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的報告指出,也門很多孕婦在分娩時出現併發症,無法安全和及時得到醫療護理,一些病童的父母亦然,結果這些孕婦和病童雙雙被奪去生命。 
 
無國界醫生的最新報告《妊娠併發症——也門的母親和兒童因缺乏醫療護理而死》,概述了戰爭對孕婦、新手媽媽和十五歲以下兒童帶來的影響。根據無國界醫生在塔伊茲省(Taiz)和哈杰省(Hajjah)的醫療團隊觀察,他們正正是在也門最被忽略和最脆弱的人群。
 
也門衝突踏入第四年,在也門的參戰各方與其盟國已導致該國的公共衛生系統崩潰,無法滿足也門2,800萬人口的需求。
 
2016年至2018年期間,無國界醫生位於塔伊茲省胡班的醫院和在哈杰省所支援的阿布斯醫院,共有36名媽媽和1,529名兒童死亡,當中包括1,018名新生嬰兒。在胡班醫院,死去的人約三分一為兒童和新生嬰兒,他們在送院途中不治。很多被送到無國界醫生的醫療設施接受護理的新生嬰兒,為在家中或在小型私家診所出生、體重過輕或早產的嬰兒。早產、出生時窒息和嚴重感染(敗血病)是最常見的新生嬰兒死亡原因。
 
死亡數字高涉及多個因素,當中大部分由戰爭直接導致,例如也門缺乏可運作的醫療設施,人們難以獲得醫療護理,卻又無力承擔其他選擇。許多人不得不越過戰線,穿過不毛之地或通過多個檢查站,才可到達仍能運作的醫院。
 
一些媽媽和兒童穿過戰線才抵達塔伊茲省胡班的醫院,令他們面對人身危險,旅途距離亦倍增。未發生衝突前,住在塔伊茲市郊胡班地區的居民只需10分鐘便能抵達市中心的公共醫院,但行程現在需時6小時。
 
無國界醫生在阿布斯醫院工作的助產士薩迪卡說:「這種與醫療護理服務的距離是大問題,病人會因為空襲和衝突而避免遠行,晚上亦不會外出,因為擔心受到攻擊。汽車一旦遭空襲擊中,車內所有人都會喪生。」
 
由無國界醫生支援、位於塔伊茲市的醫院,因為市內再次發生大型衝突而被迫暫停其醫療活動。暴力事件導致該區唯一提供產科護理的公立醫院被逼關閉,醫療救援人員被禁止進出該醫院。
 
醫務人員與他們的病人一樣,都面對著難以抵達醫院的挑戰。
 
無國界醫生在也門的救援行動顧問布蘭特說:「安全和保安問題不僅影響需要接受醫療護理的人,更影響到提供護理的醫護人員。我們的醫院工作人員寧願當14小時晚更,也不願當8小時日更,避免晚上道路情況不安全時仍要外出。」
 
除了擔心旅途中的安危,人們還擔心醫院可能會遭到襲擊——這正是也門戰爭的一個特點。
 
無國界醫生心理健康經理哈塔表示:「阿布斯醫院曾受到襲擊,整個阿布斯地區在戰爭期間遭到多次空襲。人們擔心他們會在路上遭到襲擊,或者醫院會再次受襲。(找我們協助的病人)很多都有創傷後遺症的徵狀。」
 
當地不少家庭面對經濟困難,令媽媽和兒童更難獲取醫院服務。在2015年衝突升級之前,也門大多數醫療服務都是由費用較相宜的私人醫療設施提供。如今衝突摧毀當地經濟,導致貨幣貶值,也門人獲得醫療護理的能力因而大幅降低,絕大多數人需依靠有限的公共醫療護理。
 
需要醫療護理的母嬰所面對的絕望境況,不僅限於塔伊茲和哈杰省,而是在全國各地發生,特別是最受戰爭影響的地區。
 
在最新的報告中,無國界醫生再次呼籲所有參戰各方確切保護平民和醫護人員,並讓傷病員獲得醫療護理,放寬對人道救援組織的限制,以便它們能夠及時應對當地的巨大需求。無國界醫生也呼籲國際救援組織擴大其人道救援規模,增派資深工作人員前往需求最大的地區,以確保能及時監督和提供有質素的援助。
 
-----------------------------------
自2015年也門衝突升級後,無國界醫生加強在也門的應對規模。目前無國界醫生在全國運作12間醫院和健康中心,並在11個省區支援超過20所醫院或醫療健康設施:阿比揚(Abyan)、亞丁(Aden)、哈杰、荷台達(Hodeidah)、伊卜省(Ibb)、拉赫季(Lahj)、薩達(Saada)、薩那(Sana’a)、夏布瓦(Shabwah)和塔伊茲。
 
2015年3月至2018年12月期間,無國界醫生在也門進行了81,102宗手術,為119,113名在戰爭和暴力事件中受傷的病人提供護理,並協助68,702名嬰兒出生,以及照顧了116,687名疑似霍亂患者。截至2019年,無國界醫生在也門有2,200名國際和在當地聘請的員工。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