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基斯坦幾乎每小時都有一位婦女因妊娠併發症而死亡,而俾路支省(Baluchistan)的孕產婦死亡率更比國內其他地方都高。這個省份面積最大但人口最少,某些發展指標也是國內最低的。這裡三分一女性在15歲前結婚,三分之二是文盲。每10個孕婦只有3個於分娩時有專業技術的助產士在旁,而這足以致命。丹(Cecilio Tan)自2013年初已出任無國界醫生在俾路支省的醫療統籌,他解釋了組織正嘗試緩解的現況背後的種種因素。*
 
俾路支省的醫療系統是怎樣的?
城市裡有政府資助、提供第三層服務的醫院,私立醫院和診所也如雨後春筍的出現。私立的有點昂貴,一般人負擔不起。郊區的話可能只有基本的醫療部門,如果你找到一名護士或輔助醫療人員就很幸運了,亦有機會發生沒有醫生和正規醫療物資的情況。
 
為何這省份的孕產婦死亡率這麼高?
一些普遍的原因包括貧窮和低識字率,很多人住在偏遠地方,婦女沒有決策權讓自己到診所接受醫療診症。省裡也有衝突及政局不穩的情況,面對如水災、地震等自然災害和其他緊急情況時更易受影響;此外,女性的營養情況比男性差,有些女性體重過輕,當她們懷孕時健康會變差。
 
來我們醫療設施的是哪些女性?
我們協助的人所在的地區住了不同種族,也有過境的阿富汗人尋求醫療護理。我們見到阿富汗難民,當中有些已在那地區定居了20年,所以在某程度上他們已和當地居民混在一起。那裡也有牧民,夏天在奎達(Quetta),冬天就遷移到其他地方。來我們設施的人經濟上屬於低下階層,有時候我們的職員要跟他們對話也有困難,因為他們講不同的方言。女士們平均有6至8個孩子,很多時候16歲就有第一胎。到22至24歲時,她們已有不少於4個孩子。
 
俾路支省關於婦產醫療情況有甚麼主要問題?
我們在項目裡面對很多廣泛的問題。10個孕婦中有8個是在產前護理檢查時才首次、也是最後一次到來,這限制著我們的適當跟進。大多數婦女在家分娩,由沒受過訓練的親屬或鄰居侍產。當遇到需要更多醫療或外科護理的婦產科緊急情況時,由於沒有男性陪同,有時也令那些孕婦難以被轉介到提供第三層服務的醫院。
 
女士沒有男侍產者的阻礙有多大?
這情形下一個女病人不能自己出外。如果男人(丈夫或親屬)正為家計工作,這代表婦女通常都要留在家中。這就是孕婦往往來得太遲、甚至只在已經出現併發症時才來到的原因。我們希望她們在懷孕期間及分娩後能來數次,但她們有其他工作。把她們帶離家裡即代表無人看顧孩子、做飯、打水……
 
如果沒有分娩支援,婦女可能會遇到甚麼併發症?
也就是那些即使有分娩支援時也會遇到的併發症,例如女性嚴重出血或嬰兒血液供應受阻。如果沒有具技術的人員在場,這些關鍵時刻可導致母親和嬰兒生與死的分別。技術人員至少能發出警報和盡快轉介病人到醫院,提高其生存機會。婦女因為想盡早回家,有時候會選擇到私立診所注射藥物(催產素)加快分娩過程,這會引致嬰兒和母親的嚴重併發症。
 
無國界醫生會關注產後的甚麼問題呢?
我們現在也嘗試盡早推廣母乳餵哺。有時候嬰兒給餵哺的不是母乳而是蜜糖、紅茶等,很影響胃部。組織也關注免疫問題,正嘗試改善兒童的疫苗覆蓋率。
 
無國界醫生現時在俾路支省有4個項目{杰曼(Chaman)、奎達、庫什拉克(Kuchlak)和德拉穆拉賈馬里(Dera Murad Jamali)},管理婦產科健康護理項目。提供的服務包括產前及產後診症、分娩和轉介緊急的併發症分娩個案、初生嬰兒復甦及護理、母乳餵哺推廣、營養支援及產道感染管理。我們在2014年1月到4月間在省內協助了5,176宗分娩和提供了9,802宗初次產前診症。無國界醫生從1986年開始在巴基斯坦工作,除了俾路支省外,目前也在開伯爾巴圖克瓦省(Khyber Pakhtunkhwa)、信德省(Sind)以及聯邦直轄部落地區(Federally Administered Tribal Areas)內營運項目。
 
*有關俾路支省的數據來自多重指標群組調查(Multiple Indicator Cluster Surveys)的最後版本(2010),該調查由巴基斯坦當局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進行,收集的數據用來監察千年發展目標的指標。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