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索托莫里亞的斯科特醫院(Scott Hospital)裡,女病房外的一小段走廊充斥著咳嗽的聲音。病房內,除了護理人員,一排整齊的病床前沒有一個訪客。窗外風光宜人,群山巍峨起伏,偶有綠地點綴其間,但是病房裡卻一片慘淡景象,房裡的病人都病情嚴重,深受結核病的折磨——萊索托愛滋病毒染感者的第一號殺手。

五十七歲的拉薩詩,是病房裡其中一個同時感染了結核病和受滋病毒的病人,也是最近前來就醫的病人之一。上個月,她第一次來斯科特醫院時,她已經出現所有了典型的結核病症狀——夜晚流汗、咳嗽不止、發燒及氣促。同一天,她的胸部X光檢查顯示,她的結核病感染集中在肺外的胸膜腔上(又稱肺外結核肺積水extra-pulmonary TB pleural effusion)。結核病的感染導致肺外大量積水形成,嚴重影響呼吸。

無國界醫生在萊索托的結核病項目總管杜蘭(Laura Trivino Duran)解釋說:「結核病有兩種,最常見的叫肺結核,主要影響肺部;另一種稱為肺外結核,全身各個器官(除肺以外)都可以感染。最常見的肺外結核感染是在胸膜腔上。其他部位如淋巴結、腹部、腦膜、關節和骨也會出現感染。肺外結核感染通常是一種較為嚴重的結核病,某些情況下病人需要住院治療。若病情嚴重,抗結核病的治療需要九到十二個月不等。」

萊索托是全球最貧困的國家之一,一百九十萬人口中有超過一半人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拉薩詩正是其中一個。事實上,由於結核病、愛滋病毒和同時感染結核病和愛滋病毒的感染率高,令萊索托人承受沈重負擔,生存面臨著很多嚴峻挑戰。萊索托的愛滋病毒感染率高居全球第三(僅次於斯威士蘭和博茨瓦納,但較這兩個國家貧窮),結核病發病率位列全球第四,平均每年在十萬人中有六百三十七宗個案。更加令人不安的是,每年大約有一萬八千人(大約佔人口的百分之一)死於與愛滋病相關的併發症,包括結核病及耐藥性結核病。但是最讓人擔憂的是,同時感染愛滋病和結核病的比率高達九成。

對拉薩詩而言,這些不只是統計數據,而是冰冷的殘酷現實。二零零七年,即她丈夫死後一年(很有可能死於與愛滋病相關的併發症),她的愛滋病毒檢測呈陽性。作為六個孩子的母親,她已經有兩個孩子死於結核病。在二零零六年,被招募的業餘輔導員(通常是愛滋病毒感染者,以及同時感染結核病和愛滋病毒的患者)接受培訓,以便可以給病人就治療過程提出提供輔導,並就病人服藥的依從性提供支援。

拉薩詩說:「我丈夫死後,日子一直過得很難。一家靠他養活糊口,但是現在,我在醫院接受治療,家裡沒有吃的。沒有人幫我,我甚至成了女兒的負擔,她為了照顧自己的家庭已很艱難的了。」

肺外感染主要集中於胸膜腔,爲了緩解拉薩詩胸膜腔內積水造成的壓力,醫生給她胸部插管排出積水。三天前她看起來還挺精神,但是現在已經十分虛弱。儘管如此,她還是抱著重獲健康的希望。

拉薩詩說:「我還不完全理解結核病是甚麼。我只知道,結核病是由染感者經空氣傳播給其他人。儘管我現時狀況不好,但我還是抱有希望。這不是我經歷過的最糟糕的事。我丈夫的死始終是最讓我傷心的,也是最讓我難以接受,因沒有人可以照顧我了。但是我還是抱有希望。」

無國界醫生自二零零六年起在萊索托提供醫療救援,最先將醫療服務的渠道分散,例如通過「工作轉換」的策略,使得護士有能力實施抗愛滋病毒治療及結核病的初步護理,並解决了萊索托醫生嚴重短缺的問題。這一新穎策略的推行,使在基層醫療護理層面上,已可提供愛滋病與結核病醫療服務。無國界醫生現在主要向莫里亞的斯科特醫院以及馬費滕(Mafeteng)和馬塞盧(Maseru)地區的十四個診所提供支援。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