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歲的艾利絲(化名)是無國界醫生在莫桑比克的護士。她和子女在風暴伊代中生還,但丈夫卻不幸喪生。儘管如此,她繼續到在受風暴摧毀的莫桑比克偏遠地區照顧病人。這是她的故事。
 
我生於這個小城鎮,後來搬到恩雅馬坦達(Nhamatanda)求學,並成為護士。我在一場足球比賽中邂逅丈夫,地點正是我們的直升機降落、運作流動診所的地方。當時他是準教師。護理學院和教育學院會舉行友誼賽,我們就是在其中一場賽事中認識並墮入愛河。
 
2015年,我們畢業後不久便結婚。我搬到他的房子與其父母同住,建立屬於我們的家。我們的兒子已兩歲,丈夫更養育了我與前夫所生的兩名女兒。
 
後來我的丈夫因在布濟(Buzi)地區的小學覓得教席,要搬到別處。他每個月都會回來看我們,而他對於能夠教育兒童成為更好的公民感到自豪。我負責照顧這個家,到處打工維持生計,我們都很快樂。
 
今年3月14日,一切都改變了。
 
我們早已從電台新聞的風暴消息,知道惡劣天氣將來臨,但應對準備無從。我的丈夫在風暴襲擊前來電問候,告訴我們如何保持安全。他憂心忡忡,我們告訴他會照顧自己;他說他也是,還說愛我們。那是我們最後一次通話。
 
晚上十時開始下雨,情況難以形容,是我一生、甚至是我的父母和曾父母都未曾遇過。我們的房屋開始水浸,傢俬在水中漂浮。我將孩子們放在廚房的桌子上,以防他們被弄濕。我很害怕,於是我禱告。我想念丈夫。
 
有關丈夫的下落,都是從當晚與他在一起的同事和朋友口中得知。他們表示,學校水浸,水位淹至脖子時,他們開始爬上屋頂;但很快屋頂也被淹沒,水流很強。人們需要游至最近的樹木,祈求所依靠的樹木能夠抵擋強風暴雨。我的丈夫和很多人一樣依靠了一棵抵擋力弱的樹。該樹倒在水裡,丈夫被水沖走。他一直緊緊抓緊這棵樹,直到多個小時後,他再沒有力氣游泳。很多學童的臂力較弱,都在類似的情況下喪生。
 
翌日,很多屍體被沖上貝拉市的岸邊。兩日後,仍沒有丈夫的消息,他的兄弟到海邊在眾多屍體中尋找,但他們在烈日下找了一整天仍未找到。 屍體被尋獲的人都是「幸運兒」,因為他們的家人有道別的機會——而我沒有這個機會。
 
事發後,我在床上待了兩天,動也不動,不想做任何事。我的房屋被毀,丈夫不見了,一夜之間我的人生徹底地改變了。有一天早上,我突然覺悟——我失業了,獨自一人帶著三名子女。我必須奮鬥。
 
成為護士,讓我有力量向前走。護士必須堅強。我們每天都看到悲傷和痛苦,提供支援和治療正是我們在世上的責任。當我要安撫受苦難的人時,我怎麼能哭泣呢?這場悲劇不止影響我和我的家,身邊很多人都受苦,失去很多。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但我會向前走下去,不僅是為了自己,也為了其他人。
 
無國界醫生的工作令我能夠去到一些地方,見到比我失去更多的人,讓我意識到這場風暴對國民的影響。當人們從直升機俯視這個國家,會看到地方被浸、樹木被毀,但仍有很多東西是他們所不能看見的。在水面之下,在斷掉的樹枝下,你會發現我們:我們的故事、悲傷和活下去的決心。
 
我還沒有告訴兒子,他的父親已經死了。我找不到勇氣這樣做,連嘗試去做也沒有。他年紀還小。當兒子叫我致電他的父親時,我聯絡了兒子的一位叔叔,叫叔叔假裝成他的父親。我的夢想是讓子女讀書,完成學業。有時候我會冀盼有天能夠重建家園,甚至擁有一間小店,向鄰居售賣雜貨。我希望丈夫會為我們在他離世後的生活感到自豪。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