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1月下旬,阿米納塔(Aminata Sankoh)的母親開始生病,她們居住在塞拉利昂弗里敦的郊區,雖然阿米納塔早已經在收音機中得悉伊波拉病毒的消息,但她仍毫不猶豫地照顧母親。母親的病情在接下來的七天愈來愈嚴重,到了該星期的最後,母親病逝。
 
就在那個星期,阿米納塔和她的丈夫出現嚴重發燒,阿米納塔回憶說:「我們當時不斷上吐下瀉,真的不斷上吐下瀉。」一天之內,阿米納塔已發現她們一家需要幫助,於是撥打了免費熱線「117」,救護車在廿四小時之內到達。但當救護車到達時,無論阿米納塔怎樣勸說,她的丈夫仍不願離家。最終阿米納塔決定獨自帶同三位孩子上救護車,而救護車載他們到無國界醫生位於弗里敦的伊波拉治療中心。
 
莫捷醫生(Gerardo Muñoz Motiel)憶述說:「阿米納塔剛來到時,病情十分嚴重,第二天她甚至不能下床,嘔吐和腹瀉得十分厲害,我們告訴她:『你需要戰鬥下去,你需要喝水,你需要吃東西。』」 
 
她其中兩位孩子對伊波拉病毒測試呈陰性,並暫由親戚照顧,而五歲的兒子伊什梅爾(Ishmael)*則確診感染伊波拉。
 
及後,阿米納塔的病情漸漸好轉,接受完靜脈注射及其他支援性治療後,她開始能自行進食,而且能緩慢地步行至治療病房旁邊、家人前來探訪時逗留的遮蔭處,雖然她走得很痛苦。那裹有一個橙色的矮圍欄,標示著兩米的安全距離。
 
當時,阿米納塔的五歲兒子伊什梅爾仍然病危,她常常留在兒子的床邊,鼓勵他進食和喝水,慢慢地伊什梅爾的情況開始好轉,而阿米納塔亦關注起病房內的其他兒童。
 
鄰床有個五歲男孩,他躺在床上,不吃不喝。阿米納塔看到這男孩需要支持,就像她的兒子一樣,所以她接手照顧他,幫他洗澡,及勸導他進食和飲水。阿米納塔也接觸病房內其他兒童甚至青年,鼓勵他們要進食和喝水,要堅持下去。她亦會使用在病人區域裡無國界醫生提供的手機,讓病人家屬,特別是幼童的家長,得知親人的最新情況。
 
由於阿米納塔愈來愈了解她同房病人們的情況,所以當醫療隊伍巡房,來到一些沒有氣力說話病童的床側時,她可以提供意見。拉登醫生(Xandra Rarden)說:「她在病房內不斷鼓勵大家,挽救病童的生命。」雖然阿米納塔尚未獲確認為伊波拉康復者,但她已經到達康復階段,有體力關顧他人。
 
康復者在伊波拉護理上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至今沒有伊波拉康復者再度受感染的報告,故此他們可以在不受穿著整套個人防護裝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限制的情況下照顧伊波拉病人。康復者不需要穿著令人窒息的保護衣,也不用被每次只能工作一小時的規定限制,他們只需簡單保護,就能在病房逗留更長時間。
 
莫捷醫生說:「對於病人,特別是兒童來說,伊波拉治療中心是一個孤獨和恐怖的地方,但如果有一些像阿米納塔的人在病房,情況會大為不同。」
 
在聖誕節當日,阿米納塔和伊什梅爾被確認為康復者,醫護人員、衛生人員及其他病人都替他們高興,穿上聖誕節日服裝,伊什梅爾緊緊抓住母親和他的新玩具車,阿米納塔則向她的同房病人揮手示意,並鼓勵最年輕的病人,告訴他第二天他的父母就會來接他離開。
 
阿米納塔回家之路可謂悲喜交集,一方面她的家人和鄰居與她相擁慶賀,但另一方面她為來不及接受治療的丈夫感到痛心,她講述自己在治療中心內求生的動力:「我向神祈求讓我活下去,因為我的丈夫和九位兄弟姐妹已經死了,我需要為了我的孩子而生存。」
 
在弗里敦,無國界醫生聘請了三位像阿米納塔一樣的康復者照顧確診兒童,亦有一位康復者支援健康推廣隊伍,以自己作為活生生的例子,為前來治療中心探訪的親友們提供希望。
 
截至2014年12月31日,塞拉利昂已有9,450人感染伊波拉病毒,當中死亡人數達2,760人,而無國界醫生在當地設立了4個各有100床位的治療中心,治療了1,366位伊波拉病人,當中732位痊癒。第五個中心將會在一月初啟用,集中治療確診伊波拉的孕婦這一個特別弱勢的群體。
 
*病童的名字曾經修改。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