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布魯塞爾行動中心今日宣佈,鑒於蘇丹政府蓄意拒絕組織接觸受困於衝突地區的人士,組織無法再接觸到最有需要的社群,故被迫關閉其在該國的項目。
 
無國界醫生布魯塞爾的行動中心一直集中在蘇丹三個受衝突影響的地區工作,那裡有數以十萬計亟需援助的流離失所者。不過組織被拒前往青尼羅州(Blue Nile State),又被迫關閉在東達爾富爾州(East Darfur State)的項目,加上在南達爾富爾州(South Darfur State)遭遇行政障礙,通通令無國界醫生無法在這些地區應對緊急的醫療危機。
 
無國界醫生布魯塞爾行動中心的行動總監詹森醫生(Dr. Bart Janssens)說:「蘇丹空軍於上周有目標地轟炸位於南科爾多凡州(South Kordofan State)、由其他無國界醫生同僚運作的醫院,正赤裸裸地揭示了蘇丹政府對待國際人道組織的手法。」他續道:「政府總有許多方法,阻止我們接觸最有需要的人群,它亦予以執行。我們從所參加的高層會議中清楚知道,只要軍事行動被放在人道援助之先,在青尼羅州以及達爾富爾南部地區為最受衝突影響人群提供的人道援助,必定會繼續被阻撓、限制。」
 
2011年秋季,蘇丹軍隊與蘇丹人民解放運動(北方局)在青尼羅州爆發衝突,無國界醫生一直被拒前往當地。2011年至2012年間,無國界醫生救援隊在邊界另一方的南蘇丹難民營,面對一場證據確鑿的醫療災難,數以十萬計蘇丹難民驚恐之下湧過邊境,有人在路上喪失性命,有人過於虛弱,剛到達南蘇丹就死去。難民營的死亡率,是公認緊急死亡率門檻的兩倍。自衝突在青尼羅州爆發以來,這個州變成禁區,不容許任何國際救援人員進入。詹森醫生表示:「即使難民仍然受困,完全依賴人道援助以生存,但是他們極度害怕返回蘇丹。我們一如既往,協助能夠逃到南蘇丹的人,但在蘇丹的救援隊連評估需要亦不被批准,更遑論提供援助。」。
 
在東達爾富爾施里亞鎮(Shaeria),無國界醫生原本設有一個醫院兼流動診所的項目。2012年12月,組織的救援隊員突然被補並逐離當地。儘管無國界醫生曾作出多次要求,並參加高層會議,但從未獲得解釋。無國界醫生目前無法在該區工作。
 
在鄰近南達爾富爾首府尼亞拉(Nyala)的埃爾塞尼夫(El Sereif)流離失所者營地,無國界醫生救援隊受阻撓,無法進行急需的緊急額外救援工作。無國界醫生原本在營內設有醫療項目,但2014年3月至4月間新一批逃避暴力的流離失所者湧到時,一支具急需用以加強應對能力的緊急救援專家,不獲發出入許可前往營地。當時,營地的清潔飲用水供應,不及公認緊急危機最低水平的三分之一,經水傳播的疾病如戊型肝炎肆虐,亟需緊急應對以搶救人們的生命。
 
詹森醫生說:「無論我們透過對話以及會議、經具影響力的合作夥伴尋求談判,還是在媒體發聲,似乎都沒有絲毫效果。」他說:「根據我們的經驗,蘇丹政府安排會議,專為阻止國際援助,而非提供便利。在當前狀況下,我們作出了極之悲哀的結論——在三個主要受衝突影響、需要無國界醫生的地區,我們無法進行緊急以及救命的工作。」
 
與暴力和流徙相關的需要,明顯擴大至蘇丹其他地區。2014年聯合國年終數據顯示,在大範圍的達爾富爾地區,約有40萬新近流離失所者;全國各地共有230萬人流離失所,690萬人需要人道援助。
 
無國界醫生布魯塞爾行動中心堅守承諾,希望為在蘇丹受衝突影響的人群提供緊急護理,亦會繼續通過所有途徑予以實踐。
 
無國界醫生是一個國際人道組織,共設有29個辦事處,其中5個為行動中心,直接管理全球約70個國家的救援項目,分別位於法國、比利時、荷蘭、西班牙及瑞士。
 
無國界醫生從1979年起在蘇丹工作。2009年3月,組織的荷蘭阿姆斯特丹以及法國巴黎行動中心,跟其他11個國際救援組織被逐離達爾富爾。無國界醫生另外3個行動中心繼續在蘇丹工作。但自2011年開始,有關當局就人道救援准入施加限制,令比利時布魯塞爾行動中心集中在青尼羅州、東達爾富爾和南達爾富爾的工作,變得愈來愈不可能。目前,無國界醫生其他行動中心繼續在蘇丹工作,但法國巴黎行動中心繼今年1月20日位於弗朗達拉(Frandala)的醫院被有針對轟炸後,暫停在南科多凡州的救援行動,直至另行通知。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