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4年底以來,尼日爾南部迪法區(Diffa Region)陷入武裝衝突。25萬人被迫逃離家園,當中三分二是兒童。打鬥、逃亡、損失都對人們的生命帶來災難性的影響。哈利薩、穆罕默德、阿桑、艾莎、瑪麗亞姆和伊薩正是直接受無情暴力傷害的兒童。他們參與無國界醫生在迪法區開展、協助受害者的心理健康項目。以下是他們的故事。
 
欣達杜(左)、哈利薩(右上)和穆罕默德(右下)。© Juan Carlos Tomasi/MSF

23歲的欣達杜和她的兩名弟妹,14歲的穆罕默德與13歲的哈利薩來自尼日利亞北部。他們被一個武裝組織綁架,被囚禁數月後成功逃脫,與家人團聚。欣達杜訴說她有關失落和動盪的故事。
 
「(爆發衝突)以前,我們有資產,我們擁有一切。父親在一畝大田裡種小米、大米和粟米。
 
衝突奪去我們的一切。我們的村裡有很多人被殺。我們逃離衝突時,在缺水的情況下步行長達4天,最終多名親戚渴死。
 
我的三名兄弟、妹妹和我都被一個武裝組織綁架。組織要求我與他們其中一人結婚,但因為我已婚,所以我拒絕。他們威脅我,如果我不肯接受新的婚姻,他們就要殺我,但我堅定地拒絕了。為了再折磨和恐嚇我,他們將我囚禁了10日。幸運地,在他們安排一個丈夫前,我與哈利薩、穆罕默德一起成功逃脫。我們先去到圖穆爾(Toumour;尼日爾的一條村,鄰近尼日利亞邊境),然後再到金詹迪(Kindjandi)。我們與父母親戚團聚,現時我的家共有10人。我們逃跑時,同樣被綁架的另外兩名兄弟未能成功逃脫,他們至今下落不明。我有兩名孩子由我獨立撫養,因為我的丈夫到了尼日利亞尋找食物,有時候我能夠透過電話通訊瞭解他的情況。
 
與武裝組織僵持的日子給我的弟妹帶來後遺症。當我的妹妹與一群人在一起時,她顯得安好;但當她獨處時,特別是在晚上,她會發噩夢。她總是坐立不安。我的弟弟也會發噩夢,因為他目睹武裝組織殺人——在他的面前殺了一男一女。我們來這裡找尋可行的解決方法,協助他康復。」
 

阿納什。© Juan Carlos Tomasi/MSF

12歲的阿納什和他的父母在四年前離開尼日利亞。阿納什的父母是小商人,家境良好,但衝突導致他們必須捨棄一切。阿納什有6名兄弟姐妹。10個月前,他的父親到乍得求職,以維持生計。
 
阿納什的母親告訴我們:「當我們的城鎮被襲擊,我們徒步逃亡。到處都是死者和走失的人。我的侄子被槍殺了。我的兒子看到人們被武裝組織殺死,看見屍體。他目睹一切。每當他回想起這些事就會哭。這個經歷令他不想加入任何群體,拒絕進食。有時候有人呼叫他的名字,他充耳不聞。在他參加無國界醫生的項目後,情況有改善。他恢復進食和與朋友結伴玩耍。現在當有人呼叫他,他會回應。他的哥哥也正面對同樣的問題,我也要帶他參與無國界醫生的項目。」
 
艾莎。© Juan Carlos Tomasi/MSF

九歲的艾莎和她媽媽法蘇瑪
 
法蘇瑪:「武裝團體攻擊我們的小村莊,逼我們逃走。我們聽到槍聲,然後我有個表親在我們逃跑時被流彈打中。我們在一個叫卡納馬(Kanama)的城鎮避難,但那裡沒有吃的,也很難取水,而我的孩子一直哭。接著我們前往尼日爾。艾莎到這以後不再玩耍,且總是獨自坐著。她食不下嚥,體重不斷下降,夜裡還會被噩夢驚醒,然後爬起來、跑著逃出村子,我則在後面追她。這個項目幫了她很多,她再也不會作噩夢了,現在也會出門跟其他朋友一起玩。家裡9個孩子中,她是唯一一個有這些狀況的人。我從沒想過有天我們會在流離失所者營地裡落腳,但我也不想回尼日利亞,至少在這裡我們還有些東西能吃。」
 

瑪麗亞姆。© Juan Carlos Tomasi/MSF

十歲的瑪麗亞姆和她的祖母艾莎
 
艾莎:「我是瑪麗亞姆的祖母。因為一場攻擊行動,我們逃離了自己的村莊。我們家裡有些人被殺了,其他人則被綁架,瑪麗亞姆目睹整件事,還看到屍體。她在逃難時和父母及兄弟姐妹走散,就算到現在,她都不知他們發生了甚麼事,是生是死。在金詹迪的生活很艱難:我再也無法工作,沒東西可吃,也沒人能幫我們。瑪麗亞姆為了果腹,用她小小的杯子向人討錢。某天,有個男人喊她的名字,把她從路邊帶走,那男的給她餵藥,強暴了她,還把她留在家裡過夜。我一直在找她,但就是找不到。隔天早上,有個小孩看到她並帶她回家,她哭個不停。最後,我們來到這裡,她開始接受治療。她仍然需要協助,自從那些人給她餵藥以後,她整個人都變了,不像以前的她了。」


伊薩。© Juan Carlos Tomasi/MSF

十歲的伊薩和他的祖母,他們是來自尼日利亞的難民
 
伊薩的祖母告訴我們伊薩的故事:「博科聖地(Boko Haram)來到我們的村莊,從車上開火,我們全家只能逃跑;伊薩因為落單,就被那群人綁架了。博科聖地問他要去哪,他回答在找父母親,他們就答應會帶他回家。伊薩被留在博科聖地那六個月,我找不到他,寢食難安,每天只能想著他,以淚洗面。當我終於找到孫子時,我非常開心,因為要是沒有他,我就是孤身一人了。
 
跟伊薩一起被綁架的孩子中,有個男孩會抽煙,而且剛好被博科聖地的人看見他手上拿著香煙。抽煙是被禁止的,於是他們就殺了他,而伊薩目睹一切。某天,博科聖地成員發現有一架飛機在附近飛行,全都躲了起來,於是伊薩抓住機會逃跑。他在途中遇到了一些富拉尼人,帶他去圖穆爾。在那裡,他們說有個走失的男孩在找爸媽,並附上我的畫像;有人認出我,我們就是這樣團圓的。但從那時開始,他一直如坐針氈般,早上走出家門後就不願回來了,我得去把他帶回家。我非常擔心,因為我甚至不知道他不在時到底都跑去哪了。」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