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出現首次伊波拉疫情爆發跡象至今已經兩年,但國際人道救援組織無國界醫生警告指,現在全球對於應對這類緊急情況的準備,只比當時稍微增加;同時,必要藥物的研發不足以及昂貴的藥價,都迫切需要聚集在日本的世界領袖作出聯合行動。
 
全球醫療系統:「不要建造沒有急症室的醫院」
 
接下來兩天,G7各國領袖聚集在伊勢志摩,無國界醫生強烈要求他們作出勇敢的承諾,將應對緊急公共衛生危機的方法置於全球醫療系統的核心。
 
無國界醫生(瑞士)救援行動醫療顧問魯爾醫生(Dr Monica Rull)說:「各方必須特別關注公共衛生緊急情況的應對,以確保它成為衛生安全與全民健康覆蓋等討論的核心。」她續說:「強化緊急應對工作必須基於受困於災難中的人的醫療需要,而不是只在被視為國際安全威脅時才啟動。」
 
值得稱許的全民健康覆蓋目標,是為了讓人們不需再因經濟困難而無法獲得醫療護理,我們需要為此努力。
 
但很明顯,從今年稍早西非伊波拉的零星病例,到現在於安哥拉爆發的黃熱病疫情,都可以看出應對大規模流行病的需求與威脅仍然持續。
 
今天的狀況是,某些脆弱和發展中的國家,對緊急情況的回應能力仍極度受限。G7各國應該藉此機會帶領國際社會,在那些無法獨自應對的國家,或是為那些被忽略或邊緣化的群體,做更多工作來填補缺口。
 
無國界醫生(日本)總幹事柏汀(Jeremie Bodin)說:「強化全球醫療系統,卻沒有增加能力與資源來回應緊急情況,就像是建造了一間醫院,卻忘了建造急症室。」
 
降低救命藥物的價錢:在法國的領導下讓病者有其藥
 
無國界醫生歡迎法國政府帶頭將病者獲得藥物的議題,包含高昂藥價、以及缺乏必要藥物研發的議題,放置於議程首位。然而法國政府已面對其他G7成員,就主導處理病者獲得藥物的議題(包含定價問題)發表明確聲明的建議,提出的強烈反對。
 
G7各國應該要改變方針,不只是將此一討論放在優先的位置,也要強烈支持聯合國秘書長「獲得藥物」的高層小組。該小組將會在九月於紐約舉辦的大型會議作出結論。同時無國界醫生促請其他G7政府不要屈服於藥廠的遊說壓力,在峰會期間與之後漠視或破壞這些討論。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的醫療統籌埃爾德醫生(Dr. Greg Elder)說:「每天在我們的前線項目中,都看到人們要面對藥價過高,或是根本沒有治療方法所造成的影響。」他續說:「今日這已是一個全球危機,值得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採取行動。全球的目光正關注各國政府終於不再把頭埋在沙中,並找到解決方法讓所有人可以獲得讓他們活下去並保持健康的藥物。各國政府也必須意識到,若不正視高藥價問題,全民健康覆蓋將只會是個不可能的夢。」
 
公眾目光已經開始關注丙型肝炎新藥的昂貴價格,藥廠定價每藥丸高達1,000美金(或是每個療程近10萬美元),導致這個擁有1.5億患者、每年殺死70萬人的致死疾病,在全球的治療受限。
 
今日,即使新藥可以在12周內治癒病人,丙型肝炎在美國仍是傳染病死亡個案的主要原因。與此同時,近來英國政府的報告預測,在2025年前耐藥感染每年將奪走1,000萬人性命,人們亦因缺少治療耐藥感染的抗生素而愈趨憤怒。
 
伊波拉是另一個沒有現存疫苗或治療藥物來應對失控疫情的明顯案例。這些例子反映藥廠必須改變研究執行方式,讓研究滿足到必要的醫療需求,讓人們能夠用可負擔的價格來獲得必須的藥物。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的埃爾努(Nathalie Ernoult)說:「政府必須停止將商業置於人命之上,」她續說:「時間正在流逝,所有人正仔細檢視G7各國政府會如何邁出下一步。」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