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繁忙的Maripur路上離開,穿過鐵道,右手邊有水牛經過,人力突突車和剛上過漆的卡車就從你左手邊擦身而過,接著進入馬赤拉(Machar Colony)的主要街道。這片區域占地300平方公裡,是15萬人的非正式居留點。很多住在這裡的人沒有官方的身份文件,沒有垃圾收集和污水處理系統,下水道被垃圾堵住。潔淨的用水成了奢侈。
 
在某條巷子深處的雜貨鋪對面,有間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提供丙型肝炎的診斷和治療服務。這種肝病是由丙肝病毒造成的,也是肝癌的主要誘因之一。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巴基斯坦感染丙肝病毒的人數全球第二高,該病毒可引起急性和慢性丙肝。它通過血液傳播,因此,重復使用的針頭、剃須刀片、不安全的醫療程序、共用梳子或牙刷等日用品,都可能導致傳染。
 
鋪開信息網絡
位處馬赤拉一座港口附近,又靠近海邊,不少住在Machar的人靠漁業為生。有些人為漁民修補或建造木制漁船,讓漁民未來幾個月在海上捕撈吞拿魚或鯖魚,再帶回岸上售賣。其他人則在Colony一帶的漁場,整理准備賣給出口商的魚蝦。藍色的漁網在太陽下曬干,魚兒躍動搖擺,穿著白色橡膠靴的人用軟水管衝洗海產拍賣屋。為了在這個社區對付丙型肝炎問題,無國界醫生醫療隊去到人們聚居的地方,介紹病毒、病徵和疾病如何傳播。他們走訪學校和漁場,又邀請髮型師、美容師聚在一起。無國界醫生的健康宣傳監督阿裡(Tassawar Ali)說:「這個社區最大強項是參與活動的活躍程度。通過這樣的互動,我們能夠成功篩查出Machar地區的人口中最容易感染的人群。」
 
對抗丙肝病毒
開始使用口服抗病毒藥物的丙肝病人,有95%都能痊癒,但目前在巴基斯坦,診斷和治療的可及性仍然非常有限。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每天接收30至35名病人,其中部分是首次前來診症的,其他則是來進行每月復診的。他們需要服用索非布韋(Sofosbuvir)和達拉他韋(Daclatasvir)的組合療程三個月,然後還需要多三個月才能驗血,檢測病人是否已經康復。大部分人可以在診所完成治療,但那些有肝硬化或併發症的病人需要轉介至附近的醫院,由胃腸病專家來看病。從2015年該項目啟動開始,共有2,159名丙肝病人治療痊癒
 
古爾(Juma Gul)是一位痊癒的病人,也是馬赤拉的居民:「當我最初發現自己患有丙肝時,我只知道那是一種危險的疾病。在聽到自己確診的消息時,我無法控制自己,開始大口喘氣、過度呼吸……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於是我來到診所。兩年過去,我已經痊癒。」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中,無國界醫生計劃在該診所接收更多病人,目標是令更多居民能夠有診斷和治療的機會。但在了解再次感染和耐藥性模式方面,無國界醫生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一個丙肝病人痊癒後,並不意味著他或她不會再次感染。這也是為何感染者和其家人需要同時開始治療,人們也開始理解病毒傳播的多種途徑。
 
Machar只是馬赤拉的一個細小地區,而馬赤拉也僅僅是巴基斯坦的一座城市而已,但是在大範圍地複製這裡的模式:在距離社區較近的診所診治、無需前往大醫院找專家治療,治愈丙肝並非渺茫的希望。
 
 
病人見證
 
 
 
住在馬赤拉的丙肝患者艾哈邁德(Akbar Ahmed)正在等待派發藥物 (*病人名字已作修改) ©Xeneb Rimal Farrukh/MSF
 
 
 
艾哈邁德(Akbar Ahmed)描述自己在感染丙肝後難以入睡的經歷:「夜裡躺在床上,我只感到害怕,仿佛處於幽閉空間、無法呼吸。我渾身冒汗,唯有起床到戶外走一走,感受皮膚重新浸於清涼的新鮮空氣之中。」
 
「回到屋裡,我再次感到焦慮,仍然睡不著。於是我不得不再次起身回到戶外稍作放松。,全家上下都感到壓力。」
 
艾哈邁德住在Machar Colony的孟加拉社區,從事漁業。確診患有丙肝後,他讓全家每個人都去做檢測,還好他們的報告結果都呈陰性。
 
之後,他知悉有認識的人家裡有親戚,在無國界醫生的診所成功治愈丙肝,艾哈邁德於是來診所看看。「對於我這樣的窮人來說,接受治療是很困難的,因為通常需要花費15萬巴基斯坦盧比(約7,700港元)。但我鼓勵每個得病的人都及早求醫,讓專業的醫生治療。」
 
 
 
 
 丙肝痊癒的古爾(Juma Gul)©Xeneb Rimal Farrukh/MSF
 
 
40歲的古爾痊癒已經兩年。
 
古爾有三位朋友,也通過Machar Colony的無國界醫生診所戰勝了丙肝。古爾說,有位朋友迫他來求醫,在這位朋友的堅持下,古爾開始了三個月的療程。「診所對收入不多的人很好,醫護人員很支持我們。他們從來不刁難我們,在治療中始終給予尊重。」
 
古爾還說:「不只是我,每個人都會對疾病感到害怕。任誰發現自己得病的時候,都會驚慌失措。人人都會不禁思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我目睹過三四個男孩,因為丙肝的緣故,肚子脹得鼓鼓的(丙肝晚期的病人會有這種症狀),幾個月後就去世了。」
 
「如果得了病,一定要來接受治療,不管是來這家診所還是別的地方,都必須進行治療。沒有什麼好怕、好擔心的,這是性命攸關的事。」
 
 
 
阿里(Asif Ali)也是一名丙肝患者,他住在Chittagong colony。©Xeneb Rimal Farrukh/MSF
 
 
19歲的大學生阿里最初發現自己患上丙肝時,內心感到恐懼且焦慮。「我嚇壞了。我對丙肝一無所知,每個人都和我說這種病並不尋常。因此我感到非常害怕。」
 
他的一位親戚此前也得過丙肝,但最終痊癒。親戚向他推薦了無國界醫生在Machar Colony的診所。於是住在馬赤拉另一地區Chittagong Colony的阿裡開始定期到診所進行治療。
 
「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從哪裡、以何種方式得病的。」阿里努力回想自己在被診斷出丙肝前的經歷。
 
標籤 (Tags)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