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維最近正遭遇著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水災。災後三星期,災民仍在奮力求存,並為著艱苦的將來作最好的預備,例如要準備一個新生命的來臨。
 
瑪堪加(Makhanga)是一個有5.000名居民的聚落,位於一個勉強可稱為山丘的地方,但其實地勢只比馬拉維南部的廣闊平原略高。貝麗特(Berita)是這裡的居民,在洪水侵襲時並沒有逃走,因為已經無處可逃,也因為她懷了8個月身孕。
 
洪水在晚上來到,貝麗特在凌晨3時醒過來,發現水已經滲入屋內,沾濕了她的被窩。水位緩慢上升,及至腳踝、再及至膝蓋……直到午夜,水位已經升高至窗台。洪水吃掉了足夠村民溫飽的玉米田,污染了多個家庭賴以維生的井水,更為當地的診所蓋上了一層厚厚的泥濘,診所裡的藥物、儀器及其他東西都無一倖免。
 
除了往高處走之外沒有任何出路,但除了樹木之外他們已沒有更高的地方可去。貝麗特的丈夫馬蒂亞斯(Mathias)只好拖著笨重的太太和5個孩子,在大雨中攀上樹幹,全身都被淋濕。他們在上面等候了4天,期間嬰兒不斷踢著母親的肚皮。
 
時間到了。1月22日星期四的清晨,在洪水退卻並捲走貝麗特所有財產的13日後,她感覺到腹中嬰兒已經預備好出生,即使母親還沒準備就緒。貝麗特憶述說:「我們到了診所,但診所關門了,沒有人幫到我。有人叫我稍候片刻,因為有一架直升機正駛來,可以接我去另一間診所。」當時,瑪堪加已成為與全國隔絕的孤島,只有緩慢地從空中投下的救援物資。
 
無國界醫生馬拉維籍的護士兼助產士卡沙盧(Clive Kasalu)憶述說: 「我們的直升機降落時,有人告訴我們說有位婦女正在陣痛,但沒有人懂替嬰兒接生,所以把這重任交付給我。」卡沙盧擁有14年經驗,並帶備了緊急分娩醫療包,他有信心能順利完成任務,但由於情況特殊,「我們也要隨機應變。」無國界醫生團隊曾在瑪堪加工作三天,但診所只有部分地方恢復好。卡沙盧找來一個助手,當他專注為孕婦接生時,助手則「為尋找清潔的水而四處奔走」。
 
不到一小時,貝麗特躺在一張簡陋的病床上,她大汗淋漓,正經歷著分娩疼痛,而她的村長丈夫馬蒂亞斯只能在外面憂慮地等待,因父親參與接生是當地的禁忌。到了中午,瑪堪加新增了一位村民:一個健康地哭鬧著、餓著肚子的2.9kg女嬰。
 
洪水來襲後三星期,瑪堪加仍是個與外界隔絕的孤島,雖然無國界醫生定期透過直升機提供醫療支援,協助居民生活下去,但這場老村民記憶中馬拉維遭遇過最嚴重的水災,其所帶來的影響,相信在數個月後仍可以感受到。貝麗特說:「我很高興我們母子平安,但我們沒有足夠的食物、潔淨的飲用水甚至任何衣服。」他們一年前用磚和泥建成的房子仍在,但表面充斥著洪水的傷疤。由於其他失去家園的親戚都來暫住,房子變得非常擁擠,現在有13人住在這只有一間睡房的房子裡。她家族農田最近才播種,現在已被徹底摧毀,未來數個月的收成也沒有指望。
 
生活艱難但仍要繼續下去。
 
至今一星期大的女嬰還未改名。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