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藥結核病問題在非洲南部日趨嚴重,加上愛滋病的十分流行,以及耐藥結核病易於傳染的本質都令情況火上加油。這疾病深入到津巴布韋的郊區,無國界醫生正在那裡開展耐藥結核病項目。有必要在情況擴散至難以控制前,採取緊急行動。
 
在發明結核病治療之前,富裕的歐洲人患上當時被稱作「肺癆」的疾病時,他們會到瑞士的奢華療養院,因為他們認為阿爾卑斯山的清新空氣最有機會治癒這個病。森姆巴(Lorraine ZEMBA)住在津巴布韋郊區的塔卡維拉村(Takawira),撇除奢華的部分,環境和瑞士療養院的分別不大,而她的圓頂茅屋也可以勉強和高級的瑞士小屋比較。然而在初冬時份,當寒風吹過無際的山丘時,眼下並沒有房子,只有幾棵樹分割開那片枯黃的平原。她那樸實的房子與讓人聯想起結核病有很大的差別──監獄、擠迫的貧民窟或狹窄而曲折的街道把病菌都困住,沒有乾淨的風,讓病菌能夠在空氣中懸浮數小時。但我們要從主要道路駕車一小時,經過凹凸不平的泥路才能到森姆巴的家,背後的嶙峋山嶺讓人感到偏遠得像是世界盡頭。她甚會染上耐藥性結核病,這種耐藥的病菌?
 
人們習慣把耐藥結核病歸咎於病人沒有正確的服用藥物,讓病菌對一線抗生素產生耐藥。可是森姆巴的個案並非如此,她已經完成療程,並在四年前治好了之前染上的結核病。再者,無國界醫生在津巴布韋布黑拉(Buhera)的病人,近半在染上耐藥結核病前都沒有染上過結核病。他們只是不幸地在感染者咳嗽時接觸到病菌。另外一個令耐藥結核病個案在非洲南部肆虐的原因──津巴布韋每6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染上愛滋病毒,森姆巴就是其中一人。因為愛滋病毒會削弱人體免疫系統,愛滋病毒就會為結核病及其他機會性感染打開大門,然而,健康的人卻未必會病倒。雙重感染是非常危險的。無國界醫生愛滋病和結核病專家郭美爾(Eric GOEMAERE)醫生強調:「耐藥結核病是全新的疫情,需要新策略、新工具、新藥物和新公共衛生手法應對。」
 
森姆巴和丈夫以撒(Isaac)是自給農民,收成僅夠糊口。他們種了些番薯、蔬菜,還有一片玉米田圍著他們家園。當森姆巴染上耐藥結核病和病重後,他們一家都命懸一線。她需要避開兩歲大的兒子,因為染病媽媽的溫柔耳語,足以致孩子於死地。
 
以撒說︰「當無國界醫生解釋甚麼是耐藥結核病時,我想這次沒有希望了,森姆巴要死了。她吃不下,因為她口腔疼痛;她十分消瘦,身體像是消失一般。由於我要照顧小孩,難以打工養活家人。一些朋友叫我娶另一個妻子,但我們接受了無國界醫生的輔導,森姆巴的家人也來幫忙,所以我沒有這樣做。」
 
耐藥結核病療程是一個完全消耗、為期兩年的過程。津巴布韋一如世界上大部分國家,只有專業人士可以處方藥物,尤其是耐藥結核病治療中,首半年需要每天注射的藥物。森姆巴本應每天都要去最近的那家診所,若她直接穿過叢林,也要走7公里。她咳嗽得差不多把肺也快要咳出來,又病得很虛弱,本應她每天都要披星戴月的走兩小時路,以趕及早上7時的預約。森姆巴說︰「但無國界醫生的人員說我可在家中接受療程,讓我舒了一口氣。」現在,她正式痊癒了,家居療程對她的康復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森姆巴於2012年確診時,無國界醫生一輛車正在為耐藥結核病人巡訪──由早上8時至下午4時,要先駛過350公里的泥路才能到達這間小屋和那間小磚屋。下車,戴上外科手術口罩以防感染;拿出藥丸,預備好針藥;在手臂或腿上注射,觀察著病人吞服藥丸;上車,離開,下一站!無國界醫生護士卡姆巴(Simbarashe KAMBA)笑說︰「對,很辛苦,但我們現在有兩輛車,巡訪已經比較容易了。」她從計劃開始一直做到現在的。
 
耐藥結核病本來在布黑拉很罕見,多年沒有確診個案,有時有1宗,很少有2宗。然而,在2011年中,數字突然跳升至每月都有一宗新症,有時甚至更多。分別在哪?無國界醫生把一部名為GeneXpert的診斷儀器引入布黑拉,這儀器能輕易檢驗出耐藥結核病菌。津巴布韋的國家醫療協定現時建議,為每位有咳嗽的愛滋病毒感染者的懷疑個案使用GeneXpert檢驗結核病。從數據來看,布黑拉在3年內有38宗耐藥結核病確診個案,接受治療的病人數目是津巴布韋郊區中最高。鄰近區域只得少量個案,有些地方甚至沒有。可是,他們也沒有GeneXpert。無國界醫生的耶吞乃(Ye Htun Naing)醫生說︰「最大的分別在於我們主動找出耐藥結核病。當你去看,你就會找到。」目前耐藥結核病對津巴布韋造成的負擔仍是未知之數,而一項進行中的流行率研究將讓我們更了解這個病在該國的真實數字。同時,若沒有檢測或治療,病人會繼續在咳嗽時傳播疾病。
 
分散的耐藥結核病護理需要投放很多的資源,如要車輛和司機駛到鄉郊,以及兩名全職護士專責走訪一些散落的病人。如果像無國界醫生這樣的國際組織可以做得到,到明年移交項目時,就會令當地醫療部門的有限資源更受壓力。另一個做法則更昂貴,把病人困在遠遠的醫院裡,就像19世紀的肺癆患者被困在療養院內。然而,這其實不是一個選擇的問題。無國界醫生在哈拉雷的醫療統籌賽門斯(Sandra SIMONS)醫生說:「耐藥結核病是一個緊急情況,趁還能壓制時,必須立即正視。」如甚麼也不做,疾病會不停的傳播。在布黑拉每39個病人中已有5個,即超過10%的病人,是被配偶或母親等近親傳染的。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