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救援人員見證伊拉克局勢

「這是我一生中最恐懼的一天。」Ibrahim Younis這樣形容他於四月十八日在伊拉克被圍困的城巿費盧杰(Fallujah)評估醫療需要時的經歷。

今年四月,Ibrahim第四次到伊拉克參與救援任務。無國界醫生為應付緊急危機,有一組人隨時候命出發,當中包括Ibrahim在內,他於前年年底首次到伊拉克首都巴格達參與救援任務,至美軍轟炸行動開始後仍繼續留守。他曾被伊拉克的秘密警察拘捕,身陷牢獄達兩周。但對他來說,沒有甚麼比今次由美軍護送至費盧杰那般讓他懼怕。

「聯軍是伊拉克反美武裝分子的襲擊目標。沿路所見,到處都是遭迫擊炮及榴彈擊中的軍車殘骸。美軍說當地有許多武裝分子,故堅持要護送我們,但我反而覺得沒有他們會更安全。」Ibrahim返回無國界醫生比利時總部後說。

運送救援物資遇障礙

無國界醫生在巴格達巿郊薩達爾城的三間診所繼續運作,每周平均診症次數為三千次,亦積極支援轉介醫院,惟我們的國際志願人員則暫時撤離至約旦首都安曼。Ibrahim其中一個任務,是要重新評估當地的安全狀況。如今,有外國人相繼被綁架,也愈難分清誰與聯軍有聯繫,誰才是真正平民。在這個情況下,繼續留在伊拉克是非常危險的。

Ibrahim的當務之急,是將剛運抵的物資送到巴格達。「我們的儲備愈來愈少,尤其是三月以後巴格達及費盧杰的戰鬥加劇,我們不斷向當地的醫院及衛生部門捐助緊急救援物資。雖然載有醫療物資及高營養食品的貨櫃已運抵巴格達機場,但車隊在通往巿中心的道路幾乎會定時遇襲,故根本無人願意付運。經過重重波折後,雖然我們最終能將物資送到貨倉,但從安排人道救援物資運送所遇到的困難看來,現時要在伊拉克展開任何有效的行動會相當複雜。」

Ibrahim這次再到巴格達,跟上次任務只不過相隔數星期,但局勢卻大有分別。最初數天,街上再看不見美軍,美軍留守在基地裡,維持日常保安的責任則交給裝備簡陋的伊拉克警察。巿內的局勢愈趨緊張,暴力事件也有所增加。其中一個管理墓園的經理告訴Ibrahim,現在每日平均有十六個葬禮,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戰事中身亡的。

醫療人員獨立性成疑

透過當地的聯繫,Ibrahim取得費盧杰的最新資料。該巿最大的公立醫院被聯軍佔領後,不再運作。當地醫護人員成立另一家臨時醫院,但設備卻相當簡陋。雖然伊拉克紅新月會成功協商了一支人道救援車隊,為無國界醫生付運一點五噸緊急救援及手術用物資到費盧杰,惟同樣緊急的是,我們必須能進入該巿,評估當地的醫療需要,再判斷能否進一步提供援助。

由於伊拉克紅新月會是戰事中唯一為交戰雙方尊重的組織,Ibrahim遂跟隨它的車隊到費盧杰。Ibrahim穿上無國界醫生的T恤,讓外界認清他所代表的組織。最初車隊尚可自行通過檢查站,後來卻被迫接納美軍護送。過去一年,Ibrahim花了不少唇舌去解釋無國界醫生的工作獨立於伊拉克領袖,期望我們的獨立性受到尊重,減少國際志願人員及當地職員的危險,但這次美軍的護送行徑卻變成了惡夢。而Ibrahim抵達費盧杰後,就要即時解釋以免產生誤會。

在費盧杰城內,Ibrahim感覺安全得多。雖然局勢依然緊張,但當地人對紅新月會的尊重,令他獲臨時醫院招待,也獲告知可靠意見以保障人身安全。不過,這不代表Ibrahim可在費盧杰自由走動,因為各主要街道皆駐有狙擊手,任何會動的人與物皆會成為目標。故此,Ibrahim未能親身評估公立醫院的情況。

軍隊駐醫院有違醫療中立

當地的醫院也有軍隊駐守,Ibrahim說:「將醫院軍事化是絕對不能接受的。醫院理應受到尊重,交戰雙方皆應視醫院為中立的地區,否則傷病者連逗留在醫院也覺畏懼,根本不敢往醫院求診。我們從不同的渠道聽過有士兵進入醫院,從病床上捉走疑犯。雖然我們未有親眼目睹,但若事件屬實,嚴重違反了醫療設施需保持中立的原則。」

醫護人員不能再到公立醫院工作,他們在設備簡陋的臨時醫院,在極度困難的情況下開始極為出色的救援工作。他們在兩間細小房間改裝成的臨時手術室內,幾乎沒有任何裝備之下致力照顧傷者。Ibrahim在那裡曾經見到一間小小的房間,竟同時有十名傷者。無國界醫生希望運送更多物資到當地,設立另一間手術室以增加該醫院照顧傷者的能力。但Ibrahim認為,可悲的是如今派國際志願人員往當地是極不負責任的。

美軍舉措令難民營易受襲

紅新月會打算在費盧杰城外數公里設置難民營,收容為逃避費盧杰戰火流離失所的家庭。事實上,一年前巴格達遭空襲期間,很多人被迫四處流徙,或在公共建築物內暫住,費盧杰也收容過不少無家可歸者。

紅新月會的難民營原本設於河邊,以確保有食水供應,並為二百至三百個家庭提供棲身之所;但美軍卻在第二天突然駐紮於距離難民營一公里的地區,令難民營不再安全。同樣的情況也曾在該河下游另一個難民營發生,紅新月會在當地已建好營帳,卻被迫納入為受襲的目標。

獨立人道工作愈趨困難

沒有人能準確及全面了解伊拉克平民的苦況。按目前極不安全的狀況,實在難以讓救援人員、人權觀察家及記者進行獨立及全面的評估。Ibrahim強調聯軍應為此不安全的狀況負上責任。「士兵駕駛的車輛與救援組織所用的完全一樣,令救援組織犯上與聯軍有聯繫的嫌疑;聯軍強行護送人道救援組織的車隊,跟我往費盧杰時一樣;由聯軍統籌的非政府組織選擇由士兵作伴,上述行徑令獨立工作無法在伊拉克進行。無論我們如何努力,也未能顯出我們的獨立性,反而所有外國人會自動被視作與聯軍有關。」

這是人道救援工作者愈來愈難在伊拉克工作的原因,而伊拉克平民最終要承受戰爭的苦果,尤其在他們最需要救援,但救援卻最缺乏的情況下。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