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有75間由無國界醫生管理或支援的醫院遭到轟炸。這違背了戰爭規範中的最基本一項,即是應為醫療設施和病人提供保護,不論病人是平民還是參戰者。除醫院之外,在敘利亞、也門、南蘇丹、阿富汗和其他地方,平民被不分清紅皂白的攻擊導致受傷或死亡。與此同時,在歐洲及其他地區,針對難民和移民的對待顯示出令人震驚的不人道。召開一個人道峰會, 讓各國政府、聯合國機構和非政府組織聚在一起討論當前最緊迫的問題,成為了前所未有的需要。因此,本月召開的世界人道主義峰會(下稱「人道峰會」)本可以成為一個完美的機會。
 
無國界醫生在過去18個月間一直積極參與了人道峰會的過程,其中包括就各種不同主題准備簡報,這都表達了我們參與其中的意願。在開放人道界別,以涵蓋更多人道組織,以及促成了一個一個包容的過程方面,人道峰會都做出了很好的工作。
 
儘管如此,令人遺憾的是,我們決定退出此次峰會。我們不再寄望人道峰會能處理人道行動和緊急回應行動的弱點,尤其是在有衝突或疫病流行的情況。相反,人道峰會似乎將關注點放了在把人道救援變成發展和災後恢復能力這較廣泛的議題的一部分。更進一步的,峰會忽視了應強調國家的責任去堅守和實施他們已經簽署的人道及難民法。
 
令人震驚的違反國際人道法和難民權利的情況,每天仍然持續,但人道峰會的與會者則只會被迫就一個不確切的良好意願達成共識,去“堅守規範”和“結束需求”。峰會已經成為一個善意的幌子,令這些違反人道法和難民權利的情況,尤其是由國家造成的,得以被忽視。
 
峰會的參與者,無論是各國還是聯合國機構、非政府組織,都會被要求發布新的、雄心勃勃的“承諾”。但是把不論能力和責任都不及國家政府的非政府組織和聯合國機構,與國家放到同一層面上,峰會就會相應減少國家應負的責任。除此之外,這樣沒有約束力的承諾,意味著最終只有少數幾個參與者將會承諾過去他們未曾承諾的事。
 
我們希望人道峰會能推動這些至關重要的獲得援助和保護的問題,強調人道救援獨立和不偏不倚的角色,以及加強對改善緊急回應行動的關注。不幸的是,峰會並未能這樣做到,代之以雄心勃勃的“採取不同的救援方式”和“終結需求”作為重點,這些動聽的詞彙將隨時把人道援助溶化消失,成為更廣泛的發展、和平建設和政治議題的一部分。
 
我們再也看不到人道峰會可以如何幫助整個人道界別應對很多情況所導致的龐大需要,包括︰在敘利亞、也門和南蘇丹發生持續針對病人和醫護人員的暴力事件;一些渴望逃離的平民被困在約旦、土耳其和馬其頓邊境;想要在希臘和澳洲尋找安全避難所的難民和移民遭到不人道的對待;在伊波拉爆發時我們面對的救援行動嚴重不足的情況,在目前於安哥拉的黃熱病爆發再次出現,儘管規模較小;一些國家嚴重限制人道援助,令人們得不到基本服務;以及持續缺乏有效的動員機制,去應對在剛果民主共和國反復出現的疾病爆發。在所有這些情況下,國家造成上述問題的責任,和人道體系應對能力的下降而導致更多痛苦和死亡的問題,將不會得到應對。
 
基於這些原因,無國界醫生決定帶著極大的失望退出了世界人道主義峰會。
 
如欲更多了解無國界醫生就世界人道主義峰會的反思,請參閱最新報告 EMERGENCY NOW: A call for action beyond summits (按此閱讀︰繁體中文翻譯版本)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