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nes Varraine-Leca/MSF
 
 
2018年初,塔伊茲(Taiz)與荷台達(Hodeidah)之間的前線上,胡塞武裝組織(Ansar Allah)與沙特阿拉伯─阿聯酋領導的聯軍支援的部隊衝突加劇。聯軍部隊推進至紅海邊、具戰略價值的荷台達港,並於同年6月13日向市內發起攻擊。
 
為了阻止聯軍地面部隊繼續推進,該地區的道路和田野裡被埋了上千枚地雷和簡易爆炸裝置。然而,這些致命危險品的主要受害者卻是平民,有許多人因在無意間踩中爆炸裝置而喪生或終生傷殘。
 
無國界醫生2018年8月在塔伊茲省的穆哈(Mocha)市設立了一間醫院,醫療團隊在此為被地雷炸傷者進行緊急外科手術,其中三分之一是孩童。無國界醫生促請有關當局及專業組織加快清除地雷,以減少在平民區因爆炸裝置死亡或受傷的人數。
 
2018年12月,這間由帳篷搭成的醫院,院子裡響著警鐘,提醒大家有更多病人將被送來。一輛裝有火箭發射器的農夫車在急症室門前急速停下,並卸下四名傷者,兩個是倉促以繃帶包紮的孩子,另外兩位則已經身亡。就在幾個小時前,他們和家人在約30公裡外毛札(Mawza)的田野裡活動,有人踩到了地雷。
 
 
©Agnes Varraine-Leca/MSF
 
 
©Agnes Varraine-Leca/MSF
 
 
 
跟他們一樣,14歲的納賽爾(Nasser)被爆炸的地雷所傷。他左手上的一道疤,正是幾年前被枚子彈打中拇指後的截肢位置。他第一次靠拐杖站起來,試著平衡身體。12月7日,納賽爾和叔叔、堂兄弟在塔伊茲省馬弗拉克穆哈(Mafraq Al Mocha)的田野牧羊時,踩到了地雷。
 
當天稍晚,納賽爾在50公裡外、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外科醫院裡接受手術,右膝以下的腿需部份截肢。由於少了一根拇指,使用拐杖對他來說相當困難。醫院有三間病房,無國界醫生的物理治療師法魯赫(Faroukh)在其中一間病房裡,幫助納賽爾在十張床之間練習步行。法魯赫說:「骨頭都碎掉了啊,沒有甚麼可以保存的地方。」
 
那次事件後,納賽爾的父親穆罕默德就對在馬弗拉克穆哈的田野裡走動非常擔心:「我們知道城鎮周圍都已經埋了地雷,但問題是不知道到底在哪裡。」能夠顯示出地雷區的指標少之又少,只有幾顆被塗上紅色的石頭能標明安全的路線。每天傳來的低沉爆炸聲,顯示又有爆炸裝置被引爆了。
 
 
納賽爾(中)和他的父親穆罕默德(左),攝於穆哈無國界醫生外科醫院的病房裡。 ©Agnes Varraine-Leca/MSF
 
 
一而再遭受懲罰
 
在爆發衝突前,穆哈(Mocha)與前線之間是農地。衝突爆發後,鄰近戰區的城鎮和鄉村很多居民已逃離家園,例如海斯(Hays)和馬弗拉克穆哈(Mafraq Al Mocha)。無國界醫生在該區支援醫療設施。附近的農田滿布地雷,以防軍隊進一步推進,但同時令農地無法耕種,剝奪居民生計。
 
 
 
©Agnes Varraine-Leca/MSF
 
 
©Agnes Varraine-Leca/MSF
 
距離穆哈45分鐘車程的毛札區,人口已減少一半。無國界醫生在也門的項目主管夏董說:「住在這裡的人一而再受到懲罰。地雷不只炸傷了他們的孩子,更令他們未能在田裡耕種。他們失去收入來源、食物及家人。」
 
在2018年8月至12月期間,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團隊接收和治療了超過150人,他們被地雷、簡易爆炸裝置和以往未爆的炸彈所傷,當中三分一人為兒童,事發時他們正在田裡玩耍。因為終身傷殘,他們前路茫茫。
 
地雷造成幾代人傷殘,影響深遠;不只是個別家庭,整體社會都受到影響,因為受害者傾向依靠他人,卻同時會自我孤立。地雷亦令人們未能在農地上耕種,對以此作為主要收入來源的家庭造成沉重經濟負擔。
 
 
 
 
©Agnes Varraine-Leca/MSF
 
 
©Agnes Varraine-Leca/MSF
 
 
清除地雷行動不足
 
成千上萬的爆炸裝置,在往後數十年危及也門人的性命。總部設於英國的組織「衝突軍備研究所」(Conflict Armament Research)最近一份報告指,胡塞武裝組織大規模生產地雷和簡易爆炸裝置,以及使用對人、車輛和海軍造成殺傷力的地雷。根據也門排雷行動執行中心(Yemen Executive Mine Action Centre)的數據,也門軍隊在2016年至2018年間清除了30萬枚地雷。
 
清理地雷行動幾乎由軍隊全權管理,集中在道路和戰略基建,甚少關注平民區。無國界醫生在也門的項目主管夏董說:「清除地雷的專家組織和當局必須加緊清除相關地區的地雷,以減少受害者人數。」
 
除了清理戰略地區的地雷外,平民區亦急需清除各類地雷和爆炸裝置——不只是民居,還有農地,這樣人們才可安全復耕。
 
 
  
         
阿里居住在毛札。因為與朋友的約會遲到了,阿里穿越一畝田,踩中一枚地雷。地雷爆炸,嚴重炸傷阿里的右腿。他的右腿最終需要截肢,左腿因為小兒麻痺而萎縮至如小孩般,用拐杖行走並不容易。阿里每周兩次到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醫院進行物理治療。©Agnes Varraine-Leca/MSF 
 
 
 
奧馬爾在2018年3月受傷,當時他正提著燃料去找外公。由於附近沒有可為他做手術的醫療設施,他被直接送往亞丁(Aden)。無國界醫生其後於2018年8月在穆哈開設醫院,為在塔伊茲和荷台達戰線中的傷者,以及分娩時出現併發症的孕婦提供緊急治療和做手術。©Agnes Varraine-Leca/MSF
 
 
醫療荒地
 
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醫院裡,醫護人員每天從未間斷地收到像阿里和奧馬爾這樣被戰爭所傷的病人。他們活在塔伊茲和荷台達間的戰線。2012年,無國界醫生在距離荷台達450公里的亞丁開設創傷醫院。盡管在亞丁也有醫療服務,大部分也門人沒有錢求醫,或者付不起去看病的交通費。
 
亞丁距離荷台達6至8小時車程。對於居民而言,兩城之間已經成為一塊醫療荒地。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醫院是當地唯一具備手術室、可以施手術的醫療設施。
 
 
 
 
2018年12月13日,來自塔伊茲省毛札、被地雷傷及的一名兒童在無國界醫生在穆哈的醫院的急症室接受治療。他的三名親戚也在爆炸中受傷——當他們一起送到醫院時,其中兩人已經死亡。孩子的顱骨、手臂和臉上都有地雷碎片,他被送到亞丁去做磁力共振掃描。©Agnes Varraine-Leca/MSF
 
 
手術室的護士胡斯尼(Husni Abdallah)說,「荷台達和亞丁之間的沿岸地區偏遠又貧瘠,人們無法獲得醫療服務,當他們需要接受手術時,我們的醫院就是他們唯一能夠去到的地方。他們基本上都是戰爭傷者。有些人未能及時抵達穆哈,因而被原本可以治療的創傷奪去生命。亦有孕婦在分娩時缺乏足夠的醫療護理而死亡。」
 
 
2018年12月7日,無國界醫生在亞丁的醫院裡,18歲的優素福(Youssef)剛在亞丁完成學業,他的家人也生活在那裡。一枚反車輛地雷在荷台達Kilo 16地區附近爆炸,在車裡的他也受傷了。一開始,他被送到穆哈,在那裡被截掉了右臂,之後被轉介到亞丁去接受開腹手術,清除腹內金屬碎片。©Agnes Varraine-Leca/MSF
 
 
胡斯尼續說:「戰爭的傷者往往很遲才來到穆哈,其中很多人情況危急,因為活在戰線上,他們得不到應有的穩定病情措施,從而出現感染。地雷會導致尤其嚴重的創傷,所以我們會看到複雜骨折的病例,難以施手術,病人經常不得不接受截肢,之後需要月復一月的復健。」
 
納賽爾的叔叔和侄子同時受傷,地雷爆炸的碎片彈進納賽爾的叔叔的眼睛裡,他被直接送到離穆哈270公里、無國界醫生在亞丁的醫院,接受所需的專門治療。自從無國界醫生在穆哈開設醫院,醫護人員已經提供了超過2000例急症診症,並進行約1000宗手術。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