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醫生表示,位於敘利亞東北部的阿爾霍爾營地(Al Hol camp),孩子們因可預防的疾病死亡,婦女要在不安全的情況下分娩。這些婦孺來自代爾祖爾(Deir Ez Zor)省,也就是伊斯蘭國組織(Islamic State)與「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SDF)最後一戰的地方。
 
根據當局數據,這個過分擠迫的營地住了約73,000人,他們被當地的保安部隊困著,當中九成四人為婦孺。
 
住在阿爾霍爾營地的人,有的是為了逃避猛烈的地面戰鬥和空襲,於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到達;亦有人是情非得已下逃離。他們抵埗時,部分人受了傷,很多人因為多個星期缺乏食物或醫療護理,身體虛弱、不堪一擊。流離失所,以致要在惡劣天氣下長途跋涉,令他們的健康進一步惡化,但民眾的需要和保護的重要性,被安全措施蓋過。
 
無國界醫生在敘利亞的緊急項目經理圖爾納(Will Turner)表示:「他們迫在貨車尾部來到營地,大部分人身上一片泥濘,不少人受傷或患病。他們顯然很肚餓,不少兒童營養不良。」
 
阿爾霍爾營地很快出現了人道危機。新來的人沒有足夠食物、食水,容身之處、衛生和醫療護理亦有所欠缺。幾個月之後,人們的需求還沒有被滿足。
 
雖然有基本醫療護理,但分配不平均,亦非營內人人皆有機會使用得到。那個所謂的附屬區域用來困著來自「第三國」的人,用欄柵另外隔開。那裡住了11,000名非敘利亞人,包括7,000名兒童。當局為安全起見,對困在這區域的人添加額外限制,不准他們在營內自由走動,包括前往基本醫療護施的所在位置。很多孕婦別無選擇,只能在帳蓬裡誕下嬰兒。
 
圖爾納續說:「因為某些地區的人背後的所謂聯繫,有些人道組織和捐款者不願意為營地裡的這些區域提供服務。醫療護理的提供不容妥協。無論人們有何背景、國籍,流離失所的狀態和起因為何,每個人都有權獲得及時的醫療和人道援助。」
 
在營地的其他地方,水利衛生設施未能達到緊急狀態下的最低標準。營地裡可靠的水源斷斷續續,數不清的廁所不再運作,迫使人們露天排便。圖爾納說:「我們看到病人因為惡劣的水利衛生條件,患有急性水樣腹瀉等疾病,我們擔心隨著夏天的到來,這種狀況只會惡化。」
 
有併發症的病人們如果要取得許可、轉到營地外的醫院,要面對數不清的障礙,有時因而延誤治療。與此同時,那些成功轉院的病人經常發現已經沒有病床可以安置自己,因為該地區的醫療設施人滿為患。據報告,營地內也有兒童死亡。
 
圖爾納說:「夏天氣溫開始飆升,我們很擔心人們在不宜居環境下受到的影響。孩子們不應該因為基本醫療護理不受重視或匱乏,死於脫水或其他可預防的疾病。」
 
無國界醫生正在繼續擴大營地內外的醫療行動。最近數周,新到來的人數開始穩定下來,營地內人們的需求卻遠未得到滿足,目前形勢來看,需要更有組織的、長期的人道援助。
 
無國界醫生呼籲繼續擴大在阿爾霍爾營地的人道援助,允許救援組織去到營地內所有地區,讓人們得到與國際人道法和人道原則一致、公正且人道的對待。
 
 
無國界醫生在阿爾霍爾的應對:
2019年1月,無國界醫生開始在阿爾霍爾營地開展工作。最初在營地的接收區支援,提供緊急醫療護理,派發必要的救援物資。無國界醫生捐贈了309頂供家庭使用的帳篷,251套衛生包,24,000件毯子及1,079套廚房用品套裝。
 
鑑於人們的需求,無國界醫生很快擴展支援,包括在接待區協助分流緊急傷患、建造水利衛生設施。2019年2月,無國界醫生在營地內開設一間綜合性的基本醫療設施,提供24小時急症服務。自開展工作以來,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治療了17,113名病人,其中1,238人為醫療緊急狀況。
 
無國界醫生也為兒童和孕婦開設3間營養門診中心,以及一間有23張床位的住院營養治療中心,為嚴重營養不良的病人提供24小時護理。自從開展工作以來,住院營養治療中心就全力運作。無國界醫生也設立社區醫療監測系統,監測潛在的疾病爆發。自4月初開始,無國界醫生還為行動不便的病人提供居家創傷護理,並將病人轉介到無國界醫生提供手術服務的Tal Tamar醫院。在該醫院的團隊自4月開始進行了75宗手術。
 
此外,無國界醫生還在營地的附屬區域、來自「第三國」國民聚集的地方設立流動診所。到目前為止,流動醫療隊已經提供了超過3,500次診症。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