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痊癒的病人塔萬(Tavan)幫助他人度過艱苦的耐藥結核病治療

塔萬體格健壯,握手溫厚有力,看起來十分健康。然而在約兩年前,他的狀況極度糟糕。

塔萬感染耐藥結核病前,是一個工地主管,他說:「有天上班時我感到不舒服,愈來愈虛弱,搭車回家時幾乎鑽不進的士。接連兩天我臥病在家,發高燒,並咳出血來。」

在確診患上耐藥結核病之前,他的體重驟減了二十公斤。最後他被送進醫院接受結核病治療。這個在亞美尼亞首都埃里溫(Yerevan)的結核病治療項目由無國界醫生監管。

在接受了超過兩年的艱苦治療後,他現已痊癒。

耐藥結核病是指,病人體內的結核桿菌對最能有效治療結核病的一線藥物產生耐藥性。結核病患者若未能完成整個療程,就有機會對藥物產生抗藥性;而與耐藥結核病患者接觸,人們也有機會直接感染耐藥結核病。

亞美尼亞是世界上耐藥結核病人均發病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自二零零四年起,無國界醫生與亞美尼亞衛生部合作,在這個前蘇聯國家開展了該國唯一的耐藥結核病治療項目。

無國界醫生提供藥物(每個病人為期兩年的治療費用可高達一萬五千美元(約十一萬七千港元)、監督治療過程,並向病人提供心理和社會援助。

首都的國家結核病中心是治療耐藥結核病的第一站,病人在那裡接受治療直到不再具有傳染性,這一階段通常需時兩個月。

出院回家之後,病人每星期有六天要去流動診所領取定量的藥物,抗擊這個透過空氣傳播的疾病。

塔萬與其他大多數病人一樣,要在兩年左右的時間裡服用帶有毒性的藥物。這項艱苦的治療需要病人極大的毅力,也需要無國界醫生社會和心理援助隊的支援。

治療耐藥結核病的藥物中,最新研發的藥物也要追溯到二十世紀四十年代,而口服藥片、粉末與注射藥物的搭配使用,經常會對病人的身心造成嚴重的副作用。

五十歲的塔萬說:「要吃這些藥真的很受罪,那種痛苦難以言喻。我感到噁心,無法站立,無法行走,甚至無法躺下。」

如果病人之前還有其他病症,嚴重的副作用會讓他們不堪忍受。

在無國界醫生項目工作的伊斯蘭醫生(Shahidul Islam)說:「如果病人本身有胃病,開始治療後,副作用帶來的腹痛會遠勝於結核病本身。」

伊斯蘭醫生說:「在這種這種情況下,有些病人寧願不服藥。藥物的副作用讓他們難以繼續療程。」

二零零七年,在無國界醫生項目接受治療的病人中,大約有百分之二十一的病人無法完成整個治療,許多人說療程太過痛苦,令他們無法堅持下去。

塔萬經治療後最終痊癒,他現在正盡自己所能,確保更多病人能堅持服藥。

塔萬說:「病人接受治療期間,我和他們分享自身經歷,使他們瞭解我的康復過程,進而對治療抱有信心,在堅持服藥上更有毅力。」

「我總給他們提出一些好意見,告訴他們我的經歷,以及我剛開始治療時的狀況。我當時覺得自己像個活死人,但是我現在很健康。有些人聽我說,有些人不聽。」

病人的名字經過改動。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