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世紀末,樂觀主義盛行。人們說結核病就要在全世界被根除。然而這一疾病又捲土重來。過去,結核病折磨了歐洲數十萬肺病患者中最幸運的一群會到阿爾卑斯山的療養院尋求治療。從斯威士蘭到吉爾吉斯斯坦,無國界醫生正遏止這個疾病再次蘇醒

人間天堂。這是訪客來到新港口診所的第一印象,它是無國界醫生在斯威士蘭的希塞爾韋尼地區(Shiselweni region)監督的十七個醫療中心之一。它位於一座翠綠小山頂部,離村莊不遠,數十座房屋、一間教堂,以及被田野和大草原圍繞的一所學校。在一棵大樹的樹蔭下,三名婦女在售賣色彩鮮豔的水果和蔬菜。

但是,這天堂般的畫面全是假象。診所後面,有三十個病人在排隊等待。男的、女的和孩子,都是來領取抗逆轉錄病毒處方藥物,或是來接受結核病檢測。與很多斯威士蘭村莊一樣,新港口受到愛滋病和結核病的雙重打擊。這裡四分之一的成年人的免疫缺乏病毒呈陽性,更嚴重的是,每年感染結核病的數千人之中有八成同樣感染愛滋病。

六十二歲的西梅拉內是村內少數的長者,他説:「愛滋病和結核病給這個社區帶來很大痛苦。很多人死亡,很多人失去所有親人。」

和大多數非洲南部國家一樣,結核病已成為斯威士蘭的愛滋病人(因愛滋病導致免疫力下降)死亡的最主要原因。二零零七年十一月起,無國界醫生在希塞爾韋尼省開展工作,幫助治療數千名愛滋病病毒感染者、結核病病人或同時感染這兩種病的人。截至二零零九年底,超過二千七百名斯威士蘭結核病病人在無國界醫生監督的醫療中心接受治療,其中包括一百零五名患有耐藥結核病的病人。

結核病回來了
我們曾經一度認為結核病正在被根除。然而,這一疾病又捲土重來。過去,結核病折磨了歐洲數十萬「肺病患者」,當中最幸運的一群會到阿爾卑斯山的療養院尋求治療。現在,其捲土重來的主要溫床在非洲南部、東南亞和中亞。無國界醫生在這三個地區工作,治療結核病病人。

無國界醫生在斯威士蘭和吉爾吉斯斯坦醫治結核病病人。與此同時,其志願人員也照料許多其他國家的結核病病人,包括緬甸、吉布提到莫桑比克等國。斯威士蘭愛滋病與結核病造成很多傷亡。在吉爾吉斯斯坦,數百名結核病病人集中在監獄:囚犯中的結核病流行度比其他人多出二十到三十倍。無國界醫生自二零零六年起在兩個吉爾吉斯斯坦監獄工作,共有超過一千七百名囚犯被確診並接受治療。

要跟從整個結核病治療有很多限制,尤其是當這種疾病對某些藥物產生了抗藥性,而產生抗藥性這種情況則愈來愈常見。除了為病人覆診外,無國界醫生要確保病人能夠接受最恰當的治療。無國界醫生在斯威士蘭和莫桑比克培訓「專家病人」,以幫助其他病人正確地接受治療,直至治療結束。在吉爾吉斯斯坦,無國界醫生的社工隊和義工網絡支援了約七十名患上結核病的釋囚,讓他們出獄後能完成整個結核病治療。支援工作包括提供建議、資訊、訓練、以及食物和交通費。

吉爾吉斯斯坦的一名無國界醫生社會協調員道列托娃解釋,患有結核病的釋囚到公立醫院求診並不容易。「我們的病人在社區遭到歧視,這不僅僅因為他們患有結核病,還因為他們曾坐牢。他們有些無家可歸、失業、酗酒、濫藥甚至沒有合法證件。我們正嘗試執行一個個案管理系統,義工可以用這共用的工具幫助病人堅持治療。」

抗藥性
結核病重回全球流行病「光榮榜」,隨之而來的是一個更令人不安的現象:對標準治療出現抗藥性的疾病類型(耐多藥結核病)不斷出現。這些在二十世紀中期發現的抗生素治療方法已不再奏效。當遇到有抗藥性的病人時,醫療人員必須用時間更長、更困難的治療方法。此外,不是所有病人都能痊愈。斯威士蘭一名無國界醫生志願人員勒泰醫生解釋:「這些病人每天接受注射,通常為期半年,他們要服用很多藥片,療程可長達三年,並有很多副作用。」這些副作用有的讓人不舒服,有的難以忍受,甚至有生命危險。數種結核病藥物會令胃部產生強烈反應,導致突然噁心,並可能導致肝腎功能衰竭。結核病的每日服藥劑量已非常高,然而應對這些副作用的唯一方法是服用更多藥物。

透過無國界醫生治愈耐多藥結核病的釋囚鲁斯蘭說:「那真是場噩夢,你根本想像不到吃那些藥有多痛苦。你想睡覺,但難以入睡。你很累,但心頭灼熱的痛……你吐了,但感覺還是很差。即使我狀況最差時也堅持吃藥,但我的前獄友沒法堅持。他受不了那些副作用。」

全球每年有十二萬人死於耐多藥結核病,同時近五十萬新病例確診。這些人當中有百分之九十七點五沒有恰當的診斷和治療,只能每天與這個具傳染性兼可以致命的疾病為伴。不同類型的抗藥性結核病患者數量不斷激增。大多數病人是因為得不到恰當治療而感染耐多藥結核病。然而,愈來愈多人最初感染的就是抗藥性類型的結核病。

面對結核病在全球再次蔓延,以及在某些地區與愛滋病一起所帶來的威脅,無國界醫生不能只救治病人。無國界醫生也採取行動,使結核病的治療更簡易、更有效。無國界醫生日內瓦總部的結核病指導醫生約希姆斯堅決的說:「我們與政府、世界衛生組織和醫藥實驗室在多方面進行積極討論。一方面,需要開發出更好的結核病檢測和診斷方法,尤其對抗藥類型的結核病。另一方面,很明顯現在的抗生素效果差,而且給病人造成難以忍受的副作用。我們迫切需要新的治療方法,藥效佳之餘也要讓發展中國家的病人負擔得起。」

比如在吉布提,許多在無國界醫生營養治療中心接受治療的營養不良兒童也患有結核病。兒童是結核病病人中最受忽視的一群,因為現今仍沒有適合他們的診斷工具。無國界醫生堅決要求實驗室開發適合兒童的工具。

可悲的是,相信在可見將來,與結核病抗爭仍然是無國界醫生前線志願人員的首要任務。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