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視缺口將難以終止疫情
 
根據無國界醫生伊波拉治療中心的最新疫情報告,目前在幾內亞、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的8個伊波拉治療中心內僅有50多名患者,這表明新發病例已呈減緩趨勢。然而無國界醫生警告,儘管態勢良好,放鬆警惕將可能危害控制疫情的進展。
 
無國界醫生行動總監德拉維加(Brice de la Vingne)說:「疫情減緩為我們提供了機會,集中精力應付目前疫情應對工作上的嚴重不足之處。目前我們已走上正軌,但除非在新病例預警和感染者追蹤工作上有顯著改善,否則還很難達到零案例。」
 
世界衛生組織上周的報告指出,在幾內亞和利比里亞的新病例中,僅有一半能追蹤到已知感染源,而塞拉利昂目前尚無此資料。德拉維加繼續說:「每一個單獨的新病例都足以令疫情死灰復燃。 我們還遠遠不能放鬆,除非與伊波拉病人有接觸的每一個人都被確認。」
 
以上3個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間幾乎沒有伊波拉接觸者追蹤的資訊共用。德拉維加說:「人們頻繁穿越邊境,因此各國的監測團隊都有必要立即開展合作,防止新病例傳入那些目前還沒有發生感染的地區。這是一個地區性的問題,並不僅僅存在於某一國家,但目前還沒有這樣的合作。」
 
塞拉利昂:病例減少但重災區依然嚴峻
 
在過去兩周,塞拉利昂新報告的病例數達到8月以來的最低點。在偏遠的郊區,例如無國界醫生自2014年6月底開始工作的前重災區凱拉洪(Kailahun)地區,疫情表面上得到了迅速的改善。集早期著重的健康教育、接觸者追蹤和監控,以及一小部分組織共同協作的全面應對,致使該地區的疫情得到控制,自12月12日以來沒有出現新增病例。
 
除這些積極跡象外,某些重災區的疫情依然嚴峻,如首都弗里敦、西部郊區(the Western Rural Area)和洛科港(Port Loko)地區。無國界醫生最繁忙的伊波拉治療中心位於弗里敦的威爾士王子中心(Prince of Wales centre ),截至1月24日共有30名病人。
 
首都弗里敦的貧民區人口擁擠,使病毒的防控工作異常困難。而在其他地方,對每一個伊波拉感染者的接觸者追蹤並沒有系統性的開展,許多接觸者被強制隔離在自家中,並不時面臨食物和飲用水的短缺。因人們害怕被禁錮家中,這些隔離措施使他們不願將生病的家人送到醫院接受及時治療。
 
無國界醫生緊急專案統籌克雷爾(Karline Kleijer)說:「另一個困難是公共醫療系統的癱瘓。這個國家十分之一的醫護人員已死於伊波拉。目前醫療設施一片混亂,非伊波拉患者也得不到所需的治療。」
 
上周,無國界醫生的隊伍在弗里敦為180萬民眾提供了抗瘧疾藥物,是伊波拉疫情爆發以來開展的最大規模的分發工作。
 
幾內亞:歧視和恐懼仍成問題
 
幾內亞的新增病例也大大減少;然而,在全國33個行政區域中仍然有14個被認為是病例「多發」地區。一些原來穩定的區域,如博凱(Boké)、達博拉(Dabola)和 西基里(Siguiri)也開始出現新增病例。
 
在幾內亞,病情監控、健康教育和社會動員還不足夠,未能獲得顯著進展。無國界醫生緊急專案統籌格雷(Henry Gray)說:「醫療人員和倖存者受到歧視,人們仍不願意尋求醫療護理,懷疑並害怕伊波拉治療中心。」
 
無國界醫生目前在幾內亞運作兩個伊波拉治療中心,開展疫情監控、社會動員和控制傳染的培訓。同時一支快速應對隊伍也準備好隨時應對疫情的出現。
 
利比里亞:安全地重開公共醫療系統是當務之急
 
利比里亞的病例數呈最大幅度的減少,目前全國僅有5例確診病例。1月17日,蒙羅維亞的無國界醫生ELWA 3伊波拉治療中心首次沒有患者。而目前該中心也僅有兩名患者。
 
疫情的爆發使原本脆弱的公共醫療系統遭到嚴重破壞,很多醫院被迫關閉。儘管有些醫院正在重新開放,但感染控制對減低伊波拉的風險,重塑公眾對醫療系統的信心至關重要。為此,無國界醫生支援 13間醫療中心開展感染防控工作,同時在蒙羅維亞開設一所100張病床的兒科醫院。
 
無國界醫生的一支快速應對隊伍正在當地開展流動診所,培訓當地醫療人員進行分診和感染防控,並填補基本醫療護理的缺口。在10月至12月期間,無國界醫生為蒙羅維亞近60萬民眾分發抗瘧疾藥物以減輕瘧疾感染的負擔。
 
無國界醫生目前在塞拉利昂、幾內亞和利比里亞運作8個伊波拉治療中心。多支快速應對隊伍能隨時為急診病人提供護理,其他隊伍亦開展疫情監控、社會動員和在健康中心提供感染控制的培訓。自疫情爆發以來,無國界醫生已治療了近5,000名伊波拉患者,約佔所有報告病例的四分之一。此外,無國界醫生分別在利比里亞和幾內亞與牛津大學及法國國家醫學與健康研究院(INSERM)開展兩項臨床治療測試。目前有超過4,000名無國界醫生工作人員在這三個國家開展工作。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