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 廖滿嫦醫生
全球移民契約會議
2018年12月11日
 
 
感謝各位今天蒞臨,共同關注移民局勢所帶來的挑戰。
 
在上周,無國界醫生被迫終止在地中海的搜救行動。一系列險惡的法律和監管障礙,使我們的搜救船「Aquarius」不再獲准離開港口,更遑論拯救地中海上面對溺斃風險的人。
 
隨著「Aquarius」的搜救行動被蓄意破壞,最基本的人道與法律承諾——在海上救助生命——都蕩然無存。
 
同樣在上周,有15人滯留在利比亞外海的一艘船上 ,最終因飢餓和缺水而亡。還有多少生命像這樣溺斃而不為人所知?
 
許多歐洲公民和市長積極動員接收獲救的人們,展示了他們的慈悲之際,歐洲各國政府不但拒絕進行搜救,更蓄意破壞他人拯救生命的努力。
 
拯救生命,是沒有協商的餘地。拯救生命是現時我們所做的事情、將來我們會繼續堅持做的事,也是我希望你們一同來捍衛的使命。拯救生命是《全球移民契約》的一部分。
 
無論各國是否願意擁護《全球移民契約》,他們仍受國家、地區和國際性法律約束。這份契約是建立在已有責任之上的,任何人無論身處何地都不應被視作如商品般可隨意處置。無論他們為何要離開自己的故鄉,人人都需受到保護,以免於暴力和剝削。
 
全球有數以千萬計的人正處顛沛流離之中。這些人不會憑空消失。
 
從南非和墨西哥的邊境,再到馬來西亞、印尼和歐洲的海岸線,從利比亞到瑙魯,再到紅海,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都直接面向著現行移民政策的殘酷無情。
 
那些強加於人的暴力和苦難,規模之大讓我們震驚:人們因各國的限制而被困於法律灰色地帶、人們被任意關押、人們被人口販運集團虐待。
 
而各國政策卻令數百萬人的痛苦更深。
 
我們必須面對現實:旨在阻擋移民的不人道政策,並不能阻止人們流徙。這些政策只會讓有關部門以及從這些脆弱的人群身上獲利的犯罪團體變得更為腐敗。這些政策把需要幫助的群體當罪犯看待,將他們推到無情的剝削者手中。
 
不論這些政策的制定是源於對現狀的缺乏了解,還是故意與腐敗和犯罪共謀,結果都是一樣的:它們未能制止移民,他們在殺人。
 
作為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我親眼目睹過可怕的場景。去年我在利比亞的拘留中心裡看到了那些人。絕望的人群擠在骯髒的房間裡,困在那裡,被奪去一切的希望。
 
不論男女都提到了他們在旅途中遭遇的極端暴力和剝削。女人們說到被強暴,然後被迫致電家人要錢的經歷。無人陪伴的未成年人以及孕婦被關押在沒有任何醫療護理的地下室。他們含著眼淚,乞求著屬於他們的自由。
 
儘管有大量的媒體報道,直到今天我們在這裡開會商討對策,那些駭人聽聞的暴力受害者仍然被關押在利比亞的官方拘留中心,還有那些我們無法進入的秘密監獄內。
 
今年1月到10月之間,利比亞海岸防衛隊遣返了超過14,000名試圖穿越地中海的難民和移民。被遣返利比亞,意味著那些被虐待和剝削的倖存者們被送回沒有任何基本人權和被肆意虐待的拘留中心。
 
我們還看到政府和歐盟自相矛盾的行為。一方面官員們承認這些人不應被送回利比亞, 另一方面他們暗地裡反對搜救。他們制定政策,培訓並裝備海岸防衛隊來強迫人們返回利比亞。
 
數周前,我去了墨西哥和中美洲。在那裡,人們逃離了家鄉的暴力和生命威脅,卻走進惡夢般的剝削與虐待輪迴中 。
 
他們都知道自己將會在逃命的路途上遇到這些事,但即使知道要冒如此大的風險,人們也沒有停下逃亡的腳步。
 
女性想方設法地避孕,因為她們在沿途極有可能被強暴。這些人不得不選擇:要麼困於家鄉的暴力,要麼奔向遠方渺茫的希望。
 
在墨西哥,無國界醫生醫治的移民之中,有68%的人表示自己在前往美國的途中遭受暴力襲擊。三分之一的女性遭性侵犯。我們在墨西哥進行針對移民和難民的診症治療,當中四分之一都與外傷和故意傷害有關。
 
在各地流離失所的人都遭遇了相同的經歷。儘管逃亡定必伴有可怕的風險,但面對極端暴力或絕望,人們仍認為值得一試。這是求存者才須有的抉擇,而任何人不該落入這被迫選擇的境況。
 
在10月份,瑙魯當局要求無國界醫生在24小時內撤出該國,放棄治療當地受到精神健康危機折磨的人。我們在瑙魯提供治療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之中,有30%曾嘗試過自殺,60%考慮過結束生命。
 
在希臘萊斯沃島,四分之一參與了我們的小組治療項目的兒童曾試過自殘、有過輕生念頭,甚至嘗試過自殺。一年多以來,我們的團隊一直為當地的緊急精神健康危機發聲,但情況沒有任何好轉。
 
以上這些是所謂「成功」的限制移民政策背後所付出的生命代價。這些政策不會把只是想尋求安全或是更好生活的人們當人看待,而是在殺人。
 
《全球移民契約》已成為重點討論的政治議題,惟相關討論遺忘了契約的核心:人命。
 
我們目睹了把逃離暴力和貧窮的行為罪犯化、非人化,把這些人刻劃成某種病毒一樣,彷彿他們是恐怖的、應受遏制的。
讓我們明確一點,現行政策令流離失所者身陷虐待和剝削。他們被任意拘留,遭人口販運者虐待、性侵,還被迫賣淫。
 
對我們而言,拯救生命不是一項罪名。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幫助也不是一項罪名。然而,縱觀全球,我們的醫療項目遇到了種種官僚制度的阻礙、法律上的挑戰,甚至還遭暴力相向。那些想辦法為流離失所者提供幫助的人們,受盡了詆毀、恐嚇以及威脅。
 
儘管如此,全世界仍然有許多人、許多團體堅定地站在人道政策的一方,並採取行動去減少人們的苦難。我們看到了有一些人為移民敞開家門,也有一些人為流離失所者提供公共廚房讓他們可以吃一頓飯。一些市長也在自己的城鎮裡提供援助。
 
在此我強烈要求各位不要放棄。我們需要你們的支持,你們的行動至關重要。
 
無國界醫生歡迎一份真正將「人」放在核心位置、紓解現今政策所導致的深重苦難的移民契約。
 
我們不能對顛沛流離者所承受的暴力視而不見。我們不能漠視他們的絕望。我們不能假裝我們不知道這一切正在發生。
 
為人道政策而奮鬥。
 
站出來反對將移民罪犯化的政策。站出來反對將拯救生命的行動定罪。
 
移民不是罪犯。拯救生命不是罪行。
 
作為政府代表,你們可以、也必須行動。
 
這關乎諸多生命。
 
謝謝。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