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中非共和國確診首宗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該國早已因長年的暴力和局勢不穩,而深陷嚴重的醫療人道危機 ─ 500萬人口中有70多萬人流離失所,無法得到醫療護理;很多兒童未能接種疫苗。今年1月,中非共和國衛生部宣布該國爆發近20年來最大規模的麻疹疫情。無國界醫生在該國多地開展大規模的醫療和疫苗接種活動。
 
恩多古(Ndongue)是中非共和國西部一個與世隔絕的村莊,靠近喀麥隆邊境。無國界醫生在村落中心地帶的一棵大芒果樹下設立了疫苗接種站,提供麻疹和肺炎(PCV13)疫苗接種,很多家長帶著年幼的孩子在接種站排隊。
 
一些孩子正排隊等候時,臉上被畫上以芒果皮和樹葉弄成的條紋,這是治療麻疹和其他疾病的傳統療法。對於生活在這個偏遠地區的大多數人來說,依賴傳統醫學是他們生病後的唯一選擇。
 
當地農民韋羅妮克(Véronique)帶著她六個孩子中最年幼、僅三個月大的安德烈(Sarah André)過來接種疫苗,她說:「這裡沒有人有錢去看醫生,所以我們嘗試用傳統藥物醫好自己的病。當走投無路時,我們會去找傳統治療師,沒有錢付酬金的話,也可以送一隻雞給他們當酬勞。這是我們第一次得知有疫苗這回事。」
 
麻疹是一種可預防但傳染性極高的疾病,可迅速蔓延。為了支援當地衛生部門,無國界醫生在全國7個衛生區開展了大規模的麻疹疫苗接種活動,為超過34萬名兒童接種麻疹疫苗。
 

© James Oatway

無國界醫生在中非共和國的項目總管古鐵雷斯(Ester Gutierrez)說:「在該國偏遠、與世隔絕的地區開展大規模疫苗接種活動,面對著巨大的後勤挑戰,項目成本也很龐大。其中很多區域只能靠乘搭飛機才能抵達。我們的流動醫療隊經常在項目地點逗留幾日,才可以出發到最遙遠的村莊。安全亦是另一個問題,例如在該國中部布里亞(Bria)和誇達(Quadda)之間的地區,衝突阻礙了我們執行原先計劃的醫療服務和疫苗接種活動。」

此外,要在沒有穩定電力供應的地區低溫冷藏疫苗,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穆桑古(Zacharie Musangu)是無國界醫生的資深工作人員,由2004年就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開始工作,這裡每個人都叫他「扎克爸爸」。在無國界醫生設於喀麥隆邊境附近小鎮巴布亞(Baboua)的臨時營地裡,這位後勤專家每天凌晨3點起床,為8個流動醫療隊準備疫苗,再由流動醫療隊用汽車或電單車將它們送達該地區偏遠的村莊。

扎克說:「最重要的一點是,當疫苗從我們營地的冰櫃(我們稱之為主動冷鏈)取出,放到冷藏箱(我們稱之為被動冷鏈),然後由我們的流動醫療隊帶到疫苗接種點,直至再度取出時,疫苗在整個過程都要保持同樣的溫度。這是一個非常精細的程序。」

© James Oatway

在開展疫苗接種活動的同時,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也會治療得了麻疹的兒童。自2020年初,無國界醫生已在該國北部的瓦姆(Ouham)地區、Nangha Boguila 地區,以及博桑戈阿(Bossangoa)衛生區通報並治療了6,200多個麻疹的疑似病例。

Yvonne Zongagofo帶著她的繼子馬克西姆(Maxime)來到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療站,該站位於Benzambe村,距離博桑戈阿鎮幾個小時的車程。馬克西姆已經連續病了三天。他正在發燒,不想進食。

Yvonne Zongagofo說:「我堅持要帶馬克西姆去醫療站,因為我知道這是麻疹。已經有好幾年沒有人有這種病了,但我認出了症狀。我還記得上次麻疹流行時的情景,當時我還是個小孩。在過去,傳統醫療是僅有的治療方法,這裡沒有非政府組織、醫生或醫院。現在的情況略有改善,我們有更多機會獲得醫療護理,但這還不夠,社區裡仍有孩子夭折。」

在醫療站診症後,馬克西姆被轉介到無國界醫生在博桑戈阿的醫院內,為麻疹設立的專科病房。

© James Oatway

當兒童的免疫系統因麻疹而削弱,他們往往會出現一系列其他的健康問題,包括腹瀉或肺炎等嚴重呼吸道感染。另一個常見的併發症是營養不良。很多患有麻疹的兒童會出現疼痛性潰瘍,從而無法正常進食。生病的孩子沒有營養儲備,很快就會營養不良。

無國界醫生的醫療隊治療有合併症的病人,以及只是感染了麻疹或瘧疾的病人,至今這兩種疾病仍是導致中非共和國兒童死亡的主因。

30歲的布爾迪(Soulaimani Bouldi)是一名商人,來自貝松(Besson)村。幾天前,無國界醫生流動醫療隊在那裡開展疫苗接種活動。布爾迪帶著兩歲的兒子哈馬杜(Hammadou)去接種疫苗,但被我們的醫療隊診斷出有營養不良。由於他之前還感染過麻疹,於是他被轉介到巴布亞(Baboua)醫院。無國界醫生在那裡設立臨時兒科病房,並搭建了3間帳篷,以治療有併發症的麻疹病人。

布爾迪說:「過去幾年,我們的生活非常艱難。5年前,由於武裝團體襲擊,我們被迫逃離到喀麥隆。當我們回來時,房子被拆毀了,我們飼養的動物也被偷了,所以便沒有錢為孩子們買藥。 」

不幸地,對某些孩子和他們的家人來說,幫助來得太遲了。奧德特(Zari Odette)帶著孩子到博瓦(Baoua)醫院,但是小男孩一到醫院就去世了。他近期得了麻疹,很可能死於呼吸系統併發症。
 

© James Oatway

單在2018年,全球就有超過14萬人死於麻疹,其中大部分是幼兒,在多國爆發了大規模毀滅性的麻疹疫情下,預計去年和今年的人數將遠高於此。

無國界醫生醫療統籌瓦博(Adelaide Ouabo)說:「兒童不應該死於麻疹等可預防的疾病。與2019冠狀病毒病不同的是,麻疹疫苗存在了幾十年,我們需要盡量確保更多的兒童能夠獲得麻疹疫苗。」

無國界醫生正在支援各地衛生部門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

瓦博續說:「同時,我們首要的任務仍是透過全國多地的醫療項目,繼續拯救生命。我們需要確保2019冠狀病毒病的應對措施不會危及對抗麻疹、瘧疾、肺炎,或營養不良等沉默殺手的工作。我們從以前的經驗中發現,在緊急情況下,醫療服務的減少會引發更多的健康危機。

無國界醫生擔心,當大眾接種疫苗的機會減少,可能造成危險的免疫空窗期,導致本以疫苗可預防的疾病在未來幾個月增多。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