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指出,烏克蘭東部在連月爆發密集衝突之後,人道情況愈來愈令人擔憂。當地醫院被轟炸,數以萬計的人流離失所,據報有數以千計傷者。
 
無國界醫生駐基輔(Kyiv)的項目總管普雷沃(Stephane Prevost)說:「烏克蘭東部的醫療系統在衝突下受壓,醫療物資因治療大量戰爭傷者和流離失所者而耗盡。」她續說:「衝突的影響正在蔓延,連在衝突地區以外的周邊醫院亦正奮力應對,當中很多醫院的支出和動用的物資已超出今年的預算。」
 
無國界醫生隊伍自今年5月中以來展開工作,應對相關的物資供應短缺,於頓涅茨克(Donetsk)和盧漢斯克(Luhansk)地區,提供醫療物資以治療超過6,200名戰爭傷者。隊伍又向在頓涅茨克的第聶伯羅得羅夫斯克(Dnepropetrovsk),以及數個地點的流離失所者,派發超過1,800套包括肥皂、牙科用品及毛巾等的衛生套裝。雖然局勢持續不穩定和轟炸令我們難以到達最受衝突影響的地區,但無國界醫生隊伍繼續基於人道需要,向衝突各方提供醫療物資和藥物。
 
普雷沃說:「除了有需要的人數眾多和物資不足外,衝突地區的醫院亦無可避免地在轟炸中受損或遭破壞。人們在最需要的時候,卻無法獲得醫療護理,這根本不可接受。」單是在頓涅茨克市便有至少11所醫院被轟炸,現時有3所全面關閉,反映醫療設施及冒著重大危險而繼續提供緊急護理的人員,明顯沒有得到尊重。
 
嚴重衝突對人們情緒造成的影響不斷增加。在烏克蘭東部的人民曾經歷轟炸、槍擊和流離失所等創傷事件。無國界醫生隊伍正提供心理支援服務予在斯洛維揚斯克(Sloviansk)、斯維亞托戈爾斯克(Svyatagorsk)和紅利曼(Krasny Liman)受衝突影響的人群。在8月,超過500名流離失所者接受個人、家庭或小組輔導,而無國界醫生亦計劃在未來數月擴大這些工作至烏克蘭東部更多地點。
 
無國界醫生駐基輔的精神健康專家莫蘭特斯(Manuel Morantes)說:「衝突的突發性質,意味人們會因失去原有的生活方式、財產、社會和家庭網絡,而承受極大的痛苦。我們的前線隊伍正提供情緒支援和實際的工具,給那些因極端恐懼、過度覺醒、焦慮和惡夢而掙扎的人。」
 
無國界醫生自2011年於頓涅茨克地區監獄進行的耐藥結核病項目亦受到影響。頓涅茨克及盧漢斯克用來診斷結核病和愛滋病的化驗室,正奮力維持它們的工作,但往往根本無法運作。在這些動盪的地區,需要結核病和愛滋病治療的病人,在到達醫療設施以獲取藥物方面,正面對愈來愈多的挑戰,導致他們治療可能受阻、失敗甚至產生耐藥性。
 
普雷沃說:「目前的局勢不穩,衝突各方不尊重醫療設施,醫療系統又要奮力處理傷者和流離失所者,這場衝突的人道成本正每日上升。在烏克蘭,我們的隊伍全力集中應對醫療和人道需要,但我們擔心隨著嚴冬將至,這些需要將會加劇。」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國際醫療人道救援組織,以中立、獨立及不偏不倚的原則,在全球超過70個國家工作。無國界醫生在衝突中保持中立,獨立於所有政治、軍事和企業目的,並只會基於人們的需要提供醫療護理,不分性別、種族、宗教或政治聯繫。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