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在日內瓦召開記者會表示,剛果民主共和國史上最大的一次伊波拉疫情爆發已七個月,社區內缺乏信任的氣氛日深,伊波拉的應對措施仍未能控制住疫情。從今年初起,超過四成新增病例發生在曾有人死於伊波拉的社區內。在疫情爆發的中心加多亞(Katwa)和布騰博(Butembo),四成三患者是在過去三周內感染伊波拉病毒,他們與其他病例的聯繫尚未查明。
 
無國界醫生國際主席廖滿嫦醫生(Dr. Joanne Liu)表示:「我們面臨著明顯的矛盾:一方面,使用疫苗和新療法等創新醫療手段,迅速且大規模地應對疫情,醫治及時前來尋求治療的人,已有不錯的成果;然而另一方面,繼續有人因伊波拉在社區中死去,他們對伊波拉應對方沒有足夠的信任,不願前來尋求治療。」
 
上周接連兩間治療中心遇襲後,無國界醫生暫停了在北基伍省(North Kivu)加多亞和布騰博的伊波拉治療活動。無國界醫生尚未清楚襲擊者的動機與身份;襲擊發生之時,針對伊波拉應對的緊張局勢已升級。單在今年2月,已有幾十宗針對應急工作的安全事件出現。儘管這些事件的原因不盡相同,但很明顯的是,從政治、社會、經濟等層面針對伊波拉應對,各種各樣的憤懣情緒日益浮現。
 
如此緊張的局勢由連串問題而起:在一個因衝突、暴力且長期有著醫療缺口,卻被忽視的地區,突然有了集中用於對抗伊波拉的大量經濟資源,之後官方因疫情爆發而延遲大選,都令「伊波拉是一種政治陰謀」的猜測加重。
 
以警察和武力強制人們遵從醫療措施、對抗伊波拉,正導致社區的支持進一步減少,也與控制疫情的目標背道而馳。使用強制手段進行安全埋葬、追蹤感染者和收治病人到治療中心,打消了人們前來治療的念頭,令他們傾向於隱藏病人。
 
伊波拉的應對必須有新的方向。如何控制疾病的選擇權,必須交回病人和他們的家庭手中。伊波拉疫苗必須惠及更多人,我們亦需要更多疫苗。社區裡其他嚴峻的醫療需求應該得到重視,追蹤和治療病人、實施安全埋葬或為感染者的家消毒時,決不能用強制手段。
 
廖滿嫦醫生說:「伊波拉是殘酷的疾病,為病人、病人家庭,醫療人員帶來恐懼和孤立感。伊波拉的應對需轉變為以社區為中心,病人必須得到他們應有的對待,而不是被當成某種生物威脅。」
 
是次於北基伍省和伊圖里省(Ituri)爆發的伊波拉疫情至今已7個月,共有907人感染(841人確診,66人有可能感染),569人死亡。(來源:世界衛生組織第9周報告)
 
無國界醫生暫停在加多亞(Katwa)和布騰博(Butembo)的活動,但仍在北基伍省的凱納鎮(Kayna)和盧貝羅鎮(Luberu)管理伊波拉相關的活動,也在伊圖里省的布韋納蘇拉(Bwanasura)和布尼亞(Bunia)運作兩間伊波拉隔離設施。而在戈馬(Goma)市,無國界醫生透過加強監測系統、確保有足夠能力隔離疑似病例,為應急準備提供支持。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