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心寒的針對性殺戮的敘述報告;使數千人生命岌岌可危的暴力後果
 
4月15日,南蘇丹本提烏(Bentiu)發生了一場激烈戰事,國際醫療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對在戰事期間和其後所發生的難以言喻的暴力行為,作出讉責。數以萬計的人被迫逃往聯合國駐南蘇丹特派團(UNMISS)的駐地避難,但那裡居住環境惡劣,正危及他們的健康和生命。
 
根據無國界醫生所得的資料,記述了叫人心寒的針對性殺戮事件,當中包括在本提烏州立醫院發生的事故,這些均顯示了全國的殘暴行為呈令人不安的上升趨勢。無國界醫生呼籲各武裝派別停止針對性的殺戮,確保對所屬士兵行為及職責的控制,並在管轄地區承擔對於平民的責任。
 
無國界醫生一支國際救援隊伍上星期前往本提烏,進行獨立評估,以及搜集目擊者的第一手見證。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項目總管戈爾熱(Raphael GORGEU)說:「我在本提烏所見的一切是對人道的故意侮辱——街道上屍橫遍地,狗只和鳥兒正在啃食已腐爛的屍體。南蘇丹的暴力已經一發不可收拾至醜惡地步,剝奪了人們最基本的人類尊嚴。目睹這種事著實很難受。」
 
根據目擊者的憶述,無國界醫生得出了可靠的資料:多達33人在本提烏州立醫院被殺害,其中包括一名衛生部工作人員。
 
無國界醫生南蘇丹救援行動經理洛克耶(Christopher LOCKYEAR)說:「無國界醫生國際救援人員從當時在場的目擊者處獲悉,醫院內發生了殘忍的暴行。」
 
「雖然病人並非受針對的襲擊對像,但逃到醫院避難的人,則因為他們的身份和效忠哪一方,而遭受針對性的襲擊。我們在南蘇丹再一次看到,醫院這個本應受到保護的安全避難所,現在卻日益成為襲擊和暴行的發生地。」
 
兩名目擊者描述了21名達爾富爾人如何從醫院被帶出,並在醫院大樓後面被殺害,另外5名努爾平民,包括1名女子,在醫院大樓內被槍殺。其他受害者包括1名達爾富爾人和1名丁卡人(Dinka)。在激戰過後,無國界醫生通過空運增派一支外科隊伍以及更多醫療物資,以支援現有的醫療隊伍。截至目前,超過230名戰爭中的槍傷患者正在接受治療。事件發生時在場的1名醫療人員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戰事大約在早上6點半爆發。平民和變節者逃到醫院大樓。反對派的部隊大約在9點半進入大樓尋找變節者。士兵們指責我們站在政府一邊,他們說任何待在本提烏政府控制地區的人都是叛徒。我們告訴他們說我們是醫療人員。我與醫院的其他員工藏匿在其中一棟大樓裡。我們看到一群人被殺害,包括1名衛生部工作人員、1名達爾富爾男子、1名努爾女子和2名努爾男子。那名達爾富爾男子拒絕被帶走,接著這群人全被殺了。22名達爾富爾人則被帶到大樓後面,當中21人被殺害,餘下1人是個孩子,所以沒有被殺。後來我看到醫院前面有3具達爾富爾人的屍體,醫院內則有另外3具達爾富爾人的屍體。當他們將受傷的達爾富爾人從清真寺帶到這裡時,我正在現場。他們被其他身著制服的病人毆打和搶劫,因為他們不希望達爾富爾人被送到醫院。當士兵們離開後,我前往UNMISS駐地,我覺得醫院已不再安全。許多人與交戰雙方都有關聯。我害怕離開聯合國的駐地。
 
其餘數千人逃至附近的UNMISS駐地,幾天後,駐地人數從6000人上升至2.2萬,人數之多令援助機構不足以提供護理。人們從一處危險之地直接逃到另一個危險之地,現時駐地裡每130人只能共用一間廁所,隨地大小便成為主要的健康威脅。而每人每天只得到少於6公升食水,但通常緊急情況下的最低限度為15公升。
 
自南蘇丹爆發危機後,無國界醫生一直譴責暴力衝突,無論與哪個武裝派別有所關聯,組織都向外界公告這些暴行。
 
戈爾熱說:「像無國界醫生這樣的組織繼續致力於為受衝突影響的人群提供護理,我們同時非常擔憂事態將會失去控制。援助機構的能力不是無窮無盡的。控制平民傷亡人數、使人道援助得以進行,以及尊重醫療設施,仍是所有武裝派別的道德和法律責任。政府和反對派現在是時候行動起來。」
 
如果不盡快處理這個問題,擁擠的居住環境及缺乏水利衛生設施可以導致許多人死於可預防的疾病。要在UNMISS駐地內承受嚴峻的健康狀況,抑或是面對駐地外有性威脅的安全情況,流離失所者要在這兩者之間作出絕望的選擇。一些流離失所者向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表示,他們已決定冒險返回本提烏鎮。
 
南蘇丹爆發衝突前,無國界醫生在本提烏州立醫院管理一個艾滋病/結核病項目,並在全國10個州的其中8個,設有其他11個項目,提供一系列的醫療服務。自2013年12月5日起,無國界醫生在全國提高了緊急醫療需求的應對能力,現正於9個州設立21個項目,提供基本醫療護理、營養支援、外科手術、疫苗接種及水利衛生支持。危機爆發後4個月,無國界醫生進行了超過20萬例門診,其中近8.5萬例為5歲以下兒童。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