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球傳媒都聚焦在巴基斯坦西北部的暴力事件和無人駕駛機襲擊之際,當地住在山上的家庭正掙扎著度過另一個嚴冬,他們只有很少甚至完全沒有醫療護理。

那裡有名嬰孩身體冰冷,下半身都凍得漸變為藍色。要到當地醫院,他的家人要帶著他翻過山嶺到最接近的公路,等待汽車駛過並送他們一程。當他到達醫院時,他的低溫症和嚴重脫水終於獲得醫治。

那裡有名嬰孩身體冰冷,下半身都凍得漸變為藍色。要到當地醫院,他的家人要帶著他翻過山嶺到最接近的公路,等待汽車駛過並送他們一程。當他到達醫院時,他的低溫症和嚴重脫水終於獲得醫治。

還有個兩個月大的嬰兒,因為嚴重肺炎而呼吸困難。他的家人要步行45分鐘,尋找有車的人,但司機則向他們要求3,000盧比,才把他們送到醫院。

對於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山區古勒姆特區(Kurram Agency)工作的無國界醫生員工來說,這些並非個別例子。古勒姆特區位於聯邦直轄部落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 FATA),是巴基斯坦其中一個最偏遠的地區。

連年衝突導致大規模人口流徙,當地醫療系統幾乎完全崩潰。每到冬天,嚴寒、降雪及山泥傾瀉令人們更難以獲得醫療護理。

烏爾雷曼醫生(Dr. Aziz UR-REHMAN)在古勒姆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他表示,很多脆弱的社群都住在遠離醫院的山上。他說:「這裡經常沒有交通來往,因此他們要在雪中步行來尋求醫療護理。即使有交通來往,人們也往往無法負擔。」

他的同僚薩希醫生(Dr. Rahman SAKHI)同樣在古勒姆為無國界醫生工作,他憶述一個患有低溫症、來自提拉山谷(Tyrah Valley)的嬰兒的故事。他說:「那位母親在哭泣,她告訴我說,是在廁所裡感到陣痛,然後誕下嬰兒,沒有人幫助她。她要等待計程車來到,因為人們在提拉很難找到計程車,前往醫院需要差不多6小時。那時孩子的情況已經很差,患有低溫症,可悲的是他沒有活下來。」

無國界醫生是少數長期於古勒姆特區工作的國際人道救援組織之一,救援隊伍在區內支援兩間當地醫院,包括於瑟達區總醫院(Sadda Tehsil (District) Headquarters hospital)提供兒科住院及門診服務,以及於阿里薩爾區總醫院(Alizai Tehsil Headquarters hospital)提供兒科門診診症服務。

無國界醫生醫療統籌阿里(Dr. Javed ALI)說,冬天來到後,各省有更多燒傷和氣體中毒的個案,因為每個家庭都會用盡不同的方法保暖和煮食。他憶述一個來自鄰省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wa)的個案。

他說:「有一次在亨古(Hangu),我們接收了16個來自同一個家庭的急性一氧化碳中毒病人。他們在一個房間裡用餐,室內起了個火,氣體充斥房內,然後他們全都昏迷了。其中有兩人死去。」

「我們也接收更多燒傷個案,因為人們會使用自製爐頭、柴火或簡單的燃氣爐,有時會爆炸,有時則因為他們太接近火頭而受傷。」

前往醫院是一項巨大挑戰,尤其是在巴基斯坦的嚴冬之中,人們常因此延遲治療。

薩希醫生指出,這意味病人來到醫院時,很可能已患上較嚴重的併發症。

他解釋說:「例如,如果有人患上簡單的上呼吸道感染,他們往往會先嘗試家裡的療法。」

假如這些基本的感染沒有獲得適當治療,它們可惡化成更嚴重的疾病例如肺炎,那是巴基斯坦5歲以下兒童的主要殺手。

嚴冬不是阻礙人們在巴基斯坦這些省份獲得醫療護理的唯一因素。例如,自2011年以來,提拉山谷就有持續的軍事行動。

不過降雪和結冰是進一步的阻礙,更鮮明地反映很多脆弱人群仍幾乎與醫療服務隔絕的事實。

無國界醫生項目統籌帕拉魯斯(Nicolas PALARUS)解釋說:「我們會聽到區內有無人駕駛機襲擊、暴力事件和衝突的消息,但鮮有聽到過住當地的脆弱社群的日常生活的報道。

即使如此,局勢不安全不幸地仍然是巴基斯坦這個地區的主要問題。

「單是去年便有23宗安全事故,包括炸彈爆炸和自殺式襲擊,導致135人死亡和283人受傷。幸好我們有經訓練和積極的員工,為這些社群提供醫療護理。這裡的人只有很少、甚至沒有其他選擇。」

無國界醫生自1986年以來在巴基斯坦工作,為受武裝衝突和天災影響的當地社群和阿富汗難民,以及缺乏醫療護理的人士提供服務。無國界醫生隊伍目前在聯邦直轄部落區的古勒姆特區和巴焦爾特區、開伯爾巴圖克瓦省、信德省(Sindh)和俾路支省(Balochistan),提供免費緊急醫療護理。無國界醫生在巴基斯坦的工作,經費全數來自各地的私人捐款,並不接受任何政府、捐助機構、或與軍事或政治有關的團體的捐助。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