工作。

至於其他救援隊伍也十分忙碌,除了繼續於醫院和流動醫療中心提供醫療服務,也捐贈一批屍袋給當地機構,並教導當地工作人員處理屍體時要注意的衛生問題,以防疫症爆發。

兩位香港志願人員,任職於醫管局的護士劉蘊玲和香港大學工業及製造系統工程研究生高永賢,均擁有豐富的無國界醫生救援工作經驗。劉蘊玲學生時代已積極投身無國界醫生的工作,擔任無國界醫生香港辦事處的義工,及後成為無國界醫生志願工作人員,於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期間,先後到南蘇丹、科索沃、阿富汗等地參與救援工作。高永賢是一位擁有多年經驗的工程師,並擅長管理及運送物資,他曾於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間,在南蘇丹和烏茲別克擔任無國界醫生後勤人員。二人於一月一日離開香港,到印尼班達阿齊進行救援工作。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