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國政府支付數十億元為發展中國家購買疫苗時必須加設條件

無國界醫生促請各國領袖要求藥廠承諾以成本價出售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疫苗。「全球疫苗免疫聯盟」(下稱GAVI, the Vaccine Alliance)準備啟動一項全球機制,就新疫苗與藥廠進行談判,並呼籲各國政府設立基金為發展中國家購買疫苗。 GAVI在6月4日將召開第三次認捐會議,期間會成立該基金。認捐會議於20年前成立,旨在為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支付疫苗費用。

多位國家領袖把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的疫苗稱為「全球公共產品」(global public goods)和「人民的疫苗」(the people’s vaccine),卻未將這些重要的政治宣言轉化為購買疫苗的具體計劃。 GAVI因此嘗試執行一項機制以提升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的生產力,並為一些發展中國家提供補貼資金。GAVI亦正與各國政府商討如何能公平地分配疫苗及確保透明和客觀的優次標準,並將由世界衛生組織領導制定全球公平分配的框架。 無國界醫生警告,這些努力最終成功與否,將取決於各國政府是否遵守同一框架,並願意將共同利益置於民族利益之上。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高級疫苗政策顧問埃爾德(Kate Elder)說:「無國界醫生和GAVI要求藥廠公開治療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的實際生產成本。大家似乎都同意我們不能再一如既往,讓出價較高的國家能先保護其人民免受病毒侵害,忽略其他國家的需要。 各國政府必須確保未來的疫苗能以低價出售,並讓全球每個人都有獲得疫苗的機會。」

目前,多個政府和慈善機構已向藥廠注資超過43億美元研發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但注資時卻沒有設下條件以保證日後人們可以輕易獲得及負擔疫苗。GAVI成立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基金,目標為籌集數十億美元以支付擴大疫苗生產規模的費用,並確保價格至一定水平,但仍不能保證藥廠會否以可負擔的價格出售疫苗。
 
在2009年,GAVI、蓋茨基金會(Gates Foundation)、世界銀行(World Bank)及其他機構共同成立基金,用以支付藥廠為肺炎疫苗訂立的昂貴價格,而發展中國家的政府雖然收取補貼資金,實際上卻一直忍受疫苗價格高企不下的情況。基金曾撥出15億美元的補貼資金予兩大藥廠—輝瑞(Pfizer)和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GSK),希望能確保它們為發展中國家供應足夠的肺炎疫苗,但在資助計劃下仍出現疫苗供應不足的情況。此外,人道組織如無國界醫生和其他非政府組織更被完全排除在機制之外。雖然無國界醫生多年來致力爭取降低肺炎疫苗價格,但直至2017年前卻一直無法以GAVI談判所得的價格購買肺炎疫苗。我們需要從這些經驗中吸取教訓—從一開始以成本價訂為售價是至關重要,因為一旦達成協議,GAVI以後就不用再以談判爭取降低價格。
 
無國界醫生「病者有其藥」項目總幹事王悉尼(Sidney Wong)說:「我們預料初期的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在全球必然出現求過於供的情況。雖然多國領袖都明言,將來這些疫苗都是全球公共產品,但真正令人擔憂的是,各國民族利益之爭可能成為誰能優先購買疫苗的決定性因素。各國政府和GAVI必須堅守透明和客觀的全球分配制度,也應讓前線醫護人員和全球正面臨嚴重疾病和死亡風險的人優先獲得疫苗。在我們的全球工作中,無國界醫生目睹無數人因難以負擔醫療資源而遭受疾病折磨,甚至死亡。正當我們急切地等待有效的疫苗,請確保歷史不會重演。我們必須互相幫助,做正確的事,政府和民間社會責無旁貸。」
 

 

LINE 你去前線

LINE 你去前線

接通前線救援人員